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摇曳多姿的傻姑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说是进了内,其实离目的地邀月宫还有一段距离。

    雄伟的宫墙,栩栩如生的石刻,高高的门廊上雕梁画栋。打远望去,活灵活现。九曲十八弯的道路,绕得安沫筱晕头转向。真搞不懂这些人为什么总喜欢将庭院修建成这个样子。风雅?格调?毛病差不多!

    心头一番品头论足,安沫筱面部呈现不屑的表,忍不住想翻白眼。诶,还是自己的格调不够啊。不懂欣赏,不能怪别人。

    水月一白色的紧素袍,银发用白金冠束起。一双剑眉,温润的眼眸,英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一路走来,连道旁开的眼里的花儿貌似都失去了光彩。

    “你再盯着我,相信一会儿大人会忍不住将我一招丢到天边去的。”水月戏谑的声音飘进耳中。安沫筱眨了眨眼睛,忽闪的睫毛盖住了眼中的光芒。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那我再把你抓回来就是了。”

    看着水月哭笑不得的表,安沫筱面不改色心不跳,细看她的肩膀轻轻的抖着。会不会憋出内伤?这是安沫筱唯一的念头。

    抬眸看着从另一边步入邀月宫的墨轩和暗月,一个儒雅高贵,一个气宇轩昂。连一旁的宫女神色都比她来得自然。无声叹息,终究是野鸡,再怎么装也成不了凤凰。神落寞的安沫筱转瞬看见一双明亮的眼睛,带着深深的笑意望着她。心中又是一叹,真的是“祸水”啊。想着,偷摸冲那个方向呲牙!

    早已修葺一番此刻装饰得富丽堂皇的邀月宫此时已是人声鼎沸,闹非凡。虽说闹,却也遵循着它应有的规律。

    受邀的众官,施礼,问候,谈论,寒暄。人员聚集最多的地方当属东边右上方的位置了。安沫筱端坐在位置上,远远打量着四周。

    “那是当朝宰相,本朝元老韩煌钊。”水月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密音解释道。“资历老,人脉广。在苍国朝堂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韩家独女韩玉美是韩煌钊老来得子。八成亏心事做多了,他的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长过一岁的。这韩玉颜据说是韩老头听了广若寺那老秃子的真言,倾尽半生积蓄,修了堤坝,救助了当年水患的所有受害者。这个女儿才得以长成。”

    “哈哈。”幸灾乐祸的笑。

    “韩玉颜14岁进宫,就封了妃。在后宫地位高贵,无人能及。据说苍王当政7年来在她的寝宫待的次数最多,时间最长。外面都传言说可见苍王对于韩家是多么的宠幸。”水月的声音里含着鄙夷。

    “钟?“安沫筱冷冷一笑。想到苍宇弈那张如雕刻般的面孔,就不像个多的人。更何况是一个对自己的王位权利有威胁的人。哪朝那代的王会容忍一个臣子的势力比自己的还高大。那个韩老头子当真糊涂了么?

    “罗大人。”远远听见一声高呼,跟着一个穿着藏青色官袍的文弱男子向一旁走去。安沫筱目光随过去,水月看了眼,扭头看向别处,声音里有丝调侃:“那是个酸人。”安沫筱闻言惊讶了一下。

    “怎么酸?”

    “入朝做官之前,据说天天吟诗作对。”

    “自古以来文人不都是如此吗?”

    “成天一副怀才不遇的样子。看着都觉得牙疼。”水月的神色未变,安沫筱却笑了一下。低声道。“怀才不遇?”

    “恩。”水月点点头。

    “怀才就像怀孕,时间久了才能让人看出来。”安沫筱垂下眼睑,喃喃道。

    水月手上的动作一顿,神显得十分怪异。暗月见他神色变样,注意了好一会儿,引得墨轩也侧了侧头。终还是没转过来。安沫筱闲暇的坐在矮几前饮着茶水,水月似憋了好大一口气,缓缓吐出,默不作声的朝暗月摇摇头,表示无事。

    “一会儿开宴有舞女进献,看清了人,你别蹦。记住了没?”水月的叮嘱让安沫筱莫名其妙。舞女跟她能扯上什么关系?为什么她要蹦?

    “王上驾到。”随着一声声喝唱。众人都停止了声响快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王上华贵的仪仗由外而入。今的他不同于往的随意。合体的皇袍,精致的皇冠,增添了他许多的威严。英俊的面庞带着虚假的柔和看得安沫筱轻轻摇头。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响彻云霄的呼喊。

    为什么非得喊这么一句呢?明知道不可能万万岁,非得自欺欺人一下。

    “都起了吧,今韩妃生辰,借此吉请各位卿家前来聚聚,大家都不要拘谨了。”约微沙哑的声音传入耳中,安沫筱忍不住望着他。正之上,看似很近,又那么的遥远。神圣且不容侵犯的威仪,令堂下众人臣服。

    “谢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谢礼之后,苍宇弈一挥手,司明达扯着嗓子高呼:

    “开宴!”

    苍宇弈左边是地位崇高的墨轩,右手边就是那位地位显赫的韩妃。下首位是当仁不让的韩宰相,接着是襄王宁绝尘,依次坐下按官阶品次……

    水月与安沫筱在左下角,离堂上最远的角落。刚进的时候安沫筱就问过,能不能离得远远的,吵闹声惹得头疼。水月就拖着她坐到了这里。

    王上敬了第一杯,韩妃敬了第二杯,两人一起敬了第三杯。繁琐切无聊的宴席。三杯君臣同乐的香酿入喉,各自安康。

    礼毕,开宴。

    丝竹声中,一行盛装的舞姬鱼贯而入,个个珠翠满头,花枝招展。迷了众人的眼,乱了众人的心。裙带飞舞间,安沫莜定睛一看,呆了。这不是住在琅心里那些妃子候选人么?怎么打扮成这样?再看上的大臣将军,一些品头论足,一些窃窃私语,一些双目赤红,一些目光高深莫测……正所谓,龙生九子,子子不同,而上的人也是各揣心思。

    安沫筱自嘲一笑,真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稀罕啊。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