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脱衣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宁绝尘直说重点:“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格。”

    “我以前失忆,初到贵宝地也不知道该有什么格。”安沫筱气结,答得极快。

    “原来如此。”宁绝尘恍然大悟。“难怪前后差异这么大。墨轩怎么受得了的。”

    “滚蛋!还不都是被你给气的。哪有上来就叫姑娘家脱衣服的,我又不是你家待妾!”安沫筱反唇相讥。

    “嗯,还是现在这个样子比较有趣,比以前有趣多了。”宁绝尘忽然笑了,笑得千百媚,像满山桃花同时绽放。

    “哼!”安沫筱别过脸不看他。他也不介意,伸出双手捂着她的脸挤成一团:“比起以前,我更喜欢你现在的个。哈哈。”

    安沫筱嘟着脸,张了嘴就要去咬他的手。他揉着她的脸逗着她,就是让她咬不着。

    “松开松开,脸疼,你个白痴!才抹了药膏,傻了呢你。”安沫筱骂道,宁绝尘松手,拿过瓶子仔细地重新给她脸上抹了一层药膏。慢慢的,均匀的。

    “我放开你,别再咬我了啊。”宁绝尘笑眯眯的拍拍她的头,安沫筱怎么都感觉他像在哄一条狗。呸呸呸,什么狗,她真气晕了,自己骂自己干嘛。

    宁绝尘拍开她的道,她作势要扑,他赶忙跳开。她指着他的紧张,哈哈大笑。

    安沫筱摸了摸额头,鼓起老大一个包。

    “喏,抹抹就好了。”宁绝尘又递过来一个瓶子,安沫筱白他一眼,拿过瓶子揭了塞子倒出些药水就抹在额头上。可怜的脸啊,今天算是毁容了。先挨了巴掌,后又撞了木头。今天该看黄历。

    看了看天色,宁绝尘坐在桌子的另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才对她说:“你顶的元宁王府的牌子是我家的。该进宫的大小姐叫宁绝颜,颜色的颜。元宁王爷大老婆原配的独女,也就是元宁王爷的嫡女。”看后指着自己的鼻子加了一句:“我的妹妹。”

    “大老婆的独女?你不是大老婆的儿子?小老婆的儿子怎么会比大老婆的孩子还大?”安沫筱揉着额头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肚子不争气呗。”宁绝尘笑笑,没有任何含义。那些往事都已经过去了。唯一在元宁王府让他牵挂的娘亲也在他从战场上回来之前撒手人寰。他知道是谁害死了他娘,也知道元宁王爷那个懦夫什么也不是。想报复,随时都可以。只是他知道娘对那个脓包王爷的感。为了那个王爷,他也不会跟他们大动干戈。况且,现在的他们也不敢来得罪他。想揪他们小辫子也揪不着。

    “又是一部宫廷大戏。王爷,大老婆,小老婆,小小老婆……真够乱的。”安沫筱嗤鼻。

    “你以后也会嫁为人妻,难保你丈夫不娶三妻四妾。”宁绝尘坏坏地笑。安沫筱想也没想一拳就挥了过去。宁绝尘飞快的躲过。调笑道:“现在是有趣了,可跟只野猫似的,张牙舞爪,说挠就挠。”

    “哼。”安沫筱剜他一眼,摸了摸额头,似乎肿起的地方小了不少。“我的丈夫要敢娶三妻四妾,我就先阉了他,再放火烧了他家。我让他娶,我先取他狗命!”

    宁绝尘喷笑,“这般野蛮,谁还敢娶你。”不知道她在苍宇弈面前会不会也是这样张牙舞爪的模样。想着他居然怀揣一种心态,叫做期待……

    “切,孤老一生也不算坏事!”安沫筱不以为然。独善其是她一贯的宗旨。想要招惹她就得讲规矩,想要乱来,就两字:找死!

    “好了,我说的话你可记住了?”宁绝尘不再逗她,问完见她点头从衣柜里取了件衣服给她,穿上自己的外衣便出了房门。

    司明达在外面一直候着,见宁绝尘出来赶忙迎上。

    “本王家妹子小姐脾气还没收敛得完全。你给王上回个话,有空来瞧瞧。要是王上看上了便留下,要是王上看不中,本王领回家去再好好调教。”借口他已经帮苍宇弈想好了,要是苍宇弈一意孤行非要将她留下,不知道墨轩会怎么做。想着,他更加期待了。

    “是,小人一定把话带到。”司明达不敢含糊。这主儿看起来好哄,其实比什么都精。送宁绝尘上马,出了宫。他赶紧往回跑去给苍宇弈回话。

    安沫筱不明白自己在宁绝尘面前怎么跟炸了锅似的怎么都收敛不住脾气。就好像以前对待习羽扬一样,见到他就手痒痒。掰着指头算算,宁绝尘跟自己年纪相仿,可他已经是名震四方的将军。上过了战场,当过了新郎,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和她闹呢?

    想不通!

    话说回来,这元宁王府胆子也够大的。明白了仗着宁绝尘的名头不怕苍宇弈能把他们怎么样。可看宁绝尘的样子,估计真降罪下来,不落井下石就算阿弥陀佛了。根本不会保他们平安。

    小老婆的孩子……

    安沫筱突然觉得宁绝尘很悲哀。如果他没有上战场,没有得到功名,元宁王府又会怎么对他?

    庸人自扰!安沫筱笑自己,躺在上慢慢阖上了双眼。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