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襄王变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从宁绝尘的怀中站起,淡淡的福了福子转就走。他也未再开口,只看了眼她的腰牌,元兰馨,元宁王府。

    谁也没注意到另外一个人不甘与愤恨的眼神!

    明阳府齐锦儿!她的父亲买通了大太监司明达,原本是想让苍宇弈在花园里“巧遇”中暑晕倒的齐锦儿,谁知她齐锦儿还没上场,就上演了这么一出,把她的计划全打乱了。她也没想到本来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王上变成了襄王宁绝尘。

    安沫筱边走边揉着面颊,快成猪头了吧,手摸着都能感觉肿了。推门,进门,关门……呃?安沫筱低头看着挡在门口害她关不上门的脚,白色的绸面靴子,滚着金边的粉色衣摆……安沫筱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了。她索敞开了门扭寻了张毛巾侵湿了敷在红肿的面颊上。

    “你怎么顶了元宁王府的牌子?”宁绝尘疑问声飘进耳朵,安沫筱怔了怔,脑子似乎还没转过弯来,过了半饷才回答道:“墨轩说宫里选妃,我想着应该有不少美人儿,可距离太远来看不清。我就敲晕了一个不算漂亮的女人扒了她的衣服,佩了她的牌子混了进来。结果就成这样了。”安沫筱半真半假的扯着,

    “我哪知道有这么些规矩,也没想到我顶了这个牌子要是人没了会害死别人。虽然不知道元宁王府是个什么人家,总不能因为我想看美人害人满门抄斩吧。”

    宁绝尘似笑非笑十分认真的听完她的话,先是一脸诧异,跟着哭笑不得。转眼看着一脸懊恼的安沫筱皱着眉,不甘不愿的模样“哈哈”大笑,异常舒畅。

    “喏,给你。抹脸上明儿个就消肿了。”宁绝尘递过来一个白玉瓶。安沫筱开了瓶塞,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赶紧用手指沾了些抹在面颊上。原本还火烫的皮肤顿时清凉许多。

    宁绝尘玩着手里的折扇,等她摸完药膏转过脸来,才问道:“你知道元宁王府是个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啊。”安沫筱忽然做贼似的跑到门边看了看周围,关上门,有模有样下了个静音结界。

    “跟你说实话了吧,我好奇选妃是什么样子的,更好奇好不好玩,就让息带了我来了宫里。息本意是叫我在房顶看个新鲜就算了。美人儿太多,看花了眼,我就跟着一群美人儿走到这里来了。恰好看见个姑娘说自己是被人强送进来的。我一时心软,又想着好玩,就顶了她的牌子,把她送出了王宫。后来又想,要是人没了,宫里还不得找人家里要人去,那样的话到底还是没救得了人,所以我就待在这里了。”

    安沫筱手舞足蹈地说完,没注意到宁绝尘看她的目光多了一份探究。毕竟她记忆恢复之后一直没见过宁绝尘。她这一表现和以前沉默寡言的她相去甚远。宁绝尘不得不多了份怀疑,怀疑她是不是别人假冒来钓他的。

    他自己就是元宁王府的公子,这次送进来的应该是大娘的独女,元宁王爷的嫡女宁绝颜。是听说大娘宁绝颜离家出走来着,大娘心急之下把宁绝颜的贴婢女给送来进来顶替几。元宁王还找他商量能不能通过他的人去把宁绝颜找回来。他来这里就是为了看看那个婢女有没有出事,结果自家的婢女换成了她安沫筱。怎么能不叫他惊奇。

    而且,她叫墨轩的时候没有称大人,是直接称的他的名字……宁绝尘怎么有种世界颠倒了的感觉呢?

    安沫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宁绝尘老神在在坐在一旁目光落在她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她忽然察觉自己是不是说多了?小心翼翼探出手张开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宁绝尘回神第一句话就让她跌了一跟头。

    “脱下衣服!”

    “啊?”虾米?脱衣服,这爷疯了还是傻了?

    宁绝尘似等不及一般拉过她就扯她的衣襟。安沫筱怒了。抱起他的手一口咬下,接连几招格挡都被他轻松化解。见治不住他,她脑中快速闪过咒文的片段,无奈太拗口了,她根本就记不住。

    脚下未停,快速躲闪过他的攻击。好庆幸啊,至少让她学会了逃命呢……不知道水月和暗月听见她这话会不会气死。

    她忽左忽右,宁绝尘接连几次都差一点抓住她,但都被她溜了。她大笑着,时不时转过脸逗弄他。他发狠加快了速度。结果安沫筱一次回头时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到了跟前,一头撞在栏上,反弹回来跌在地上,疼得抱着额头呲牙咧嘴,疼得揪心。

    宁绝尘趁机拎住她的衣领,梢一使劲,衣物从衣领开始应声而裂,露出光洁的后背。后背上清晰可见一个小红点,那是她上的标记,一颗血痣。

    宁绝尘顿时收手,愣住了。她是真的安沫筱,可为什么前后格如此迥异?

    额头的疼痛缓解,安沫筱摸了一把自己的后背,火冒三丈,冲上去揪住他前的衣服吼道:“别以为你是襄王我就得让你三分。我不管你是不是笑面虎,也不管你是不是外表英俊内心丑恶的伪君子,惹上我你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要掐死你!!!”说着拼命似的撕打宁绝尘。

    一边打嘴里也不闲着:“该死的王八羔子,敢撕我衣服,吃我豆腐……”宁绝尘头疼……难道是她经历了上次受伤后大变?

    “我咒你一辈子头上都戴绿帽子……”这个诅咒严重了点吧,直接让宁绝尘暴走。拽住她张牙舞爪的胳膊,一指解决问题。

    安静了,全世界都安静了。安静得诡异……

    安沫筱被定。宁绝尘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她罩上。解了她的哑但没解她能行动的位。抱着她坐在凳子上。

    安沫筱不说话了。现在她可是任人宰割的鱼啊,她没那么傻!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