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病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穆礼家住得比较偏。进村没走多久就偏离了村子,一直走到靠近树林的地方才停下。这周围除了他家,只有百米远才有一户人家。

    安沫筱推门进院,院子里有一名农妇正在晒着什么菜叶。院子一角坐着一个农夫,正用砍刀劈一棵小树。还有一个年老的婆婆在院子的东边地里拔着干枯的杂草。

    见推门进来的安沫筱,院里三人都愣了一下。

    “爹,娘,。”穆来一进门就大声呼喊,人也扑向了农妇。

    “可是回来啦。”农妇抹着眼泪,老婆婆也颤巍巍杵着拐杖走向自己的孙子。“累不累?有没有受伤?”

    “不累,这一路上可新鲜了。你看我生龙活虎的样,能受伤吗?”穆来在娘和面前耍宝。穆礼和穆尚则去了农夫跟前,作揖行礼。农夫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位姑娘是?”农妇看了看安沫筱,望向自己的儿子。

    “她就是这次的货。”穆礼顿了一下,“娘,你们先忙着,我待会给你解释。”说着引了安沫筱进了屋,打开了穆往的房间。

    暗的屋子一进去就能闻到一股子霉味,并且在白里也见不着多少光亮。安沫筱指着上的东西说:

    “把这些东西全都拿出去晒晒,一个时辰就够了。”穆尚立即将上的被褥一裹,便拿了出去。

    她在屋里转了一圈,出了屋子看了看房子的结构,对穆礼说:“我没记错的话,穆棱村村已经大旱好几年了,没办法给他天天清洗,也一定要保证他所住的屋子通风采光都好。屋顶最好是高一些,前后都要开窗。如果怕冬天冷,我可以教你个办法。”

    她的话让穆礼更加觉得她深不可测,她怎么知道这里的穆棱村?她怎么知道这里已经大旱好几年了?想归想,他没有问出口。

    她应该是等不到他们把穆往的房间加高通窗,还是先帮他们做一个冬天挡窗御寒的褡裢吧。

    屋里她没有多待,说完便出了屋子。见院子北边有不少长长的干草,捡起一根试了试韧,还不错。抱过一捆,放在地上就开始一排一排的编了起来。

    “这东西谁不会编。像我脚上的草鞋,在我们这里连三岁小孩都会。”穆来见她的动作嗤笑道。

    “不能像打草鞋那样编,要编得细一些,密一些。这样才能挡风御寒。”她用一块大石头敲敲打打,把干草敲打散开这才用到编织上面来。

    她的手白皙柔嫩,却丝毫不介意干草的粗糙和石头的坚硬。她编的速度很快,和穆礼晒好被褥的穆尚也蹲在她旁边帮她敲打干草。不过两人没有用石头,用是一柄木制的锤子。这样敲出来的干草更加均匀。

    等到太阳落山,她已经编好两扇褡裢。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她先把编好的褡裢放在地上又揉又踩,再提起来抖了抖。没有散开,也没有出现缝隙。接着用草线把两扇褡裢缝在一起。等到完工,天也完全黑了。

    “冬天把它钉在窗户上,风再大也吹不进来。”听说过一句话吗?穿一件厚的毛衣不如穿两件薄的毛衣。御寒效果两件薄的比一件厚的好。为什么?因为一件厚的针眼多,风容易灌进去。而两件薄的针眼细密,容易挡住风。

    放下褡裢,她也不洗手,问穆礼:“穆往的方子还在吗?”

    “在。”穆礼取了药方给她,她看了看,冥思苦想。药方她背得少,不过一些药材的药还是记得的。只是她不能确定这几种药能不能混在一起使用。所以她把药名写在一旁一起递给了穆礼:“回头你抓药的时候去问问大夫,加入这几种药看行不行。穆往的病用温药补,是治不好的。”她不了解病理,不敢妄自用灵力去帮他。万一超出她所知范围,害了他反不好。

    “还有,千万看住穆往别再喝凉水。那只会加重病,没什么好处。”安沫筱边说边收拾桌子,农妇和老婆婆端了一个大陶盆和一个木盘过来。陶盆里的野菜,木盘里是干粮。

    “小姑娘,累了吧?家里没什么好东西,委屈你了。”穆家娘有些愧疚,安沫筱也不客气,接过筷子吃了几口野菜。

    很苦,还很涩。

    她吃下自己那碗野菜,没有碰干粮。抬头笑着说:“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放下碗筷,她起去了院子里。

    到处都是干涸的黄土。没有干旱,这个村子已经贫瘠。长久干旱,这个村子怕是坚持不下去了。

    澜凕的声音幽幽传入脑中:“这个村子原本应是依山傍水的好地方。我去看了,出村不远就有一条小河,河面虽窄但很深。只是现在河已经枯竭。按理说四面环山的好地方,不可能有此大旱出现。况且你有没有注意到,这里干得离谱,山上却青山绿意不减。”

    安沫筱想了想问道:“可能是风水被人破坏了吗?”

    澜凕回道:“说不好,我对风水没什么研究。但向南离此地200里有一个村庄,却没有出现这样的景。而且没有旱。”

    安沫筱很肯定的对它说:“你往西走走,越远越好,看看河流的起源在哪里。再看看那边是否也像这里一样干涸。”她觉得事没有这么简单。怎么可能在同一种气候环境下,前面没事,后面没事,单单中间这一段出事了。

    澜凕应了下来:“你自己小心些,别再跟他们玩了。”

    安沫筱点头:“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不会过火的。”

    澜凕没再说话,安沫筱知道它已经走了。

    穆礼,穆尚,穆往,穆来……安沫筱想着忽然笑了,连起来不就是:礼、尚、往、来吗?这家人真有意思。

    “姑娘何事这么开心?”农妇应该是收拾完了,搀扶着老婆婆慢慢走了过来。开口问话的是老婆婆。安沫筱连忙伸手扶住老婆婆,笑道:“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

    老婆婆很和蔼也很慈祥,对边的媳妇说:“丽娘,去把凳子搬来,我们在这里坐会儿。”丽娘,也就是穆家兄弟是娘亲点点头,松开老婆婆的手去院子一头端了两根长凳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