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丰富的生活 灵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怎样才能快点成啊!愁死人了。”安沫筱在第N次失败之后,愤愤地喊。

    “也不是没有办法。”暗月从空中落下,端起茶水一饮而尽。

    “什么办法?”安沫筱两眼放光凑了上去,随手拿起书当扇子给暗月扇风。

    暗月整以好暇的看着她,“现在是腊月……”

    “呵……呵……”安沫筱尴尬的放下手里的书,改为垂肩。

    “不好,筱筱,很寂寞的。”水月在旁边摇头,凤目半垂显然不同意暗月将要说的话。

    “寂寞?”安沫筱疑狐地看看水月,又看看暗月。

    “是,不过对于修行很有帮助。”暗月的话使安沫筱的疑虑马上飞走。

    “不就是寂寞嘛,小意思。”安沫筱大大咧咧地笑。寂寞而已,她什么都可能怕,就不怕寂寞。

    “去地没有大人的手谕是不能进的。”水月一句话使安沫筱的熄灭了一半。“不然那些个长老能把墨宛闹翻了天。”后面一句话安沫筱的全部熄灭……那些长老的功力她算是见识过了。真可比泼妇,一哭二闹三上吊。头疼……

    “真想去?”暗月脸上浮起一丝耐人寻味的笑,目光却停驻于她脸上,似研判什么。

    “真想去!”安沫筱白他一眼。干吗怀疑她的毅力和诚心。

    “晚上大人回来了你可以直接去找他说。”暗月放下手里的茶杯慢条斯理的说。

    ……

    安沫筱瞪着有些得意的暗月一阵无语!只有想揍他的冲动。

    不觉已是初夏的夜微风徐徐,透着丝丝凉爽。太阳还没下山,院子里的虫儿就开始了合唱,天一抹黑,就变成了大合唱。使得院子里好不闹。

    安沫筱懒懒的趴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吹着额前垂下的一缕头发,良衣进屋见状就乐了:“姑娘,你真的是无聊到没东西玩了。”

    “哎。”安沫筱闻言一低头,把脸贴在桌面上,无奈的叹气。回想自己从到了这个世界开始所经历的所有事,安沫筱就感觉无奈感充斥全。最最让她窝火的是自己喝下了襄王下了料的美酒之后**,虽然想破脑袋也想不起来那天晚上究竟是她吃了墨轩还是墨轩吃了她,她还是纠结万分!

    每到无聊的时候想起来,她就为自己的白痴愤愤不平!一想到墨轩那仙儿一般的人物,她又开始无奈了。要是搁以前,这种人她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往上靠。还是说体的本能比自己的脑子更为诚实?她骨子里的倔强带着懦弱,所以才会本能的依靠他?!神啊,还不如让她继续失忆下去,别想起来……

    “姑娘是在想大人了吧。”良衣奉上茶水,小声说。

    “良衣,你的慧眼很亮。问题是,你亲的姑娘我,现在没想大人。”安沫筱一手支起脑袋,一手敲击着桌面。“我在想,上哪儿物色个好男人。”

    “物色男人?!”良衣一听,脸色刷一下白了。这小姐的脑子里天天都在想什么啊。

    “嗯嗯,物色个好男人……”安沫筱扬起一抹坏笑。

    “如果这句话被大人听见,我相信,你股会开花。”水月和暗月结伴而入。沐浴后的两人,一个白衣柔,一个黑衣潇洒。白的叫人如沐风,黑的叫人心旷神怡。

    水月透着些许孩子气的眼睛,薄薄的嘴唇呈现可的粉红色。那颇为柔的脸庞搭配着他温柔的笑颜,估计出门都会引发车祸。暗月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冷硬的面部在安沫筱面前也柔和了许多,不然安沫筱会捧着他的脸使劲揉搓。美其名曰,帮他活动面部表

    “哼,我就说了。你去告状也无妨。”安沫筱不服气的喊道。良衣请安后赶忙跑出去端茶,这个姑娘与先前,简直判若两人。还是先前那个姑娘好伺候啊,不过这个姑娘也很好玩。

    “嚯,没人管得了你了。”水月嘴上说着,满脸的戏谑。

    安沫筱额头抵着桌面,蹭了蹭,幽幽地说。“我是个坏人。”

    “这话从何说起?”二月同时一惊,水月紧忙上前扶正她的肩抬起头来,注视着她。

    “息……”安沫筱微抬眼睑,幽怨的眼神吓坏了水月,暗月也紧张的看着她。“我发觉,我……好像,有点……上你了!”

    “呃?!!”水月一愣,暗月傻眼。

    “物色了半天,我还是觉得你最好。”水月看着安沫筱含脉脉个眼神没来由的打个冷颤。石化……

    “哈哈哈哈哈……”随即屋内响起一串清脆的笑声,安沫筱看着两人傻掉的样子边笑边往屋外跑。

    “筱筱!!”水月窘得的脸微微泛红,紧跟着恼火的追了出去。暗月则站在一旁捧腹大笑。早知道她这么好玩,他就不多此一举删除她的记忆了。

    安沫筱纵飞向房顶,水月宽袖一抖,一道水纹直奔她影而去,缠住她的脚踝往回一带。她的子立马失去重心,伴随一声惨叫,四仰八叉的摔进了院子里的荷花池里,惊得池中的鱼儿乱窜,溅起一片水花。等她狼狈的冒出水面,头顶着一片荷花残叶。两边还挂着三,四根水草。

    “要人命呢,我美丽的息!”安沫筱扯掉头上的叶子和水草,爬上岸边,一边调侃着水月,一边拧着裙摆的水。暗月已经笑得快瘫倒在地上,而水月站在门前哭笑不得。

    “这是演的哪一出?”墨轩儒雅的形从外面拐进院子,看着狼狈的安沫筱笑道。

    “大人。”一见墨轩,原本看闹的一屋子人全跪在了地上。就剩了拧水的安沫筱稳稳当当的站着。

    “恩,都起来吧。”墨轩微微抬手,丫鬟侍从各干各的散开去了。水月的脸上还带着红晕。“沫筱,跟我过来。”

    “噢。”安沫筱提着湿漉漉的裙摆,甩了甩衣袖,跟着墨轩后走了过去,没走两步忽然回头冲着水月和暗月吐吐舌头拌个鬼脸,嬉笑着走了。

    水月挫败的一拍额头无奈叹息,暗月笑着搂着他的肩膀,不停的抖。水月没好气的冷着脸瞥他一眼,转就走。

    “喂,干吗啊,又不是我逗的你,别生气了,我不笑了,不笑了还不行么?哈哈哈哈……啊!”乐极生悲,暗月追上去,没注意到走廊边上有盆刺梅,一脚踏了上去。后果可想而知。

    “哈哈哈哈……”看着一脚花刺的暗月,水月也乐了。

    “水,月,息!”暗月咬着后槽牙喊出水月的全名,水月不以为然的哼着小曲自己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