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挡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刀法讲求快准狠,一刀出去速度要快、劲道要足。持刀人的刀很重,每一式都是夺命般毒辣。

    剑法在刀法中似进似出,清影重重。持剑人的动作看似轻盈,微不足道,却每一式都恰到好处的填补上刀法的不足之中。一刀一剑相辉相映,滴水不漏。如果说刀像猛虎,那么剑就像条灵蛇,虚晃着,寻找着一击必杀的机会。

    小个子穆来的短剑专攻下路,灵活得像是沙漠中的黑曼巴。

    安沫筱第一招就接得吃力。大刀的沉重度在她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的是超出了她意料的重。剑,轻灵隐在刀影之中,晃得她手忙脚乱。三人齐上,安沫筱的防线瞬间崩溃。速度之快,快到澜凕还没动作,一刀两剑已经抵在了她的上。稍微一动,便可要她命。

    安沫筱撅嘴,丢脸丢到姥姥家了。还以为自己能在他们跟前走上几招呢,结果两招都不到就败了。而且能走这一招半还是因为他们三个人不是一起动的。要是一起上,估计半招都接不了。

    “得罪!”高个子指尖一触,安沫筱彻底倒地,憋屈死了。娘的,没这么欺负人的,是个人都会点,个个都是武林高手,就她这样的,以后还怎么混?

    目睹这一突变,澜凕立即俯下躯隐在草丛中。小松更是瑟瑟发抖,待三人离开,澜凕将小松安放在树上,不管它能不能听懂,叮嘱它乖乖待着。自己尾随三人而去。

    三人的马拴在不远处的树上。高个子把安沫筱像麻袋一样横放在穆来的马上,三人拉了马缰飞驰而去。

    口被马鞍咯得生疼。恶心,想吐不说,还不敢张嘴。一张嘴马上就灌进一嘴的泥尘,害得她只能屏住呼吸。

    这么吊着真难受啊。这是虐待,虐待!!她好想上述,状告他们侵犯人权!!!该死的澜凕,该死的澜凕!该死的澜凕!!为什么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抓走。那个王八蛋!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总之安沫筱是灰头土脸一狼狈,跟破麻袋一样被扔在地上。眼角还挂着泪痕,体是被随意摔下时的姿势,安沫筱翻着白眼只剩了出气。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大哥,她是不是不行了?”穆来本来还想踢她一脚叫她别装死。结果发现她真的一副要死的模样。吓得他赶忙拉了拉自己的哥哥。

    高个子穆礼蹲下推了推安沫筱,她手脚无力,顺势摆开了大字仰躺在地上。“穆尚。”他扭头喊道,中等个头的穆尚转过来,手里正拿了个水袋喝水。“做什么?”

    “水袋。”穆礼向他伸手。穆尚冷哼一声还是递过了手里的水袋。

    穆来却一把抱起安沫筱噗通一声丢进了几步远的小溪里。嘴里还嚷嚷着:“想喝水?这下让她喝个够!”

    安沫筱手脚不能动弹,眼睁睁看着自己沉入水底,诅咒:“穆来,你别让我能动。能动了我第一个就收拾你!”水并不深,可也能漫过她的头顶啊。真的快窒息了……

    穆礼跳下水中将安沫筱捞起,解去她上的位,放在地上。她的衣衫浸湿,贴合在上曲线显露无遗。穆礼见状有些尴尬,还是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披在她的上,也盖住了那满眼的色。

    穆来从看到穆礼跳下水中开始就瞪大了眼,再看到安沫筱时眼瞪得已经鼓了起来。穆尚回神比较快,见他还在看,一巴掌扇他后脑勺上,骂道:“做事能不能动动脑子啊。啊?”

    穆来摸着后脑勺别开脸。殊不知他的脸上已在不知不觉中爬满了红晕。小小年纪的他哪见过这样活色生香的场景,没流鼻血已是不错的了。

    “鲁莽!”穆礼冷看他一眼撂下两个字去拿干粮,穆来的脸更红了。想争辩几句有着实找不到理由,瘪瘪嘴,老老实实牵马去吃草。

    穆尚点燃了篝火,穆礼将篝火分成两堆,一堆拨在安沫筱脚边,递给她一块干粮。

    安沫筱看了一眼,接了过来。咬上一口,心叹,真干啊!满嘴的粗面渣子。吃了两口,实在吃不下。寻思去弄点水来和着吃,不然真能噎死她。她刚想动弹,穆礼和穆尚就警惕的盯着她。

    “那个,太干了。我弄点水喝。”安沫筱咽下嘴里的面渣子,摆手说:“我不跑,别急!我真不跑。”她说不跑就不跑。口还疼得厉害,要让她现在跑,她也没有力气。

    说完她捡起一张宽叶,走到河边洗了洗,卷起来做了个漏斗。底部裹紧,水就不会渗出去了。一边喝着水一边吃着干粮,直到吃完,安沫筱才拍了拍手里的残渣蹲在岸边洗手洗脸。

    回到火堆旁,她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搓搓鼻子,凑近火堆,转着圈烤干上的衣物。

    亏得现在天,不然她还没等烤干,人早就冻成冰棍了。她不是没想过脱下来烤,面前坐的可是三个货真价实的男人。想归想,还是算了吧。

    安沫筱转过烤后背的时候,三个人的样子明显对她放松了一些警惕。

    “受伤没?”澜凕的话映入脑海,安沫筱差点跳了起来。最后还是忍住了。劈头盖脸就骂了过去:“你可算是死出来了。受伤倒是没有,就是口被咯得生疼!另外免费洗了一个冷水澡。”

    “活着就行。”澜凕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安沫筱看不到澜凕的脸,却很清楚它的意图。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澜凕,你给我等着!

    澜凕又说:“现在就离开?”安沫筱摇头,“不走,我要跟他们去看看到底是谁那么急切的想得到澜凕珠。而且他们姓穆。我总觉得他们和穆休认识,可我没敢问。”

    “怕连累穆休?”一点点散碎的白光在她的前滚过,闷闷的,还有些让她难受的疼痛感顷刻间消失。

    “恩。早点休息,我体力差不多恢复了,衣服很快就干。不用担心。”她安慰澜凕,却换来一通耻笑:“担心你?我还不如去担心小松。”

    “滚蛋!”她一听立马爆了。想到后三个男人,她打算不理会澜凕,恹恹地转过,蜷曲在火堆旁昏昏入睡。

    不管了,先睡一觉再说。明天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再把她跟麻袋似的扔在马背上跑了,那根本就是遭罪!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