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曾经以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想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墨轩微笑着放下手中的笔,走到软塌前抱着她坐在自己膝盖上。

    “你以前觉得孤独吗?”安沫筱没头脑的问了一句,墨轩愣了一下,转而脸上的表柔柔的。

    “或许有吧。”棱模两可的回答。

    “诡辩!”安沫筱撅着嘴不满意他的回答。想来自己那时候回答习羽扬的话也是如此敷衍吧。说不完的道理,将不完的理由,只为掩饰自己内心的孤寂。

    “呵呵。”墨轩舒展的眉头看得安沫筱心里的暖意油然而生。

    “真希望你永远都这么开心下去。”

    墨轩闻言不由得拥紧了她的子。

    “忙完了?”安沫筱抬起头看着他温润的眸子,柔声问。

    “恩,差不多了。”墨轩轻轻点头。

    “等着。”安沫筱从他怀里下来,未穿鞋就跑了出去,叮铃咣啷一阵响声之后,她小心的端着一盘茶具走了进来。

    “这是什么?”墨轩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但看样子又是什么新鲜玩意。

    “看着。”安沫筱摆放好茶具,夹了几块烧红的木炭放进茶具边上的小炉子里。然后从一个水罐里盛了一些水倒里茶壶,将茶壶放在小炉子上又开始忙活别的。她神专注,动作轻柔且熟练,手腕一起一落恰到好处,让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她将梅花、桂花等蓓蕾数枚直接与末茶同置碗中,茶水气蒸腾,使茶汤催花绽放,既观花开美景,又嗅花香、茶香。色、味同时享用,美不胜收。看得墨轩又惊又奇。

    “请大人品尝。”在安沫筱很是费了一番功夫之后,将茶端给墨轩的时候,他竟然有些不忍去碰那碗茶。安沫筱歪着头看着墨轩,不明白他为什么盯着茶碗一动不动。“怎么了?”

    “没什么,太美,失了神。”墨轩回了神,淡淡的笑道,“你何时去过宁国?”

    “宁国?听说过,没去过。”安沫筱不解他这问有何意。

    “这不是宁国有名的功夫茶吗?”墨轩微微抬眸,端起茶碗含了一小口。回味良久才慢慢让它滑入喉中。

    “功夫茶并不是宁国才有呀,呵呵。”安沫筱失笑道。以前在家里就有一齐全的茶具。最初只是好奇功夫茶到底好在哪儿。那会儿只有十来岁的自己哪会品什么茶,最终只是上了泡茶的过程。不管心里有什么胡乱的想法,一壶茶下来,总能静下心来。品茶道,确实跟论佛经一般,也可修

    “我很好奇,到底什么水土能养育出你这样七窍玲珑心的女子。”墨轩笑着,眼中闪烁着熠熠光芒,满是溺

    “很平凡的地方。”安沫筱痴痴的笑着,端起自己那碗茶,慢慢饮下。还是墨宛的花好,芬芳扑鼻,不似那个被污染过重的天空,总有股别的味道。

    这一刻,她从心底认定了过往真似浮云一般被风吹远,直至飘散。

    “今天,是我生辰。以往娘在这一天总会给我熬一碗浓稠的银耳羹,因为我很喜欢喝。现在娘不在边,我就自己熬给自己喝。呵呵。”她嘴角的笑含着一丝的苦。再也见不到妈妈,也喝不到妈妈熬煮的银耳羹了。从他们离婚那一刻起,她发誓要把所有习惯的东西都忘却,可是,越想忘,记忆却越是清晰。

    墨轩没有说话,拔下发间的白玉簪插入她的发髻里。握着她的手,拥她入怀。这是她到了这里过的第一个生辰,收到的第一份生礼物。

    屋外的月光,越发的清冷。

    夜空静寂,再过几天就该到了。

    那诡异的黑影又出现过几次,直接导致水月接近寸步不离的境界。天天缠着安沫筱,从吃饭到睡觉,从看书到写字。几乎如影随形,黏人得紧。前次差点闯了她沐浴的房门。

    “哼,越发的无法无天了。”墨轩得知后在与安沫筱站在荷花池边下的唯一一句评语。口气相当不悦。安沫筱听见他的话,不由得笑了出来,一串清脆的笑声顿时充盈整个院子。

    池塘内的荷花才刚刚打了花骨朵,含苞待放,别有风致。夏天,就这么慢慢走近了。

    “大人。”楼先生一青衣恭敬的弯腰立于十步之遥,手里拿着一张大红的帖子。墨轩微微侧,问道:“何事?”

    “宫中来话,下个月初八进宫赴宴。”楼先生直的腰线一板一眼,毫不含糊。

    “初八?”墨轩嘴角勾起丝丝笑意,似嘲似冷。楼先生冷硬的面容线条分明,安沫筱有时怀疑他是否还能有别的表。“好子。你先下去吧。”楼先生礼了一下,径直退了出去。

    “什么好子?”好奇心是女人的通病,特别是对水瓶座的人而言。

    “皇上选妃与当朝宰相的女儿的生辰是同一天。也不知是刻意还是无心……”墨轩笑着,嘲弄的意味更浓。

    “选妃?”安沫筱兴致勃勃地扬起头,看着随风轻摆的柳叶仿佛看见了美女般傻笑。

    “想凑闹?”墨轩偏了头看着安沫筱。背负双手,立在池边,微微的风吹着他的衣摆,阳光照在他的上,宛若仙人。

    “嘿嘿。”安沫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摸了摸鼻尖。现在府里上下都知道她喜欢看美人。就因为她一次看着在落余晖下静立的水月流了口水,丢大人了。

    “明儿让息陪你去宫里转转,知道你喜欢看美人。让他带你去看看宫里的女官怎么训练那些个女子的,也让你长长见识。”墨轩坐回凉亭的石桌前,伸手端了茶盏,掀了茶盖吹开漂浮的茶叶沫子,喝了一口,缓缓道:“宫里毕竟是国家重地,你也别太随了。”

    “保证!”安沫筱喜上眉梢,拍着脯喊道。墨轩的目光随着她的手落在她前。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前,耳根子微微泛红,表也有些不自在。

    “呵呵,想歪了不是。”墨轩低沉地笑声引得安沫筱做了个鬼脸来转移自己的尴尬。

    一道黑色的影几个起落停在墨轩侧。安沫筱侧目,原来是暗月。自打她不再练习那些咒文和繁复的招式就许久不见他了,不知道又被派去忙活什么事

    “大人。”暗月就地一拜,墨轩点点头,站起嘱咐她说:“再坐会儿就回屋,晚上露水重。”见她点头,转想书房走去。暗月跟着他的步伐的同时扭头冲她眨了眨眼睛。

    她咧开嘴笑了。

    深宫美女,应该很养眼吧。好奇心促使着她兴奋得恨不能马上进宫。不过有些人和物一定要近而远之。比如,那某某某!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