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新的开始,永不为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矛盾,累积到一定程度,她变得让他们都捉摸不定。

    苍宇弈端起香茗轻啜一口,洋洋洒洒:“她已经快到承受的极限了吧?”

    墨轩双手揣在衣袖里,抱在前,坦然而笑:“王想太多了。”

    “那丫头对你的感,眼瞎的人也能感受到有多深。”苍宇弈嘴角浮起淡笑,笑得欣然。

    墨轩微微侧首,“她虽然有时会迷糊,有时会犯傻,但她不是一个莽撞的人。轩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在这个坎上绊倒。而且伤得那么重。”他望向外面的细雨,飘飘扬扬,似雾迷蒙。

    苍宇弈叹气,“这世间的到底为何物?谁也说不清,道不明。我只知道那丫头,被她自己伤得体无完肤还要强装洒脱。真是个倔丫头!”

    “什么都可以看透,唯一看不穿的……”墨轩说到一半顿了一下,嘴角沁出的血丝滴溅在金色卷边的白衣上,像火红的玫瑰,妖艳夺目。他放下抱在前的双手,自然垂下。宽大的袖袍掩盖了那零星的红色。

    苍宇弈以为他心里难过没再继续说下去,当下讪笑:“你我,何来自由而言?从出生之时便已注定的命运,是无法更改的悲剧。”

    安沫筱唤出澜凕,抱在怀里,与宁绝尘在宫里信步游逛。快到她暂住的宫门外,她笑问:“襄王下,您可是打算随我回宫就寝?”

    宁绝尘赖笑:“倘若姑娘邀请,本王定舍作陪。”

    安沫筱握紧了拳头,松开,再握紧。好不容易克制内心海扁他的**,他冷不丁冒出一句:“难道安姑娘这几见本王不辞辛劳鞍前马后,想以相许慰藉本王?”

    ……

    …………

    台风?海啸?火山喷发??

    安沫筱的拳头没落在宁绝尘上,虽然她很想。可她没能做到,更没机会做到。澜凕运作珠子一飞一闪,带着她掠进了宫中。

    “臭澜凕!干嘛不让我好好教训一下他?”

    “欺负人还欺负上瘾了?蹬鼻子上脸就是你现在这种样子。”澜凕话中带刺,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安沫筱霎时如霜打的茄子,焉了下去。

    坐在椅子上,双脚离地,蹬着椅子边,双手抱着膝盖,额头抵着膝盖。她不想哭,真的……不想。她耍浑,她使小子,明知道他们都是不能招惹的人,她偏偏大了胆子去惹他们。墨轩的冷淡让她怀疑苍宇弈和宁绝尘究竟是为了什么才百般容忍毫无关系的自己。

    要说墨轩,那是因为她从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在墨宛。七年了啊,七年的朝夕相处,怎么说感,都说得过去。剩下的两人,一个王上,一个王爷,他们又是为了什么对她这么好?因为墨轩吗?墨轩对她的照顾所以屋及乌?可那两人好像都不是那种人吧?

    宁绝尘说得很明白,你就是我的玩具,因为你好玩,所以我才对你好。假如哪天你不好玩了,我就扔之弃之。

    苍宇弈呢?他曾想娶她,曾想招她进宫。虽然最后没有成功,她还与他坦诚言欢。这些就注定了他对她的好?

    不对,不对的!墨轩对她好是因为她上的澜凕珠,那两人呢?施舍?怜悯?头好乱……

    澜凕高傲的迈着狐步走到她跟前,扬起毛茸茸的脑袋训道:“安,你还有很多事可以做,干嘛总是去钻牛角尖?墨轩不可能因为你怀澜凕珠才对你好,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完全可以在你体复原之后把你送出墨宛。他有那样做吗?别说他做那么多是为了水月息和暗月玄。息与玄一开始固然是因为先前的愧疚。但你也知道,万物皆有,任谁在朝夕相处了七年之后都会有感。”

    安沫筱抱着双腿一动不动,头依然埋在前。

    “苍王的心应该是最明了的。他认为你好,所以会对你好。在你面前,没有任何的利害关系,更没有任何的是非纠葛。他虽是高高在上的王上,可他依然是一个人,他也有疲惫的时候,也需要安静的宽慰。而你的安静,恰好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他心烦的时候给了他一份静谧的慰藉。”

    她的脸,侧向一边,仍然放在腿上。

    “襄王下的心思是最简单的。因为好玩,所以找你玩。你住在墨宛,苍王对你另眼相看,他不好太过张扬。然而你落单的时候,有几次遇不见他?他对你的关注程度,不亚于苍王,更不少于墨轩。”澜凕转头看她,狐眼中的严厉令她一颤,“现在想明白了吗?”

    她不说话,下了椅子爬上了。展开被子,蒙头蜷曲得像只虾米。

    人啊,就是***。很简单的道理,明明自己就能想明白,明明自己就能想透彻,非要等到有人来骂才能醒悟。

    安沫筱如是想着,眼睛,脑子,渐入迷糊……

    ~~~~~~~~~~~~~~~

    昨天沫兮忘更了,今天补上,第二更!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