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肆意绽放的血色花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墨轩的气息紊乱,目光却明若清泉。没有那些层层叠叠迷迷蒙蒙的色彩,嘴角轻抿,浅浅一笑。单纯的,因为看见她而笑。

    “墨轩……”安沫筱跪坐在结界里,泪流满面。这是怎么了?他为什么会吐血?白天的打斗他受了伤?不可能,当时澜凕也在场,如果他受伤,澜凕不可能不言不语。

    他可是灵体啊,几百年来连伤风感冒咳嗽一声都没有过的他,怎么可能莫名的吐血……

    “叩叩。”敲门声由外响起。墨轩沉声问道:“何事?”

    凝云在屋外说:“大人,暗月小主已经回府,说一会儿过来问安。”

    “嗯,下去吧。”

    “是。”

    凝云走远,墨轩再次呕血。

    “沫筱,能帮我一个忙吗?”

    她点头。用袖子一把抹去脸上的泪痕,在结界里站了起来。

    “我没力气了。”墨轩歉意而笑,“试着运用澜凕珠,召唤澜凕来帮你解除结界,然后让它带你回宫。”

    召唤澜凕?不,要走出这个结界她不需要叫来澜凕。凝神,引导肩头的澜凕珠慢慢靠近结界边沿,光界如水波漾般溶解,澜凕珠牵引着她走出结界。

    体脱离结界的同时,门外响起暗月的声音。带了些疑虑,该是嗅到了空气里浓重的血腥味。

    门应声而开,安沫筱毫不犹豫抓住墨轩肩头转向榻。转,旋转,入塌三个连贯动作之下,她已经脱下了自己的衣裙罩在了地面的血迹之上,掀被而入。

    血大多在墨轩上,她的衣服能盖住地上零星的血迹,却盖不住他上的血腥味。急之下,她说道:“冒犯!”紧跟着,温润的唇含住了他的唇。她双手支撑在他耳旁,长发顺势滑落,成了天然的屏障。

    暗月进屋,入眼的是两个极尽缠绵的人在上……

    如此香艳的场面让他大脑瞬间空白。体几乎是下意识就掠出了房内。

    被她吸的唇没有了血的衬托,显露出它的苍白。泪,就这样滚落,滴在他的脸颊一侧。她偏头,起,掀开被子,扶着他走进内室后的浴房,驾轻就熟脱下他了的衣袍。

    澜凕珠自她出了结界就一直护在他的头顶,缓和他紊乱的气息。

    是因为她吗?他从地出来就一直躲着她不见,他见到她就吐血。她不是笨蛋,怎么能猜不到这其中的缘由。即便是无法知道为什么,也明白了他为什么避而不见。

    紧咬下唇,一点一点清洗干净他上的血迹。浴池里的水是活水,带着红色的艳丽很快流走。待洗完,浴池中依然是一池干净的水。

    拭去肌肤上的水渍,穿上衣袍,换掉上的被单,搀扶他躺下。转蹲下,擦去地上的血迹,一切收拾妥当,她抱起一堆脏衣物向外走去。

    “沫筱。”同她一样缄默的墨轩缓缓开口。似在迟疑,到底该不该叫住她。

    她站住,背对他。

    “早些休息。”

    她站在原地良久,声音平静:“是。”

    努力的呼吸,努力的抚平跳动的心,努力抑制随时都可能逸出的哭声。只简简单单一个字,已经耗尽了她全气力。

    轻轻地走,轻轻地开门,阖门,离开。一炷香之后,他内息平缓。澜凕珠从他头顶飘离,“啪!”空间一,消失!

    捂着口坐起,墨轩苦笑。誓言惩罚比他预想中来得更加猛烈。把她吓坏了吧?鲜血涌出的那一瞬,她的惊惶,恐惧,一一浮现在脸上。没有修饰,没有隐藏。虽然短暂,他亦明白她的心是何等的害怕。只是,他再也不能守护在她的边。唯有远远的,从旁人口中去听的她的消息。他曾自私的想,只要她在苍国,只要她在墨宛,只要她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她想做什么都可以。

    听说她经常去水榭晒太阳,他命人在水榭内加了锦裘软椅。听说她经常去荷花池钓鱼,他命人连夜在荷花池里放了几十尾小鱼。听说她去了厨房,他命人将她做的菜肴每一份送到他的桌上,一一品尝。听说……听说……他只能听说,然后再去做。渴望见到她,却不能见她。只是,想留下她。只是,想……

    沫筱……

    静静的躺在上,耳边似乎又听见了她唱的那个曲子。

    “窗透初晓,照西桥,云自摇……扶手一行茉莉纱,不觉胭脂伤……恨不能遗忘……月影憧憧,烟火几重……红尘旧梦,梦断都成空……”

    夜相随,夜相伴。他在的地方亦能见到她的影。水榭池边,微风拂面的轻柔,她的手在他的手心,浑湿透也一声不吭的陪他站着。她能懂得,他的沉默。她能懂得,他的笑。她能懂得,他的悲。

    即便是他夺取了她的清白,她亦只是静静地说,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什么都没发生……

    她说得好轻巧。他听得好轻松。心,却像是上了一道枷锁,再也挣脱不掉。

    她说,别再考验我。

    她说,别再试探我。

    她说,你对我好一分,我定会还你十分。

    她说,你若在我上刻下伤痕,我却不会舍得还你半分。

    她说,如果哪天我不可以再待在你边,一定告诉我,哪怕是假以他人之口。

    虽然她很少说。但她每一次说的话,都深深印在他的脑海。

    黑眸透出些许迷茫。

    当年的他是那样的冷,息和玄带回她时,看着她沉睡中的安静,他鬼使神差地充当起了守护者的角色。她醒来后那怯怯的笑,柔柔的,他竟然觉得,那笑,泛着一种甜味。

    她一步步成长着,一点点变化着。唯一没变的,就是对他的好。他知道她的纠结,也知道她的难受。即便是把怨气发泄在枕头上,她见到他时,依然想对他好。

    伤……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