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 熟悉·苍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这些子,脑子里闪现的东西越来越多,多到她无法承受的地步,也让她的脑子愈加混乱。慢慢往自己所居的幽兰亭走去,半路上遇到凝云,见了她迎上来,接过她手里的书说道:

    “姑娘,我正要出去找你呢。大人回来了,在书房。”

    安沫筱点点头转去了书房。

    敲开门,墨轩坐在桌前正写着什么东西。见到她进来,放下笔起牵着她的手坐到大圆桌前,命采惜布菜。安沫筱顺从的拿起筷子慢慢的吃着。墨轩在旁边十分顺手的帮她擦掉嘴角的油渍。他似乎越来越喜欢和她一起用膳,并照顾她的一些琐事。

    墨轩看着她笑了笑,她感觉自己被着灿烂的笑弄晕了。突然墨轩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拉过她圈在怀里跃至一旁,手指掐一个手诀扔出去。一道模糊的人影随着蓝光的轨迹出现在眼前。看不清人脸,也看不清是男是女,不过那道影子手里的匕首却让人看得清清楚楚,是真货啊,不像那人影那么模糊。

    “破!”墨轩呵斥,人影一下消失了,雾蒙蒙的,渐渐散去。唯有那把匕首掉落在地上。

    安沫筱惊得瞪大了眼睛,却没有感觉到恐惧。墨轩看见她的表,轻声询问:“吓着了?”

    安沫筱摇摇头。从他怀中站直了子。

    墨轩在转去拣匕首那一瞬间脸色骤变。

    撤掉了饭菜,墨轩继续做自己的事,安沫筱安静的坐在一旁的软椅里看自己的书。待墨轩忙完自己的事才发现安沫筱已处在半迷糊状态。

    他轻笑着抱起她放入中,她懒懒的翻个子,衣领拉开了一大片,衣袖也滑到了手肘下,粉嫩的肌肤在黄晕的灯光下分外刺眼。她感觉有人轻抚她的面颊,很柔软也很温暖。她不挪了挪脑袋,想靠那温暖更进一些。

    墨轩眼中的笑意更浓了,当察觉时,他的笑声已从喉中溢出。安沫筱睁开眼睛,看着笑意浓厚的墨轩,不自的伸出手抚上他的脸。当指尖划过他温润的唇畔,她忽然支起子,吻上那抹柔软。

    墨轩体一僵,一把推开安沫筱,闪立于房间暗处。推开她是下意识的举动,他忽然害怕自己与她亲近。害怕心中涌动的那份愫。

    四周很静,静得只能听见墨轩的喘息声。他急促的呼吸泄漏了他不平静的绪。安沫筱撩开帐,**双足站在地上注视着墨轩所站的方向。

    一抹蓝光闪过,灯灭了。

    “墨轩——”黑暗中立即传来安沫筱惊慌的声音。

    “咚。”凳子倒了。

    “啊。”她惊呼一声。他看见她捂着膝盖蹲了下去。黑暗,无法阻挡他的眼睛所能看见的一切。

    “墨轩。”她的声音带着哭腔。他抿着嘴,明亮的双瞳似乎在解析着什么,看穿了什么……

    除了黑暗,没有任何回应。除了她的呼吸声,再没了别的声响。墨轩好似已经离开。她挪到墙角,背靠着墙壁,缩了缩子,抱着双膝。这样,能稍稍感觉安心一点。她不明白一向宠溺她的墨轩为什么会漠视她,更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

    她的呼吸逐渐平稳,时而轻咳一声。她缩了缩子。夜是凉的,他无声的注视着她,看着她因为困乏摇摇坠的子似要倒向地面。

    她最终还是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体还是绻着的,手臂软软的瘫在上。他眯起了眼睛,终于发觉她的姿势不对劲。一个箭步冲到她跟前揽入怀中,触碰到她的肌肤,才发现她的体滚烫,面颊呈现出异样的红潮。

    “不要……不要……离开我……”她呓语着。

    “妈妈……我好冷……”

    “爸,别不要我……”

    “墨轩……”

    她的声音消失在唇间,墨轩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张。他发现,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心在慌,手在抖,腿在软。

    他将她放在上,手指不断变换着手诀。蓝色的光线聚集成光球,越来越大,将安沫莜完全包裹在蓝光里。

    城里的百姓远远都能看见墨宛上空绽放的强光。暗月心神一颤,望着蓝光出现的地方焦急万分,不知道出现了什么状况会如此异常。水月从上一跃而起,只着内衣就直奔墨轩房间。

    “大人,停手。”水月的呼喊声使沉浸在其中的墨轩一惊,回神间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找凝云来,好好伺候着。”声音略微沙哑。

    “是。”水月弯着腰,墨轩收回手,神色黯然,迅速飘然离开。

    关心则乱,关心则乱啊。

    墨轩站在断崖上,鸟瞰山下群山峻岭跌宕起伏,云雾间宏伟的气势透过层层暮阳宛如一柄巨剑从天直插入地。山顶冽冽的风吹着他的衣摆不能平静。他失控了。自懂事以来仅有一次失控,竟然是因为一个女人。

    水月默默站在墨轩的后,看着那道青色的背影,第一次感觉到,他原来也是那么的孤独。一直以来,他们都以崇敬的眼光注视着他们的大人。以他为荣,以他为傲。他的淡定,他的从容,他的高雅,无不影响着他边的每一个人。此刻,他看着他,却有流泪的冲动。

    神职者,不可动。职责,守候月族与苍国。两者息息相关,共荣同俱。他可以宠她,可以疼惜她。他却不能为她动心。百十年来他的心平静如水,任由外界激也起了任何波澜。却因为她……

    安沫筱从昏睡中醒来,不过是下午时光。阳光透过窗纸印入房间,整个屋子亮堂堂的。她醒来亦不说,亦不闹。平静的穿上衣服,平静的喝药,平静的吃饭,平静的看书。子的孱弱任谁都能看出来。凝云惋惜的叹气,采惜无奈的摇头。真搞不懂这些主子脑子里都装的什么。比那六月的天变得还快。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