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疑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大人只是想保护筱筱。”水月的声音幽幽响起,暗月神色一暗,“我知道大人是想保护安,可是再怎样想保护,也不需要把自己伤得那么重。”

    “玄,你虚大我些,却没懂得人间的感。”

    “何解?”暗月颇为不服气。

    “澜凕珠的惑何其大。倘若澜凕珠在筱筱上的事传出去,你觉得,就以筱筱的手可以抵挡得住多少人的攻击?别说墨宛设下结界便可,任何事都不能避免万一,万一……”水月担忧着,暗月蓦然明白了墨轩的用心良苦。

    万一,万一有人袭击安沫筱,他们不在她边,她怕是自难保。就算是他们在她的边,万一冥族的人来袭,抵挡得了一时,也不能时时都提高警惕。到那时候就成了草木皆兵,他们还能从她的脸上看见那抹艳的笑容吗?

    “大人的体……”暗月轻念,神转而暴躁。水月美目中的担忧愈加繁重,“大人既然决定了,就有大人的目的。我们担心,又有何用?”

    暗月心中从来没有这样难受过。辗转反复的折磨。他想反驳水月的话,可又找不到话来反驳。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明白,安沫筱肯定要走,而且随时都可能走。即便墨轩不舍得将她送出墨宛,她也会离开。

    她放不下墨轩,他们又何尝放得下她?

    她想知道答案,却没人能告诉她。回到房间,她的落寞引来澜凕看她的目光更为深究。实在受不了澜凕的注视,她举手投降。抱起它坐在软椅内,将它放在腿上,抚顺它一柔软的毛。

    怎么也忘不掉采惜的那句话,“大长老已经下令叫安姑娘离开了,为什么大人还让她稳当的住在府上。要被罚下来,大人不知道又要遭什么罪了。”她不是故意要听的。她只是去墨轩的书房找本书解闷。

    原以为自己最懂的是人心,到最后发现自己最不懂的,也是人心。苍凉的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苦涩?

    “澜凕,我只是想知道墨轩为什么要躲着我。出谷那天他问我的问题太令人匪夷所思。虽然回应了他,可我怎么也想不通透。”她的忧郁澜凕看在眼中是浓浓的鄙夷。“尽管我知道我没有立场去问为什么不理我,可是我忍不住……”

    “哼,忘记你在地遇上的事了吗?”澜凕一句话,宛如明灯给她指出了方向。“珠子?你是说?珠子的事要是被月族的人知道了,难保别有用心之人利用这件事来威胁墨轩?”安沫筱不是愚笨的人,澜凕稍作点拨,她就明白了。

    先是在宫里中毒,然后在地中毒。两件事不可能是单纯的巧合。那杯酒是后来由宫女端上来的。虽然酒是放在息的面前,可稍做注意的人都看见了息的酒一直是她在喝。很明显,毒酒是冲着她去的。可是,下毒的人又是谁呢?在两个地方中的毒并不是一样的。还是说,在地中的毒不过是怕墨轩追究,所以只是稍稍惩罚她一下,不敢要她的命。

    “澜凕,到底是是谁呢?”她自语着,澜凕打个哈欠抖抖上柔顺的毛,白她一眼,不打算理她了。它不是神仙,只是灵者,这种无厘头的事问它又有什么用。“喂!你敢不理我?话说半截害我要死多少脑细胞去想前因后果,你竟然敢不理我!”安沫筱拧住它后颈的柔软出,把他拎了起来冲他叫道。它抖抖子,轻松逃离她的挟持。

    “澜凕!!”安沫筱大叫,一股脑扑了上去,把澜凕压了个正着,压得它伸出了舌头,口吐白沫。这个女人……“哈哈,正中目标!”她幸灾乐祸地大笑。

    她可以把采惜和凝云的对话当成墨轩暗示她可以离开的讯号吗?她当然没有忘记自己与墨轩的约定。

    哪一天,她不能再待在他边的时候,一定要告诉她,哪怕是假以他人之口……

    她不认为采惜和凝云那么不稳重在主子背后议论这些事。就算是议论也不可能在墨轩的书房来说这种事。这不明显是说给她听的吗?

    到该离开的时候,为什么自己没有想象中的坚强与果断。学学徐志摩挥挥衣袖,飘然的像云彩随风而去。到底是放不下,还是想知道真正的结果?

    要让她去问墨轩,她可做不到。那个总是从容不迫的微笑,儒雅高贵,运筹帷幄的人啊,她现在连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哪来的勇气去问个明白。况且,水月和暗月对自己的态度……

    与澜凕嬉闹这一插曲,让她暂时把烦愁抛至脑后。该来的,终归会来。躲不掉啊……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