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默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墨轩紧紧拥着怀里的人儿,无奈的叹息。眉间笼罩着淡淡忧郁,眼底则是淡淡悲悯。安沫筱的背僵硬着,在他的温柔的气息下慢慢软化,喃喃的道:

    “那天,我在亭子里看书,他倒挂着从亭子上冒了个头出来,然后坐到了我面前,说是你的朋友,来陪我说话。我没理他,只管自己看书。只是觉得这个人有些莫名其妙。吃了人家的东西不说,还警告我不许说人坏话。害我差点摔一跤。”

    安沫筱侧过,环住墨轩的腰,将头埋进他怀里,继续道:“那天晚上你被我吓跑了……”

    “呵呵。”

    “不许笑,本来就是被我吓跑了!”安沫筱微微支起子鼓着腮帮看着他的双眼。

    “是是是。”

    “采惜和凝云天一亮就被长老叫去了,问完了话,午后连饭都没让吃就要撵我出门。息护着说,说不是我的错,虽然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你不见了,长老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在我上。”她轻描淡写的说着从他离开到他回来发生的事

    “凤兰香。不就是宫里的东西吗?开始我也不知道。那天息一进屋子闻见味道随口说的。”她换了个姿势窝进他怀里靠着,他的下颚抵在她的头顶,静静的听着,“我只想安静的度过这一生,不想有大风大浪。能躲就躲,能逃就逃。只是,事总是尾随着我,怎么都躲不掉。”

    她说着话,目光游离,神色淡然。他凝视着她的脸庞,不由的伸手理了理她额前的乱发,环在她腰上的手也紧了紧。

    “回头让暗月把祖训和族规给你看看。水月应该没给你讲过。”

    “恩。”她低吟一声,又要学规矩啊?真无奈了。想到那些东西头大!“对了。”她忽然坐起,带着了严谨,面对他:“我想起个事要好好跟你说道说道。”

    “什么?”墨轩见她难得严肃,好奇她想说什么。

    “有的话应该沉在心底,有的话却应该说出来。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我以前的作为,现在也许你也无法理解我的作为。一个女孩子可能不应该像我这么轻浮,随的拥抱,随的懒散……”安沫筱一边说着一边组织自己的语言。

    “应该是什么?”墨轩淡淡地笑。

    被墨轩问道,安沫筱还是乖乖回答:“三从四德?说实话,我真没学过。看了两页就看不下去了。我所学过的东西里面没有三从四德更没有男尊女卑。这些话可能从我嘴里说出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我所生活的社会确实没有宣扬这些思想。”

    “上次你寻找水源时看地图说的那些话,我不太明白。但你学的东西似乎很斑驳。”

    “岂止……”安沫筱嗤鼻,“天文地理无一不学。就算有些只是知道个皮毛,但用到生活中也算实用了。”

    “呵呵。”墨轩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尖。

    “我们所学的书中含带的东西太多,像什么植物生长期,水是怎么来的,为什么火能燃烧,空气中含有多少元素,等等等等,以至于我们这些学生学得头晕脑胀,可为了那一纸文凭,还是得学。”安沫筱一提到学习,几乎是咬牙切齿。要知道为了应付考试,每到那几天,子将是多么难熬啊。

    “一纸文凭?”墨轩不太理解这个词。

    “嗯,就好像考取功名一样。”安沫筱想了想解释道。墨轩笑了,“考取状元也不需要学水是怎么来的,植物如何生长呀。”

    “所以说,学得多却用不上。就跟听故事似的。”安沫筱气馁地垮下了肩。她不是个好学生,对自己感兴趣的科目她多看点,不感兴趣的几乎就都撂了。

    “不过……沫筱,你到底想说什么?”听她绕着弯子,被自己带得越绕越远,墨轩哭笑不得。只得拉着她再绕回来。

    “啊?是啊,都被你拐跑了。”安沫筱恼了,戳着他的肩胛埋怨。墨轩握住她的手,拽在手心里,“好了,我不说了。听你说。”

    “不许再打断我了啊!”安沫筱严正申明!墨轩点头含笑未语。

    “第一,别再考验我是不是暗藏他心。第二,也别再试探我的深浅。第三,更不要再思筹我是不是对你根深种。”安沫筱原本想再来点开场白,可又怕被他拐跑话题,干脆一口气说完,省时又省力。

    墨轩听完她的话眉梢一挑,安沫筱赶紧捂住他的嘴说:“本姑娘现在不是那个白痴还犯蠢的小丫头,遇到事也不会再钻牛角尖。我不算个好姑娘,但做人应有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况且我和你也没你想的那么多弯弯曲曲的利害关系。我就是我,我只是安沫筱!只是住在墨宛,天天围着你墨轩大人,跟着两月耍浑的安沫筱!”

    安沫筱说得忠恳,墨轩看她的眼神极为深沉。

    “我这人讲求将心比心。你对我好一分,我定会还你十分。你若在我上刻下伤痕,我却不会舍得还你半分。”她忽然的忧郁让他的眉头蹙起,“墨轩,对于感,我是懵懂的。心里明白,有时候也会想不通。如你,似亲人,又似人。看似暧昧不明,却清晰的在你我之间划分河界。我毕竟只有20岁出头,和你经历的时间相差太多。我不求你要对我如何好,我只求你不要猜忌,不要怀疑,更不要敷衍。”

    墨轩拉她入怀。这些话她究竟埋藏了多久?这些想法又让她难受了多久?这些年的相处,他又不是瞎子,怎会看不明白。

    “傻丫头。”墨轩轻念。安沫筱把头埋在他怀里久久不愿抬头。

    “墨轩。”她的声音从他怀里闷闷地传出来。

    “嗯?”

    “如果哪天我不可以再待在你边,一定需要离开,你一定要告诉我。哪怕是假以他人之口。”

    “好。”

    安沫筱似松下了心事,不过多会儿,墨轩微微松手,她软软地滑至他的臂弯,已然昏昏睡。

    “呵呵。”墨轩打横抱着她出了浴房回到内室,将她放入暖被中给她掖好被角。刚转打算离去,却听见她沉吟:“唔。”

    目光顺着上的人儿看来,才发现她的发丝缠绕在了他腰间的玉石扣上。他刚才的动作扯疼了她的头皮。

    她并未睁开眼睛,洁净的手指摸索着,停在了他的腰间,扯了几下头发,没效果,附而开始拉扯他的腰带。墨轩哭笑不得,只得坐回头,耐心的去解那在玉扣上缠绕了不知几圈的头发。最后无奈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放在枕边,走到外室唤了采惜去解玉扣上的头发。

    本是要远离她的生活,但刺杀她的人再一次行动引得他不得不再次走进她的生活。他可以远离,但不许任何人伤她。即便是自己的族人也不可以。

    那一瞬间,幸亏他到得及时,不然……

    回来容易,离开……

    心,更不愿放手……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