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拨开迷雾见晴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澜凕半晌不见她动,白芒闪过,掀开被子,却不想她早已在被窝里呼呼大睡。它哭笑不得,盖回被子自己也跳上了,盘卧在她枕边,闭眼假寐。

    是夜,月光如水。

    安沫筱忽然惊醒,全僵直,遍布冷汗。她梦见了什么?家?!她梦见了她的家,她的爸爸妈妈,还有那边的生活。她遇见了一个人,一个怪人,那个怪人绑了她,拿她做实验,却故意试探她会不会逃走。梦中她没有逃走,即使他让她自己一个人离开房车走向川流不息的大街,她取了东西还是回到了他的边。他拥她入怀,抱着她的手臂,明显的比开始紧了许多。

    梦中的经历与她刚到这里的经历想重合,是那么的相似。是偶然,还是老天的安排?那个人不像墨轩那样的淡漠,更没有他那般的儒雅,却比墨轩的表达来得更加的真切。是,就是。是恨,就是恨。

    她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黄粱一梦。这一梦几乎把她的一生都过完了。结局,结局是什么?思索,毫无结果。她忘记了结局是什么。她只记得,那个人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

    她猛地惊慌打量四周,依然是罗曼轻纱,依然是牙绣被。她还在宫里,还好,她还在宫里……

    翻,指尖带出一道蓝色游弋白色为主的光芒。白影化作轻雾,她的影就那样凭空消失在房内。

    澜凕睁开狐眼,懒懒看去,闭上眼,继续睡觉。

    安沫筱悄悄潜入墨轩房内,屏息凝神。在这里,她紧张得手心沁着冷汗,哪里还会跟在玄的房间里一样鸠占鹊巢睡得香甜。

    她回的是墨宛。白里抓住的那个人不是平常人,墨轩不可能将那人留在宫中,肯定要带回墨宛。那么,今天晚上他也一定会在墨宛休息。

    她只是想再看看他,哪怕只是偷偷的……

    嘴角浮现苦笑,她要见他,竟然只能使用这种方式……

    来的路上不是没想过,如果她在墨宛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把墨宛闹得底朝天,他说不定会来见她。也不明白到底是心虚还是胆小,反正她想归想,没胆子那么做。

    踏入房内的墨轩站在门口,挥退凝云采惜,待他们带上房门,才缓步走入内室。

    安沫筱没有刻意躲藏,她知道再怎么躲也逃不过他的灵觉。猫着子坐在脚的鞋踏上,双手抱膝,子有规律的前后晃动。

    听见声音,她蓦然抬首,入目的,是那一片孤雪清云一般的俊朗容颜。平和,儒雅,高贵。

    两两向望,眼神交汇。只是片刻却仿佛过了千百年,诉说了一世的

    她别过脸,嗓子发干:”墨……“声音消失在喉间,她不敢再发音,下一个音节如果发出来,一定会带着哭腔。强人着猛增的哭意,倔强的不让眼里的水珠掉落。她抬首仰望,深呼吸。

    墨轩没有走近,也没有扶起她的意思。只柔声问:“找我有何事?”

    她喉间律动,咽了好几下口水,才找回自以为平静的声音:“没事!”

    内室的灯光不亮,她没发现自己眼中的氤氲倒映着灯,闪着颤抖的光。

    墨轩静静地说:“夜已深了,早些回去休息吧。良衣一直在幽兰亭守着。”她垂下头,断断续续,艰难地说话:“我想……在……这里……多,坐会儿……”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珠子直直滴落在地面,溅出不大的水花,发出微弱的“吧嗒”声。她不敢看他,虽然她很想好好看看他。可是,眼里全是盎然的水气,她看不清。

    他没说话,只抬起了右手。修长的手指在空中划过,一抹蓝芒随着他的指尖幻成一个光圈缓缓由她的头上顺势而下,将她整个包裹在内。

    她上的澜凕珠几乎是同时做出反应。那核桃般大小的珠子散发着淡淡白色的光,旋转于她左肩之上。

    “唔——”

    垂头的安沫筱泪眼婆娑,闻声抬眸,地上,墨轩在脚边是几滴鲜红的液体。令她敏感的血腥味充斥鼻息,她的心脏,赫然停止!

    “别动。”见她由呆滞到焦急,墨轩轻声阻止。如此一来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他的手捂着嘴,口是翻涌的血气。那只温暖白皙的手全然被鲜血浸过,溅落的血,染红了他素色的衣袍,像怒放的彼岸花,肆意绽放。

    别动?她怎么可能不动?她又怎么可能在看见他吐血之后袖手旁观?手指还没触碰到结界,她的动作戛然而止。

    “墨轩!!”她大叫!无奈她在结界中,所有的声音都被屏蔽在里面,外面的他,只看见她张嘴,听不见声音。但他知道她愤怒了。

    他知道他会这样,所以先一步将她锢在结界里,让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他更加苍白的脸,看着更加蜂涌的血如天女散花般洒在地上。

    朦胧的灯光,妖娆的血,素色的袍,温润如玉的眼眸,淡定从容的笑意。这一切交织在一起,透出的是怎样勾魂夺魄的美……

    然而这种美有是怎样让面色惨白的她痛彻心扉……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