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被绑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天还未亮,穆家三兄弟已经收拾妥当准备启程。安沫筱连连后退头摇得像只拨浪鼓,打死也不再跟麻袋一样被撂上马背了。

    穆礼犹豫了一下,看向穆来说道:“你和她同骑。”穆来不愿意,撅着嘴把头偏向一旁:“不干!”

    “不干那我可就走了啊。”安沫筱作势要跑,穆尚大刀一挥就横在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她一缩脑袋灿笑着摆手:“说笑说笑,荒郊野外的,我往哪儿跑啊。”

    “上马!”穆尚冷眼一瞥,安沫筱乖乖爬上马背。比起穆尚的刀,她宁愿去面对穆来的任

    “坐好了啊,别扭来扭去的。”穆来翻上马就冲安沫筱发火,她扭头看他一眼,坏笑。“你坐在马上能四平八稳?除非马不动!”穆来被她的话一噎,瞪着她说不出话来。

    “走!”穆礼一喊,三匹马飞一般向前掠去。

    连着赶了两天,换了一次马,终于停了下来。安沫筱滑下马瘫在地上继续摆开大字,说什么也不动了。腿疼,股疼,手臂疼……全就没有不疼的地方。这还是澜凕暗中帮她消除了每的疼痛感她才能坚持这么久。不然,她肯定已经香消玉损在这荒郊野外了。

    穆来脚尖踢向安沫筱。“起来,进村了。”她恰好翻了个,揪着地上的草根,不理他。“起来呢。”穆来的脸被她气得都快变了颜色。

    一名看起来像个文弱书生模样的男子气喘吁吁打远处跑来,见到穆礼目光一亮,高声叫道:“大哥。”

    “三哥,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穆来也不跟安沫筱较劲了,赶紧迎了上去扶住他口中的三哥。安沫筱侧过悄悄打量这个老三,病态帅哥!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常年不出屋的病秧子。面色苍白,两唇无色,头发略带枯黄。粗布长袍几乎可以说是挂在他上的一样,能明显看见骨头的棱角。

    “胡闹!穆往,谁告诉你我们回来的?”穆礼嘴里呵斥着,手上的动作却很轻柔。看得出来,这四兄弟感很好。

    穆往喘着粗气,欣喜地说:“我偷听到村长跟娘说话,知道你们回来了。就偷偷跑了出来。高兴吗?刚一回来就能看到我。我可真想你们。”

    穆尚摸摸他的头,他和穆礼一样,冷硬的面部线条在见到这个老三之后缓和不少。

    安沫筱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二话不说就拽住了穆往的手腕。

    “你要做什么?”穆礼面色惊变,抬手就是一个劈手式。唯恐她伤到自己的兄弟。

    “你是不是经常觉得口干,经常发,睡觉时会盗汗,严重的时候连衣服被子都会被浸透,而且会觉得竭度疲劳和虚弱。嗓子和口都跟被火烤一样有灼烧感?趁人不注意还偷摸喝过凉水解?”安沫筱一连串的问题问得穆往一阵发呆,她接着问:“咳嗽的时候有没有痰?是不是还咳出过血?”

    “没,没有。”穆往在听到她说咳血的时候脸色惊变,带着慌张,不敢看自己的兄弟们。

    “骗人。你唇白无色,正是咳血过多引起血液不足形成的。你一路跑来口肯定气血翻腾,加上你的手在发抖,肩头会微颤,口起伏不定,喘气也是一顿一顿的。是想咳又怕他们担心,所以一直强行压抑。”安沫筱为更加准确的观察穆往的病,自觉展开上的光界,以免穆礼他们突然出手伤到自己。而穆往的面色在听完她的讲诉后愈加苍白,好似随时都可能昏倒。

    安沫筱食指中指并在一起放在他的脖间,再用拇指摁压试了试肿块的程度,问道,“你病了多久了?”“去年冬至开始。”穆往没说话,穆礼却接了口。看来病的时间真不短,相信他们也给他吃了不少药了。

    “他的体一直不算好?”安沫筱三两下松开穆往的衣服,隔着一层中衣趴在他前听心音。要不是她现在灵觉灵敏,不然还真听不到什么。

    穆来见她如此动作,伸手就想把她拉开。可手指还没碰到她的衣服,就被一股力量反弹了回去,直直跌坐在地上。穆礼和穆尚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惊愕。

    “是。”穆礼压下疑问接着回答。

    “你咳出来的痰是什么颜色?”安沫筱的脑袋依然俯在穆往前,“你自己说。”

    “偏黄。”穆往咳了一下,做了回答。

    “淡黄色?”她确认地问。

    “是。”他说完她就抬起了头,说了两个字:“还好。”

    还好?!穆家四个兄弟都不明白她那句还好是什么意思。她也不多说。把被自己拉开的穆往的衣服给他整理好说道:“带我去你们家看看。”

    还好不是肺结核,初步认为应该是比较严重一点的肺炎。她也不是什么专业的大夫,只是跟着墨轩学了两手,还是墨轩怕她太顽皮不知深浅莽撞受伤。

    她走了两步,见四人还站在原地不动,叹了一声:“我不管你们把我绑来到底想做什么,先去你家看看你弟弟的生活环境再说。什么都可以拖,他的病拖不起。还有就是,我不会跑。”她指着穆来,“我要跑,你们谁都追不上。”

    穆礼这才扶穆往上马,四人步行慢慢进村。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