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外面的世界 劫财还是劫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这一次溜得很快啊!”一位穿青色儒袍的男子在安沫莜离开片刻后出现在她先前站的地方。后跟着一白一黑两个随从。

    穆休瞪大了双眼死盯着突然出现的三人,诡异!凭空出现!

    “都到乾国境内了。”清泠的嗓音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总会让人觉得心神不宁。

    “这里是……树林?”惊诧。“大半夜在林子里瞎逛,真该打!”不满!

    “她给你治伤了?”为首的男子低头对穆休问道。和睦的笑容看得穆休傻傻的暖。

    “是。”听完穆休的回答,男子笑意加深。蓝光过后,一如来时的诡异,消失不见。

    安沫筱当然知道墨轩会出现在她刚才打斗过的地方。不能说自己不谨慎,其实是自己太兴奋,老想找人来练练手。刚才那一招还是半路上跟澜凕学的,出手效果看来不错。

    使用灵力给小动物疗伤,见到个老弱病残就帮个忙。这些好人好事完全归结于九年义务教育的良好结果。一开始她不知道自己使用了灵力会有什么后果。直到一次她帮一个老婆婆接好摔伤的小孙子的手臂,寻回草药时,发现在那座简陋的房屋前站着那个雍容的男人。温和的笑脸,舒畅的风姿。未置之言片语,她转便躲闪而去。

    一次,两次,三次……

    她很恼火墨轩的做法。明明体就不许他这么做,他偏偏要这么穷追不舍?息说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危。她的安危?他说得严肃,她听得可笑。

    保护她的安危?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借口。可是,他不能与她相见,为何他们就不知道阻止他?即便墨轩是主子,该谏言的时候,为何吝啬言词?

    让她坦然面对墨轩吗?她做不到!只要一想到那大块大块的鲜红的血迹,她就心有余悸。到现在她都在纳闷自己当时怎么能那么镇定的去面对他的鲜血和虚弱,冷静的作出反应去应对暗月。更让她想不明白的是,他明知道自己的体是个什么状况,为什么还要对她穷追不舍?当真就息所说的那样,为了保护她?

    她不知道墨轩为什么会那样,也没人能告诉她。即便是问澜凕,它也只是眸光淡淡的扫过她的脸,漠视她的急切。或许,只有等到何时她能够面对墨轩的时候,她才会站在他面前,从容不迫。

    帮穆休治疗伤势,她有些犹豫,不为别的,就怕墨轩追来。其实她很想指着墨轩鼻子问他到底想做什么?他的体已经成了那种样子,他难道就一点都不能为他自己上上心?还是说他已经习惯了牺牲自我的一切去维护别人?

    真的很不愿意使用灵力。白芒一现,墨轩的气息就能直她所在的位置。

    相见不如怀念……

    自从遇上穆休之后她的生活就是前话的写照。有时候一天能遇上好几拨来找麻烦的人。虽然有时也会受伤,但她一点也不害怕。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么?“要学会打架就得先学会挨打。”打呀打的,她不用水月和暗月着学那些招式也自觉去钻研了。边还有澜凕这么个现成的老师,实战中指导,她的功夫虽依然不成气候,但终归比起原来好了很多。

    顺境让人懒惰,逆境让人奋进。大概,是这样的吧。

    踏进一片树林,安沫筱和澜凕都清晰的看见前面的路上站着三人。呈阶梯状站立,完全挡住了她的去路。

    绕吧。安沫筱想着,慢慢从一旁想绕过三人继续走路。三人却跟着她向同一方向移动。

    噢,原来又是找她的。那就问问有何贵干吧。

    安沫筱吊儿郎当信手一抱拳:“劳烦大侠让让路呗。”三人面面相觑都是同样的惊讶。这个姑娘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应该是吧,这条路上人烟罕至,除了她不可能还有别的姑娘。况且她边还有那只几乎可以说是辨别她的标志的狐狸。

    “你叫安沫筱?”个高那人抱着一把长剑,额前的散发随风而动,冰冷的声音像冬天里的雪霜。

    安沫筱欣然点头承认:“对啊。很荣幸三位大侠认识本姑娘。不知道三位找我有什么事呢?”

    “留下澜凕珠,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中间的人面色冷峻,长发高高束起。背上背着一柄大刀,长长的刀把用红布缠裹。只是,那种红色发暗,像是干涸的鲜血。

    安沫筱摇摇头,笑得很无奈:“不是我不想给你们。没了珠子我就活不了了。况且珠子也不由我控制,出与不出,我说了不算。”

    “胡扯!”小个子越显稚嫩,很明显是个未成年的娃娃。安沫筱忍不住靠近了些,拍拍小子的脑袋,戏谑:“人不点大,口气不小!”

    没看她是如何靠近,小个子已经被她触碰到。小个子恼羞的挥开她的手,完全没去想安沫筱怎么能让人毫无觉察靠近边。一时沉不住气,拔出了别在腰间的短剑直安沫筱的脸面。

    安沫筱闪开笑道:“小子,可不要用剑对着姑娘的脸。毁容了你可得负责到底的。”

    “穆来。”高个子只盯着安沫筱,冷冷地说了两个字,小个子的剑瞬间收回。可脸上却是不甘。

    安沫筱双手叉在腰上,脑袋一歪,俏皮打趣:“我说,话也说了。是不是该让路让我走了?”

    “你取不出来,总有人能取出来。”佩戴大刀的男子缓缓抽出了背后的大刀摆开了架势。

    这是要打咯?

    安沫筱一眼就看出两个年长的人功夫不弱,当下抽出了她那柄外形像蛇,刀柄处却像天使翅膀的匕首。不管能不能抵挡得住他们的兵器,多多少少算得上把武器吧。

    澜凕似笑非笑看着拉开架势的四人,懒懒的找了个干净点的地方趴下准备看好戏。小松颠颠跟着它坐在了它的旁边,倚靠着它的大脑袋。

    它要见死不救?不是见死不救,而是给安沫筱锻炼的机会。不管对手强弱,只有拼过才能明白差异到底在哪儿。说得再多都只是纸上谈兵,不仅安沫筱不能了解透彻,它也无法让她理解。就好比说经历过战争的人才能体会那种对于生死的残酷。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