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简单的猜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所有人的目光又齐聚安沫筱上。她丢掉手里的棍子耸耸肩:“你们找几个人,明天一早和我一起出发去河水的源头。怕死的,就别跟着去了。我不想临到事头还得救人。”

    老婆婆刚要说话安沫筱打断她说:“婆婆,我要穆休!”

    老婆婆目光一颤,回头冷声喝道:“还不快去把穆休放出来。”

    “是!”村民里有几人应着声,连忙跑了出去。

    安沫筱猜到穆休回来肯定没好果子吃,听着话她更加担心了。不由分说,跟上几人就追了出去。

    “她……”年长的村民刚想阻止她,被老婆婆拦住了,“由她去吧。”

    安沫筱跟着几人奔出百米远的一间小木屋子前停下。其中一人拉开了外面的门闩,边小心往里走了两步,边轻声喊:“穆休?”

    外面的四人面面相觑,也跟了进去。但都不敢再往里走。安沫筱在后面看得干着急。挥手一个响指,一道白光亮起,黑漆漆的屋子顿时放亮。

    安沫筱想也没想跑到穆休跟前就解下了他上的绳索。心里狂骂:愚昧!愚昧!好好是一个人都折磨得不成人样了。到底都做了什么?

    绳索解开,穆休软软的滑下。安沫筱紧抱着他平放在地上对门口的吼:“拿水来,杵着干嘛?”

    “哦,噢。”门口的人这才慌慌张张的跑出去拿水。

    水拿来后安沫筱用手指粘了水一点一点浸湿他干涸的唇畔,再慢慢一点一点的喂进嘴里。大概喂了两毫升再没敢继续喂下去。她怕一时间水份摄入过多他的体经受不住。

    安沫筱站起来冲旁边的人喊:“把他抬出去。轻些。”

    五人这才过来七手八脚的把穆休抬出了小黑屋。到了外面,其中一人背起穆休颠颠向一方跑。

    这个独门小院应该是穆休家了。安沫筱在房间里看见了穆休那把匕首。

    等到五人离开屋子,安沫筱双手一结,起手式,念道:“水灵,聚!”白光闪过,白芒中隐隐带着些蓝影。放在边的水顺着她的光芒慢慢汇聚,一盆水都凝聚完了之后渐渐开始吸取空气中的水分子。

    水球越聚越大,大到能将穆休整个人罩住才停止膨胀。安沫筱控着水球慢慢罩住穆休,一丝一丝浸入他的体内,缓缓滋润他干涸的体。

    算算时间,那些人应该已经把他关了快半个月。这半月怕是什么都没给他吧。他就这么靠着自己的内力支撑?安沫筱简直无法想象穆休是以怎样的意志坚持到现在的。

    穆休的皮肤一点一点水润起来,邋遢脏乱的上也渐见干净。眼睑轻颤,缓缓睁开。在看清安沫筱关切地面容后,他先是一怔,而后无奈地笑:“他们还是把你抓来了。”

    安沫筱撤掉水球,倾倒进盆里,坐到边理了理他散乱的头发摇头:“不是他们把我抓来了,是我自己来的。”

    穆休极为虚弱,说话声轻且细:“为什么要来?他们是想要你的命啊。”

    安沫筱翘起嘴角笑道:“就凭他们?还要不起我的命!”拉过被子给他盖上又道:“我要不来,死的人就是你呀。要我怎么说你好。不自量力!”

    被她骂了穆休也不气,孱弱地笑道:“不自量力也要试试,毕竟你不是坏人。”

    “我不是坏人?”安沫筱扬起眉梢,“我不是坏人怎么会害你遭此一劫?所以说我是个坏人,还是个自私的坏人。”

    “不,你不是!”穆休着急的解释,安沫筱按住他想起的冲动,劝道:“你明天才可以下。今天就老老实实躺着吧。旱我已经了解了,原因我也知道了。明天我就动去处理这个事,你呢,好好休息。明天跟我一起动。说真的,别人我还真信不过。”

    穆休很肯定地道:“好!”

    安沫筱唤来澜凕,使用治愈术调理穆休的体。自己回了穆礼家,继续与那些人周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件事很快就能解决了。

    要说穆休为什么这么相信安沫筱,无非是因为她够光明磊落。他们败了,她非但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教育了他们一顿,还给他们治伤。他们都知道澜凕珠不是凡物,却没想过会这么厉害,更没想到她会这么善良。她走之后,他们遇上的那三个男子,绝对不是凡人。所以,在他心中,她几乎是神的存在。

    回到村子,他找到最有权威的太婆,说了缘由。太婆没说话,村长他们却认为他是受了她的蛊惑,不顾自己人的死活大义不道!

    他心甘愿受罚,却不愿看见她受苦。同时他也无能为力。他无法帮她做什么,更无法解除村里对澜凕珠力量的渴望。他们不是渴望那股力量,他们只是渴望生存。说到底,谁都没有错。毕竟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事。

    然而,她还是来了。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来,但她依然来了。并找到了旱灾的原因,这让他更加认为她的力量是不可亵渎的。

    这些如若让安沫筱知道,无法想象她会笑成什么样。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