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蜕变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十月,秋风送爽的季节。有她最喜的桑葚也有她喜欢的水果。要说到桑葚,安沫筱真觉得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家乡,桑葚是5、6月份结果的物种,而到了这里,虽然还是叫桑葚,却是十月才结果。

    咬一口桑葚,满嘴发紫。第一次吃的时候墨轩还以为她中毒了。紧张了半天,最后知道她只是吃了果子,虚惊一场,也让安沫筱笑了好久。

    以前最喜欢秋天。秋天,丰收的季节,也是一个悲凉的季节。秋天,是一个道别的季节。树叶向大树告别,花儿向花枝告别,暖阳向大地告别……无数个告别,成就了冬天的到来。冬天,那个寒冷的季节,却有着另一番风

    从地出来,询问过良衣,她离开了不过1个多月的时间,后来才记起澜凕告诉过她揽月谷中的时间计算和外面的世界不一样,外面1天,洞中10年。她呆了1个月多,40多天,里面就等于400年,她成老妖怪了。哈哈。

    水月息,暗月玄,还有墨轩,都很明显的躲着她。独自待在幽兰亭好几了,连他们的影子都没瞧见。良衣这个小丫头跟着她真是遭罪了。

    只是,她好像得罪什么人了。

    心里隐隐想着,她与那位韩贵妃不熟,干嘛老差人来邀请她进宫?苍宇弈不知道韩贵妃总来找她吗?还有一个疑问,自打她从揽月谷出来,几乎是见不到墨轩的影子。水月每次见到她,眼中的忧郁渐加深。暗月的沉默更让她心生疑惑。一天两天也就罢了,时一长,憋得她心里跟猫抓一样,坐立不安。

    猜到了一些,唯恐自己瞎想弄得整天人心惶惶。她决定拦住水月问个清楚。

    在院子里蹲了半宿,喂饱了一窝蚊子,痒死了自己个儿,她也没见着水月的人。问了采惜才知道,昨晚水月在宫里候着,压根就没回府。气得她抓起点心狠狠地咬。

    有了前车之鉴,她索溜进了水月的房间去等他。再不去暗处躲着喂蚊子了。

    午夜刚过,房门“吱呀”一声由外推开。安沫筱早倒在上睡了个四平八稳。黑芒直袭上的人……

    “王八蛋,水月息……”低吟的梦话,黑芒瞬加收回。屋内灯光燃起,暗月撩起帐,看着上抱着他的枕头,双脚叠放夹着他被子的人哭笑不得。

    这丫头怎么跑他屋里来睡觉?

    笑归笑,他还是半抱着她重新摆好她的睡姿,放好枕头,给她盖上被子。看着她的睡颜,摇摇头,无奈地轻叹着转出了房间。

    一觉到天亮,安沫筱神清气爽伸着懒腰起

    咦?不是自己的屋子?!猛地响起自己的目的,看看上的被子再看看天色就知道她又错过了。懊恼的抓抓头发从上跳起来,跑开两步又转去叠被子。收拾妥了才小心关上房门回了院子。

    第三天晚上,安沫筱说什么也要等到水月问个清楚,跑园子里折腾了半天澜凕,最后在澜凕极度不满和低咆声中怏怏拎了铲子和小桶回房。

    是夜,冰凉的月光与屋内的灯光相呼相应,安沫筱算算时间差不多了,拉了门便要走。澜凕睁了一眼,闲暇地说:“又要出去?”“嘘!乖乖在屋里休息!”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闪轻轻阖上门。

    水月的房间亮着灯,安沫筱窃喜。终于逮着他了。蹑手蹑脚溜进屋里,见屏风后闪动着的人影,坏笑着挪了过去。

    “哗啦!”屏风后的人猛地跃出,她只觉眼前一花,再看,站在面前从头发到上湿漉漉且面色平静的人竟然不是水月。张了张嘴,捂住自己的嘴,把尖叫声生生憋了回去。

    “何事?”暗月不在乎浑上下淌着水,也不在乎地上因为他的动作湿了一片。双手抱在半的前等待她的答案。

    “这不是息的房间吗?”她压低嗓音小声问。

    “我很肯定,这是我的房间。”暗月一挑眉,耐心地回答。

    “啊……”安沫筱捂着脸,亏得她还信誓旦旦要找水月去问个明白。这倒好,搞半天她蹲了三天蹲错了地方……

    “息的房间在南边的院子。”暗月好心告诉她。

    “吓?”她更加郁闷了,原来是她弄错了东南西北……算了,暗月就暗月吧。她完全相信水月知道的事暗月也一定知道。唯一发愁的就是暗月没水月那么温柔,总让她心怀忐忑。

    “那个……”唯唯诺诺开口,暗月眼角划过淡芒,她心猛地一紧,犹豫一下,心一横:“玄,为什么都躲着我?”

    “大人忙!”暗月脱口而出,动作明显一滞,连带说话的语气也变了调。她并没有问墨轩为什么躲着她,而他……

    “玄,别跟我讲这些借口。我要听实。”她带着请求,他半眯着眼,面无表。良久的僵持,她垮下肩,无力的垂着头,慢慢转。手触碰到门板,后飘来一句细不可闻的话:“别怨,大人也是不由己。”

    “玄,是不是很为难?”她干涩的问道,纵使心有不甘,又能怎样?

    “是。”暗月回答的声音更加发涩。他也不明白,大人明明知道她是澜凕珠的宿主却不告诉长老。只要告诉长老,她出入地根本就不会那样麻烦,何需他对自己施咒。见她一次,自损一分。这样下去,他能支撑多久?

    他和水月都不知道,在苍国,还有什么事可以瞒得过大长老。

    安沫筱没再问下去,拉了门阖上,几个纵边消失在他的门前。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