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 熟悉·遭难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六个人无一不是面部赤红。鼻孔哼哧哼哧喷着粗气。特别是见到安沫筱之后,更加急不可耐。

    “好好伺候我们的姑娘。呵呵。”清裳远远地站开,话一说完,六个人就像得到了解放一样争先恐后扑向地上的安沫筱。

    “噗、噗、噗、噗、噗、噗”

    六个人手还没触碰到安沫筱,就接二连三倒在了地上。清裳美目圆睁,厉声喝道:“谁?”

    “什么谁不谁的?见到本王还不跪下!”感的唇角扬着笑意,如星光璀璨般碎裂散落透出飘渺美感。粉色的光影闪过,安沫筱的体盖在一件粉色的罩衣之下。

    “襄王下!”清裳如见鬼般大惊失色,顿时跪倒在地。

    “如此对待我的美人,就算是王上来了,本王也不会善罢甘休!”襄王语调不高,嘴角含笑,说得从容不迫却叫人毛骨悚然。

    这个襄王虽浑了点,美了点,贪玩了点,却不能说是个坏人。他那阳光奔放的笑容,嘻嘻哈哈没个正型的表不但没让安沫筱觉得刚出狼窝又入虎的紧张,心中反松下一口气。紧张之后这一松懈下来,她的意识开始涣散,整个人陷入昏迷当中。

    见安沫筱昏了过去,襄王眸色一沉,抬手一挥,清裳瞬间飞向半空,重重撞在墙上滚落在地。挣扎着爬起来跪好,额头和嘴角都流着血,她却不敢挪动分毫。

    这个不按理出牌的王爷看似跟苍王的关系不算好,可人人都知道襄王就算杀了苍王的嫔妃,苍王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这个美得不似人间之物的男人,沙场征战,独占鳌头。浴血而立的他又怎么可能是个善茬。

    “如果她有事,你说,本王该怎么惩罚你呢?”襄王俯下上,用手中的折扇挑起清裳的下颚,看似柔似水怜香惜玉。一掌拍下,她已去掉半条命。

    连王上都拿他没择,就算搬出公主也无济于事。清裳缄口,很好的充当了一个哑巴角色。

    “自刎吧,本王可舍不得杀美人儿呢。”襄王樱花般的唇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带着阑珊的笑意,声柔软浓。

    “谢襄王下赐死!”清裳磕了一个头没有告饶,没有争辩。一旁的侍女抖如筛糠。

    襄王,宁绝尘,元宁王府二公子,庶出。机缘巧合,15岁上战场,17岁一战成名。也是从那时开始,四国拉开历史的和平时期。18岁,现任苍王封其为当朝第一外姓王爷另立门户。

    宁绝尘很俊,也很美。无论何时见到他都是一脸荣荣的璀璨笑颜,带着几分玩味,也透着坏坏的顽皮。正是因为美得不可方物,很多人在第一次见到他不是倾慕就是心生贪念。这个美得如精灵般的男子其实最能称得上危险与邪恶。

    他手段狠辣,朝堂之上凡被苍王划定为逆臣之人无一不是死在他的手中。战场之上只要对上他的战刀的战将无一不是败北而归。他怀宽广豁达,从不损人利己,即便是沙场上的对手,他也会让其有尊严的战死在战场上,不会卑鄙的暗算。但惹上他的人,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襄王喜欢新鲜的东西,无论的物件还是人。只要他感兴趣,他都会很好奇。但他不会因为自己的喜欢和好奇而耍尽手段去掠夺。他只会在适合的时机,合适的况之下收入囊中。

    安沫筱会被遵守苍王口谕追寻十公主苍姌薇而来的襄王所救,无非是那次酒宴的糗样和憨态惹得他高兴,也惹得他好奇。

    宁绝尘早已到了兴平,闲来无事到处溜达了一番。到别苑时恰好看见苍姌薇的贴侍女带着安沫筱从墨轩房外离开。他开始以为安沫筱是墨轩的侍女之一,带着看闹的心蹲在了屋顶。看着清裳一点一点折磨她,他只是笑。

    直到他觉得这个躺在地上受折磨的人怎么有些眼熟,直到她的脸因为折磨呈现出异样的红晕。这张脸与脑中那张醉酒后憨的脸融在一起,他才惊觉是同一个人。那时候只是怀疑她是个女子,毕竟这个世上也有长得像女子的男人,(沫兮话外音:你在说你自己么?宁绝尘一掌拍飞……)确认了以后,他毫不犹豫的出手。他还没玩着呢,可不能就这么让她死了。听清裳的话,这个女人对墨轩而言还蛮在乎,他就当做个顺水人

    用衣衫裹住安沫筱,横抱在怀,一个纵跃上屋顶,避过巡视的护卫,对着墨轩的房间坏笑。

    “墨轩啊墨轩,谁叫你不让给本王玩的,本王玩够了再还给你。到时候你还得谢谢本王。哈哈哈哈,快哉!”

    凝云冲开被封的位,快速制住看守她的侍女,如箭一般飞出屋子直奔清裳的房间。而等待她的,是六个倒在地上赤着膀子的男人,一堆安沫筱的衣物,一滩已经干得深红色的血,自刎已死的清裳和两名昏迷的侍女。

    凝云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呼吸,踉跄着跌出屋外,疯了似的奔向墨轩的房间,失常的尖叫:“大人——!”

    苍姌薇只觉眼睛一花,再看,房门打开,墨轩原本所站之处已没了影。她急忙追了出去,提了裙摆下意识往清裳的屋子方向跑。她认为,即便是墨轩看见安沫筱的尸体他也不敢把她怎么样。毕竟她是王室的公主。等到苍姌薇有恃无恐地站在墨轩面前,她被他墨色的眼瞳核得跌坐在地上手脚瘫软。

    “出了什么事?”墨轩拽住发疯奔跑的凝云急声问道。

    “姑娘,姑娘……”凝云屏着呼吸无法顺畅说出话来,只是指着清裳的房间,任由泪水爬满腮。

    凝云的异样让墨轩心底生出一股恐惧。凝云跟了他上百年,从来没有如此失常。到底是什么让她惊成这样?她在说什么?她在说姑娘。姑娘?

    墨宛里除了安沫筱,还有谁能被凝云称之为姑娘?

    墨轩举步为艰,发了狠一般闪到清裳的房门外,屋里的狼藉让他怒不可遏同时也让他心如刀绞。

    “人呢?”墨轩怒形于色,凝云已经缓过劲儿来,连忙说道:“我赶到的时候姑娘已经不在此处。”墨轩揪起苍姌薇的脖领,凶神恶煞,“你很好,十公主!很好!”凝云紧盯墨轩的举动,她简直可以认定墨轩会拧断十公主的脖子。“凝云!护主不力,寻不回姑娘,别回来见我。采惜,送十公主回房!”听见凝云尖叫而匆忙赶来的采惜立即扣住想发怒的十公主,迅速将她锢在房中。咒起,设下结界。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采惜却有一种天要塌了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