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 受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爸爸,妈妈……”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

    “妈妈!……”安沫筱伸出手想抓住那渐渐离她远去的影。“妈妈……”

    都不要她了吗?都放弃她了吗?难道她就那么不值得大家的关注?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做错了什么?她不是已经成全了他们吗?为什么?为什么……

    水月紧紧握住安沫筱的手,想安抚她波动过大的绪。一道道手诀打出去,激不起一点波澜,全都被那白色的光芒消融在体之外。她的气息渐渐弱了下去,水月焦急的喊来凝云去唤墨轩。

    片刻,一道蓝光闪过,墨轩疾奔而来。进门见状,右手运气,蓝芒手刀,没有丝毫犹豫,割破左手手掌,双手合拢,十指带血。一道道蓝光附带着他的鲜血宛如流星般快速打入安沫筱的体内。白光大盛,却没有再将蓝光消融在体外。他想对了,以血为媒介,就可以将灵力毫不费力的渗入她的体内。

    361道手诀仿佛在眨眼间就完成,墨轩的脸色渐渐苍白,冷汗顺着鬓角滴落。

    安沫筱上的白光越来越盛,光芒突然爆裂开来,得人无法睁开眼睛。水月离安沫筱最近,光芒突然的的爆裂使得他被一股气流喷了出去,一路撞翻了桌椅,撞破了墙砖,躺在地上昏厥过去。

    白光爆裂那一瞬间,墨轩飞扑向了安沫筱。他知道,这个时候不稳定住安沫筱的绪,神识与体,那么她将无法承受住那股霸道的灵力而飞回湮灭。他似乎猜到了她体内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墨轩抱住安沫筱虚弱的体,用舌尖顶开她紧闭的唇,将自己的血液过渡到她的嘴里。左手紧紧将她锢在怀里,右手指尖在她的背上用自己的鲜血画出一道占满整个背部的复杂符咒。

    “呃……”安沫筱呻吟着,疼痛感再一次占据她全每一个神经末梢。她快承受不了了。好痛!好冷!

    四肢已经又疼又冷得没有了知觉,一股暖流从嘴里灌输进来,她贪婪的吸收着……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心脏猛的一揪,很快有什么东西将她全包裹起来,由外附酌在她的皮肤渗进了她的体内。心脏再一次猛地撞击她的腔,她忽然闻到了淡淡的兰香。

    “呵……”安沫筱沉吟一声,紧接着发出了高亢的长吟。在他的怀中开始了她的蜕变。原本披肩的秀发长至部,脖子上那道狰狞的伤口愈合着,直至肌肤完美无暇。由毛孔渗出许多黑色的毒素,一道道白色的符文由她的脚下开始向头顶蔓延,很快便覆盖了她全每一寸肌肤。到底持续了多久?不知道!当安沫筱上的白光逐渐减弱,墨轩将她轻轻放回上,水月已经由昏厥中清醒。

    “用灵力之火熬制,2个时辰换一次汤汁,第4道汤汁喂她服下。”墨轩走到书桌前疾书过后递给水月一纸药方。水月接过药方快速离去。墨轩唤来采惜准备好水,抱着她转过一道织锦屏风。潺潺水声依稀入耳,迎面水雾缭绕。进到白玉石砌成的浴池中,他动作轻柔,生怕弄疼了她。长发落入水中漂在水面,如丝如网。她原本苍白的脸色因水气而浮起一层别样的嫣红。

    安顿好安沫筱,墨轩疲倦地靠在软塌上。在门外候命的暗月悄声走进屋内通报:“大人,王上派人来接惠总管。”墨轩点点头,只吩咐将惠柔送出去,其他并为多说。

    墨宛后院——

    惠柔走出结界,看着墨宛的眼神中透露着深深的怨恨。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为何会让墨大人和两位小主如此上心。而王上又为何也对那女子格外关照?她到底是何方神圣?娘娘交给自己的任务没有圆满完成,不知道娘娘会怎样的处罚自己。还有那个在一旁推波助澜的十公主……

    “惠总管,宫里的马车在门外等着呢。”看惠柔站在原地半天不动,暗月的声音有些不耐。

    “惠柔谢过暗月小主。”惠柔礼了一下,低着头掩饰自己的沉的面色,转走向大门。

    皇宫内宛——

    “她不是你所能要的。”墨轩面无表

    “笑话,孤是一国之主,连孤都要不起,还有谁能?”苍宇弈狂放地嗤笑。

    “苍,我只说一次,如果是她刚到我府上时,你要她。我没有任何异议,但是,现在不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墨轩的话语中肯,苍宇弈却听不进去。

    “看来外面的流言所言非虚。墨轩大人上了一名来历不明的女子。宠溺有加,疼无比。”苍宇弈无比讽刺。他不许他要她,无非就是他先看上了她而已。

    “无妨你怎么说,她,不能动!”

    “就算我动用我的权利命令你也不行?”真生气了,连“孤”都不称了……

    “不行!”

    墨轩的话让苍宇弈深思。从他记事以来墨轩就在他的边,教他识字,教他武学。他所会的所有东西都是墨轩的受教。他要什么东西,墨轩从来没说过一个不字。为什么偏偏这个女子,墨轩的态度如此强硬。单凭流言里的宠,他不觉得墨轩会是那么荒唐的人。

    “哼!”苍宇弈甩手而去,默认了墨轩的决定,但面子上还得给自己个台阶下。

    “恭送吾王。”墨轩知道自己成功说服了苍宇弈,打消了他想纳安沫筱为妃的念头,可他的心上终究不能平静。

    他知道她遇上了苍宇弈,心底暗想。若她跟了苍宇弈,也许不算件坏事。他刻意躲着,给他们创造机会。可是,看着苍宇弈凝望她的眼神,他竟有将他扔出墨宛的冲动。在她的面前,依旧是那个冷的墨轩。不怨,也不恨。总是以他为中心,静静的站在他可以看见她的地方等待他的目光落下。

    没有料到澜凕珠选择的宿主竟然是她。难道说,她真的是,天意所为?

    天渐渐凉了许多。自从上次事件之后,墨宛张开了结界,闲杂人等一律不得接近墨宛。院子里的花因为一直处在结界中,在这深秋的季节里得到了温暖,开得争芳斗艳。

    似乎又回到了那段苦苦守候的子。水月看着上大变的安沫筱,不流露出伤感。她只是每天安静的在院子里看书,听风观雨。什么事都不管,也从来不折腾。只是如此安静的生活,只是如此安静的做着她自己的事,为什么噩运总跟着她。

    “哎!”水月深深地叹了口气,起倒水喝。

    “诶……”后传来若有若无的叹息声让水月一惊,手中的杯子滑落,摔在地上成了碎片。

    “筱筱?!”水月欣喜地看着上清醒的人。

    “呃。不认得我了?”安沫筱费力的撑起子坐了起来。声音沙哑,浑酸疼,真是躺得太久了。

    “嗯?!”水月感觉安沫筱遇往不大相同,可眼前坐起来的人又让他高兴万分。管他什么不同,醒了就好。

    “息。”安沫筱望着他,干燥的唇,“我记起来了。”

    “呃!?”水月凝视着她的脸庞。

    “我的记忆。”安沫筱继续说。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