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舞醉人心身中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哎。”

    “唉。”

    ……

    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声叹息,良衣都忍不住想捂住自己的耳朵。魔音啊,真的是魔音!

    “姑娘,求你别再叹气了好不好。良衣真的受不了了。”良衣终于败下阵来,合手跪在安沫筱脚边求道。

    “起来。”安沫筱黑着脸喊道。

    “你不叹气我就起来。”良衣不依不饶的讨价还价。

    “好。”安沫莜一口诺。

    没等良衣站直子,魔音再次穿耳:“唉。”

    “噗通。”良衣撑起子的手一抖,直接摔在了地上。

    “良衣,想要逗你家姑娘我开心,不用自虐的。”安沫筱慵懒的支着头,靠在花梨木椅上看着空中飘飞的细细的桂花,不住又想叹气。垂眸瞧见良衣痛苦的表,她忍了!

    阳光软软的洒在上,再再冷,她也能自如的调节体温。这就是上次中毒的结果。激发了体内的澜凕珠。沐浴着初秋的柔风,安沫筱闭着眼睛,懒散的没个正行。

    那,墨轩从王宫回到墨宛的速度极快,而这一会儿功夫,安沫筱的面色变幻了两种颜色。

    “姑娘这是怎么了?”采惜和凝云忙不迭地铺端水。

    墨轩不语,几枚银针落下,封住她全几大要,以免毒气攻心。蓝光镀遍她全,配合这银针的作用将毒锁住。

    水月带着自责,带着焦急。等到墨轩停手才敢发问:“大人,这是什么毒?来得这么快。”

    “已经百年不曾出现的传说中的致毒之物:七彩祥和。”墨轩冷着脸。他实在想不出谁能找出这种毒来下给安沫筱。

    传说,七彩祥和是属于冥界的剧毒。为惩戒那些犯了错的臣子,又不会让他们死得太难看。

    所谓七彩,是指中毒之人会随时间全变幻七种颜色。祥和,从字面上就可以理解,死的人面容极为安详。然而中毒之人将会受七种不同的剧痛。最后一道白色,让中毒的人安详而苍白的死去。

    难道说冥界的人已经知道澜凕珠出世?也知道了澜凕珠就在她的上?种种因果联系起来,墨轩再傻也能想到这一层。

    要解七彩祥和的毒,现在看来只有去一个地方才能救得了安沫筱了。

    墨轩没有片刻犹豫,抱起安沫筱飞至明净崖上。水月和暗月相视一眼,马上明白墨轩要做什么。两人很干脆的拦住了墨轩的下一个动作。

    “请大人三思,筱筱现在的份是不能进入地的。”水月面露急切,语速也极快。

    “让开。”墨轩淡淡地瞟了他一眼,不容拒绝地开口。

    “大人……”暗月挡在入口,不让墨轩前进一步。

    二人拼死拦着墨轩,正争执不下,一个苍迈的声音从旁响起:“让他进去。”二人欣喜若狂的回头:“大长老。”

    “让他进去吧。”大长老的话语如同闪电劈过头顶,二人皆惊,“不过轩儿,她治愈后,必须离开墨宛,离开苍国。你也得答应我,永不相见。”墨轩平静如常。

    “月族灵明在上,我墨轩向天起誓,谨遵长老之言!”一个繁复的法印由蓝芒组成,在墨轩说完后没入他体内。法印印证了一切誓言。倘若失言,他将万劫不复……

    跨入崖洞,向前走了几步,唇动,不闻声。一道刺眼的光点凭空亮起,慢慢扩展。光幕过后,两人凭空消失。而崖洞又恢复了先前的黑暗与空寂。

    “大长老。”水月上前一步,跪地。“请大长老……”

    “息,该走的必须走,该留的必须留。”大长老负手而立,打断水月,缓缓道。“芸芸众生都有自己的命运轨迹,不能仅凭自己的意愿,妄自行事。我们的职责是守护苍国。难道你们忘了?”

    “大长老……”水月疑惑的看着花白头发的大长老眼中矍铄的光芒不同于他龙钟的体态。同时也彰显他的智慧。

    “上次五长老的事,我都知道了。”大长老温和的拍了拍二人的肩膀,“月族,苍国,不容有任何闪失。”

    “息(玄),明白。”二人异口同声,激昂的响应了大长老的决策。

    月族五位长老。大长老睿智,二长老温和,三长老清泠,四长老神秘,五长老冲动。这也是为什么上次墨轩一有异象,第一个跑来找安沫筱麻烦的就是五长老。

    她的笑,她的,她的一切如幻灯片,一幅一幅,闪现在脑海。真的要放手吗?他既糊涂又清楚他到底要的是什么。什么都不能说,什么也不能讲。唯有对她好,才对得起自己的心。

    奔涌冷绿之色,如一片云。坐卧其中,妙在意境好。环山皆竹,茂而深,从涧底长上来,朝天空探去,弯出很美的弧度,鸟呜碧叶间。眼望青山隐隐如一抹,忽闪的光亮宛然画中景,真一幅活水墨!耳饱鸟啼,目饱清樾,泉溪响于竹树间。

    这是睁眼后安沫筱心中唯一的写照。活脱一个世外桃源。

    一片幽雅的竹林,一片怒放的花林,一片冶艳如血,妖娆如火,灿烂得让人眷恋的彼岸花,它还有一个名字,叫曼珠沙华。各种色彩缤纷的花儿,在连绵山里绽放出夏天的气息。

    红色与绿色的相呼相映,两种无比刺目的颜色炫目得叫人睁不开眼。却又让人深深的感觉到那怒放的生命气息。

    美!

    除了这一个字,安沫筱无法再用言语去形容心灵的震撼。

    她跃上枝头,眺望远处,深吸。纯净甘甜的气息,包裹着她,眷恋,深深的眷恋。

    “沫筱,下来。”紧张的呼喊声传入耳中,安沫筱低头一瞧。一上,一下,相望!“下来。”焦急,还带着丝温怒。

    安沫筱顽皮的笑着跃上另一棵树梢,“墨轩,不许使用灵力。赛一局,山顶聚。”**的挑衅。话音未落,人已窜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