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舍与不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宁绝尘很伤心。自己一心一意对她好,她对他……时不时像刺猬一样瞬间展开上的刺把她自己护起来,见人就扎!

    安沫筱勾勾手指,顿时带起一团散碎的水球,全部倾向宁绝尘。被一枚水球砸中肩头,宁绝尘手忙脚乱躲过这团水球,忍不住生气:“安沫筱!”

    “生气了?”安沫筱指尖还转动着一个足球大的水球,听他这一喊,笑得灿烂花开。

    宁绝尘垂下的眼帘藏起了眼底的光泽,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棱角分明的侧面清晰看见他嘴角勾起的一丝笑意,如星光璀璨般碎裂散落。

    是嘲讽的笑意。

    她那里是出不去这偌大的皇宫。宫中的护卫比起墨宛的结界只能称之为小儿科。说来说去只是不舍罢了。无论下什么狠心,只是不舍那个仙般的人物。即便是见不到他,触不到他,与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站在同一片天空下,她也会很开心。

    她不知道,她进宫以后他也住在了宫里。近到触手可及的距离,他们却没有相见。难道是真的没有机会吗?宁绝尘不相信!可他忽然相信了安沫筱所说的,墨轩不懂的句话。

    就是这么一点点小女儿心态在作祟。让她变得优柔寡断,也变得愈加捉摸不定的善变。她宁愿让所有人都当她是个没心没肺的混账,一个被墨轩遗弃的对象。她也不会流露丝毫。

    这是她的骄傲,也是她的底线。就算没有太多那所谓的,她还是墨轩。她更不会向自己的心否认自己墨轩。不管他出于何种目的对她好,她依然会认为他好。以他为中心,以他为出发点去判断边的一切。

    是,她就是如此死心塌地冥顽不灵。

    还以为她会继续闹下去,谁料她乖乖上了船,还坐进了船舱。

    宁绝尘隐隐听见乐声想避已来不及。在宫中,是个人都知道,白里苍宇弈所在的地方必定会有墨轩。这不仅是为了王的安危,也是墨轩的职责。所以,那艘画舫驶过来,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和谁来了。

    他暗笑难怪她会这么乖坐进船舱,果然一物降一物,见了墨轩就像老鼠见了猫,溜得贼快。

    画舫驶近,琴瑟丝竹伴着悠然甜软浓腻的歌声传来,宁绝尘站在船头歪了脑袋,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

    歌声缭缭,唱的是一名女子对男子一见钟心生慕,而男子却不理不睬。女子芳心受创,悲伤绝。

    一般的男子怕早已被这凄美的歌声弄得心猿意马。安沫筱看不见那边的况,打算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可一听这弄的调子,气不打一处来。又想到在墨宛她请墨轩吃饭,不仅被拒,还不让二月去。在这儿却陪了苍宇弈花天酒地,可真有调……

    越想越窝火,霎时火冒三丈。

    善变的女人啊,果然是个炮仗!说崩就崩了……

    她没察觉自己的念头有些像……怨妇……

    “不寄红笺寄素帕

    君若解语应识它

    风后又生发

    陌上新枝芽

    一朵摇曳鬓边斜

    君若见我怜韶华

    蝉声远蛙声近

    透窗纱

    荣华柳并城外花

    君若看遍早还家

    三五夜数盈缺

    独坐抱琵琶

    当时一去万里沙

    君若念我消年华

    风和雪音书绝

    难罢”

    她的歌声不大,听在耳中,轻轻地,却十分清晰。《一念相思》她没唱完,意思已经表达明确,除了聋子,谁都能听懂了吧?

    “好词!好曲!”苍宇弈把玩着手里的扇子从画舫里向甲板。褐色的发丝,依然用华丽的金色发饰束在脑后,幽暗深邃的冰眸子,彰显他的邪魅。上明黄色的袍子在阳光下,耀得人眼犯晕。

    “果然,绝尘看中的地方就是比别处的好。”苍宇弈笑着,深邃的冰眸更加的深。

    “见过王上。”宁绝尘在船上遥遥一礼,苍宇弈挥挥手,这边穿上的护卫同时向宁绝尘行礼。

    “绝尘船里坐的哪家姑娘?可否一起过来坐坐?”苍宇弈提议,安沫筱在舱内接嘴:“奴家可不敢。”

    “噢?为何不敢?”不仅苍宇弈在笑,宁绝尘抿嘴邪笑,连墨轩也在笑。这丫头又要玩什么?

    “怕容貌丑陋亵渎了天子神威。”这是个多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啊。

    “孤设你无罪!绝尘,带了人过来。”

    安沫筱撅了嘴,不用宁绝尘请,自己就走了出来。人们只看见一个面容秀美绝俗,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粉蓝衣衫,犹似在烟中雾里的姑娘往船头一站。怀里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

    “我过不去!”她耍赖!

    “可是要孤亲自接你?”苍宇弈捉狭的笑就摆在脸上。安沫筱暗骂,不要老脸!宁绝尘在她旁恰好听见,差点吐血……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