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 熟悉·英雄救美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这个公主下手真不算轻。安沫筱上的蜡液在干透后自然脱落,留下一颗一颗透亮的水泡。有的地方水泡被擦破,流出脓水后粘连在皮肤上,一块一块的扯着血混着深可见骨的刀伤,纠结得襄王直挠头。这要让墨轩看见,会不会当场劈了苍姌薇?可能不会,但难保他手下的水月和暗月也不会。本来就不算漂亮的脸,青一块紫一块,肿得跟馒头一样,更加失了美感。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棘手的是她体内的银针。

    襄王原本的打算是将银针用内力出。内力才刚刚接触到她,就被反弹了出来不说,还害他被反震受了轻伤。这下可麻烦了。思来想去,还是先找人来将她的外伤疗养好,再等江湖神医陈祥来看看了。

    神医陈祥,成名几十年,一直隐居蒙塔山。要说他与襄王的结交那说来话就长了。简短点说就是那年襄王好奇蒙塔山上的一株奇草。据说死了吃了能复活,活人吃了能长命百岁。丑人吃了能变漂亮,漂亮的人吃了能人见人花见花开。

    襄王好奇嘛,就抽空上了蒙塔山。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奇草的生长地。就在他准备摘取时,被陈祥阻扰了。

    陈祥说,那株奇草是他看护了将近五十年的心血。眼看就要成形,接着就是开花结果。他是不可能让仅凭好奇之心就要将其采摘的襄王夺走的。

    襄王可不干了。他好奇的东西还没看到结果,说什么也不放弃。

    接下来就是长达七个月之久的对持。要说襄王也倒霉,在山林里瞎跑,把一条绿的跟竹子似的蛇当成了翠竹。伸手容易收手难。华丽丽的中了蛇毒。陈祥遇上他长叹一声,不计前嫌帮他解了蛇毒。

    养伤期间陈祥给他讲了个故事。

    陈祥自小有个青梅竹马的师妹叫喜娘。喜娘的医术与他相比,只上不下。那株奇草最先是喜娘发现的,美滋滋的想摘了回去送给亲的师兄陈祥当礼物。忘记了奇花异草旁必有奇珍异兽所守护。结果喜娘与异兽大战两,异兽被除掉,喜娘却受重伤。等到陈祥收到喜娘的讯号赶到蒙塔山时,喜娘已入危在旦夕。

    陈祥用尽一切办法想救喜娘,也不是没想过用奇草做药来治疗喜娘。无奈的是奇草还没长成,摘下也无用之物。陈祥和喜娘在疗伤和被疗伤之间慢慢了解了此草的药,并打算在它成熟之后炼成奇药。可是,喜娘没有撑到奇草成熟。强拖了三年,还是撒手人寰。

    陈祥发誓一定要看护好此草,等到它成熟之际炼成奇药,已祭喜娘在天之灵。

    正是因为这样,陈祥才会不要命的与襄王一拚。

    襄王听完故事沉默了许久,伤好后悄然离开了蒙塔山。随后陈祥收到了源源不断由山下送上来的稀奇古怪的病人和一些生活用品。东西虽不贵重,却可以看出配备之人的用心,除了病人,并没有外人在山上留下来叨扰陈祥的清静。治疗好的人越来越多,直接成就了一代神医之名。

    陈祥终于在一天知道这一切的安排都是出自宁绝尘只手,顿时有种遇见知音的觉悟。那种感觉,是自喜娘逝去之后他第一次对外人产生的感觉。这也奠定了两人之间神交的友谊。

    安沫筱体内的银针是个棘手的病例。襄王几乎是下意识就要把她送上蒙塔山。可想到她的体根本经不起长途跋涉,只有派人去请陈祥下山。

    陈祥一路奔波,知晓救人如救火。顾不得体的疲劳,下了马车见过宁绝尘直奔安沫筱的客房。

    仔细号脉,察看伤势,询问受伤的前后经过。陈祥心中劾然。对一个女子使用如此手段,得有多深的仇恨才下得去手。

    “先生以为如何?还有救吗?”宁绝尘见陈祥眉头紧锁,心知他是在考虑,但他也着急想知道个结果。

    “可救!”陈祥思索片刻给已肯定的答复。宁绝尘松一口气。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有救就行。他相信陈祥,更笃定他的医术。

    伤口处理得很好,只是她体内紊乱的气息在他看来觉得很古怪。像是两个人在她的体内搏斗一般,势必要争个你死我活。谁占据了她的体,谁才算赢家。赢了的那一方才能配合他的治疗让她的伤势好起来。

    “你方才说,内力输不进去?”陈祥忽然想到,马上认为借用宁绝尘的内力来解决办法不可行。

    “对。像上了堵墙,不让任何人接触。”宁绝尘答得很快,也很简洁。

    “以你的认知,你觉得她体内游走的力量像什么?”陈祥只是想到了一点,但他认为不可能。毕竟又那种能力的人很少。

    “你是说,有可能是灵力?”宁绝尘答得很小心。但想到安沫筱出自墨宛,这种不可能也是可能的。墨宛里的人,从侍从到下人,几乎都没有说是从平民里找来的。

    “我只是认为。不过我不能确定。这里是苍国,苍国素有月族灵力者的存在。所以我多想了一层。”陈祥回答中肯,宁绝尘瘪嘴不愿承认。可他又不能不承认。只是承认了就代表要将她送回墨轩边。送回墨轩边就等于他又玩不了了。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想到这儿宁绝尘就气馁。

    “如果不是灵力呢?”宁绝尘不甘愿就这么死心,抱着一丝侥幸。

    “那这姑娘只有等死。”陈祥说得很肯定。“她之所以觉不到疼痛,手脚无力,浑瘫软,不仅是因为她昏迷或者说伤势太重。那是因为银针在她体内封住她的奇经八脉,让她的机体失去了对外界的任何感知。从你所说的时间算来,这样的况已有15。再这样下去,不出半月,她必死无疑。能拖这么长时间,还要归结于下针之人手法巧妙,不然,施针后三天之内她就已经死了。”

    陈祥拆去安沫筱上的绷带,重新为她上了自制的伤药。

    “我知道了。”宁绝尘思筹着另一个问题,小小的十公主边怎么会有这等人?清裳他见过数次,跟在苍姌薇边也有十余年。如要说是先王找来保护苍姌薇的人也不是说不过去的事。此事以后再说,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将安沫筱赶紧送回墨轩边,不然真死在这里,他就成罪人了。

    “宁公子,老朽有个不之请。”知道宁绝尘肯定自有打算,作为一个医者,他还是很想知道将要替这个姑娘疗伤之人会用什么手法。

    “先生请说。”宁绝尘双手抱拳,带着尊敬。

    “不知道能不能让老朽陪同这位姑娘一起去你将要送她去的地方。老朽这位姑娘的病很是担忧。也很好奇。”好奇将要替她疗伤的人会用什么手法。

    “先生之请绝尘记下了。如若他同意,绝尘一定带先生前往。”宁绝尘不敢打包票。毕竟他不能左右墨轩的想法。月族对外是神秘的。他也不知道墨轩将要怎么做。“来人,送先生下去休息。”唤来下人,陈祥对着他鞠一躬,挎上药箱离开了客房。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