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 熟悉·出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控,第一次,第一次有这种恐惧感。

    接下来几,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伺候着这位爷,唯恐他再次发飙。而他再没有将安沫筱单独留在马车内。走到哪儿都让她跟着。即使是去见当地官员。安沫筱也临时替代了采惜的位置,充当了他的侍女。他的一切,都由她来安排。没人有异议,也不会有任何异议。毕竟做过一段时间小厮,大多东西她都能应付,应付不了的,墨轩都会亲自动手。

    “姑娘,这是大人明要佩戴的服饰,我先放这里了。”采惜放下手里的托盘,安沫筱笑着点头:“我知道了。”

    兴平是苍国南边的郡县。常年温度不会低于25度。如果安沫筱没有失忆,她会知道,这种气候带叫什么。兴平今年大旱,长达4个月不见一滴雨水。烈下,农作物被晒黄枯死,大地龟裂。河水干涸,井水枯竭。人畜大量因缺水而死亡。安沫筱找到的草根,也只是杯水车薪,起不了多大作用。

    墨轩为寻找水源奔波着,每回到兴平的别苑也无法安心休息。

    安沫筱端着刚泡好的清茶走进书房。墨轩低头写着什么,她没去打扰。将茶放下,拨了拨灯芯。抬眼看见书桌前的空墙上不知何时挂起了一副图。走近了看,原来是地图。

    地图?!安沫筱惊愕,她怎么会知道这是地图?她从来没见过地图,也没人跟她说过地图。就算水月息给她讲过山川地理,也只是讲说,并没有给她看过类似图。

    凭借着脑中的意识,她不由得仔细查看地图上反应出的地理状况。

    “你能看懂?”墨轩无意间抬头,发现安沫筱凑近了地图,不知道在探寻什么。见她看得吃力,掌灯过来问道。

    “这里是山脉?”她指着其中一处问道。

    “这里的兴平唯一的山脉。据报此山并不高。”墨轩解说着,他对于安沫筱的问题,产生了兴趣。

    “温带大陆气候……冬季长、严寒,夏季短、炎。”安沫筱闭上眼,嘴里喃喃地说着,断断续续,“西风越过山脉……”“温带?”“带?”“一面有山。”“植被……”

    “明天你还要出去寻水源吗?”安沫筱忽然睁开了眼,仰头问道。墨轩点点头,她继续说,“能带上我吗?这里应该不是经常发生旱吧。”

    “十年间此旱是第一次。”墨轩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但她的要求,他通常都不会拒绝。

    “嗯。”安沫筱若有所思的离开书房。想起她找到的草根,他忽然很想知道她要做什么。

    第二天,烈依旧高高悬挂在空中。墨轩原本打算让安沫筱乘马车,但她说上山的话马车不方便,还是骑马来得快。采惜翻下马,准备与她同骑。墨轩却拦腰抱起,带了她一同坐在了一匹马上。

    采惜和凝云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

    强烈的阳光直让安沫筱的脸红扑扑的。到了距离兴平城百里远的崞山下,安沫筱让墨轩放她下去,如同扫地雷般在山脚下寻找着什么。

    “她是谁?”

    “好像是墨大人的婢女。”

    “婢女?她在做什么?”

    “不知道。一早墨大人就差人来叫我们准备出行,不用做事,候着就行。”

    “吗的,大的天干杵里在这里跟TM傻子一样。”

    跟随而来的官员小声议论着,咒骂着,埋怨着。

    安沫筱眼前一亮,跑到一块暗的地方,伸手摸了摸周围,抠出些泥土闻了闻,又使劲压了压泥土表面。兴奋的猛地站起,没等说话,人已一头栽了下去。

    “姑娘怕是中暑了。”

    墨轩抱着安沫筱到凉的树下,凝云给她喂了些水,掐住她人中。她晕晕地睁眼,紧紧揪住墨轩的衣袍:“刚才,刚才我站的地方,往下挖,有水源。好晕呐。”她翻着白眼,头晕得她想吐。

    墨轩目光斜过边的墨阳,墨阳立即指挥人开始挖掘。

    不出半,挖掘的地方开始沁出水。继续挖下去,水越来越多,墨阳喜得眉梢都在飞舞。

    “大人,果不出姑娘所料,此地有水源。水质甚为甘甜。”墨阳单腿跪下,双手捧着刚挖出来的清水。墨轩接过喝下一口,面露笑容。

    “呵呵。”安沫筱一直坚持着,听到这一消息,头一歪,真真的昏了过去。

    后面几安沫筱一直在屋内休养。她放心不下水源的事,可墨轩严令不让她出门。只得告诉墨轩可以沿途寻找凉的地方查看泥土的湿润度来分辩水份是否充足。在条件许的况下可以试着向下挖掘。但挖出来的水层不一定都是清澈甘甜的地下水。

    兴平界内按照安沫筱的办法挖出不少地下水井。墨轩皱起的眉头终于舒展。

    翻个,再翻个。安沫筱烦躁的蹬掉被子,跪坐在上猛捶枕头。心里像是装了一盆火,烧得她浑不自在。

    “你在做什么?”墨轩披着外袍,发梢还滴着水。看样子刚沐浴完就过来了。

    “我不知道。”安沫筱双手插进发间,颓然仰面倒在上。“头很疼。”她在上翻滚着,真的似被鬼上了一般疯癫。

    墨轩以为她是在屋内憋屈了几着急出门玩耍,笑着说:“明我陪你出去游玩可好?兴平的风景还是不错的。这些天大量的水井掘开,百姓已经恢复了往的生息。”

    “不,不是。”安沫筱抓住他的手腕,力量之大,出乎墨轩所料。她的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面颊呈现出妖异的红色。“头疼!”她抱着头,似看见了被自己抓红的墨轩的手腕,松开手,咬着自己的手背,浑颤栗。

    一抹蓝光闪过,墨轩指尖带着蓝芒点在她的眉间,她的体软软的倒在上,不省人事。

    “姑娘?”采惜和凝云听见响动推门进屋,只见墨轩抱着瘫软的安沫筱一脸的翳。

    “这几菀内可来外人?”墨轩给安沫筱把着脉问采惜和凝云。

    “这几大伙都在外面忙着挖井的事,各路官员都跟着忙活,连过来谄媚的都没有。”采惜想了想,应该没有漏掉什么。

    难道是她的记忆在恢复?从她在墨宛的表现,再看她在兴平的举动……

    清晨,安沫筱从沉睡中醒来,盯着帐上的牡丹出神。手背传来阵阵疼痛,想起晚上的事,她有些发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着想着,太阳突突的跳,头皮也开始发麻。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