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 熟悉·该哭还是该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姑娘可是第一个能在大人内休息的人,而且还是个女人。”采惜也在一旁笑。

    再傻她也知道怎么回事了。没吃过猪还没见过猪跑吗?没有实践过,书上她也看了不少了啊。

    “好好休息,晚点我们再送晚膳过来。大人说了,姑娘子不爽,晚膳就在屋里用了。”凝云和采惜离开,留下继续石化的她。

    她上的红斑不是因为喝酒过敏,也不是因为蚊子叮咬(P话,大天的哪儿来的蚊子)。那墨轩上是否与她一样?也有烙下的痕迹……

    天啊,没脸活下去了……

    一连几天她都躲在屋里,足不出户。暗自庆幸墨轩也没来她的院子走动。只是,为何心底有一些失落?还有一些渴望……

    风轻云淡,柳絮摇曳,草长莺飞;花园里绿意浓浓,水波粼粼。

    闲来无事,安沫筱开始钻研花花草草的培育。没事就往花园跑,跟老园丁熟得跟亲人一样。

    “小主。”凝云见到迎面走来的水月行礼。水月点点头,见她走里端着铜盆,盆里满满一盆的清水,疑惑地问道:“姑娘在哪儿?”

    “回小主,姑娘在花园修草。”

    “修草?!草有什么好修的?”水月不明白了。安沫筱的奇思妙想太多,多到她自己说不清却明白怎么做。修剪花草,种菜养小动物。真不知道她哪学来的这么多。

    “呵呵,这奴婢就不知道了。姑娘早上起来在屋里坐了会儿,就问我找来了铲子去了花园子蹲园子里修了好些时候了。”凝云笑了,姑娘应该是她见过的最好伺候的人。

    “嗯,你去忙吧。”水月挥挥手,凝云行一礼,走开了。

    园子里时不时能听见两人的争吵声。

    安沫筱的怒吼:“不是叫你别动了吗?你看,又踩着了。”

    水月的无奈:“它长得太小了,哪看得见。”

    安沫筱生气的推他:“看不见就别站这里啊,都踩坏了!”

    水月的辩解:“只是一些花花草草而已,干嘛这么在意。”

    安沫筱真怒了:“花花草草也是条命!”

    水月不解了:“花花草草哪来的命?”

    安沫筱不怒反笑:“这花枯了,你要叫人来收拾,该怎么说?”

    水月如实回答:“这花死了,该扔就扔了。”

    安沫筱冷笑:“死了?你也知道说死了?没命怎么能称为死?书都念到哪儿去了?”

    “我说不过你,行了吧?”水月告饶。说完又不甘心,“平里见了大人跟耗子见了猫一样胆小,在我跟前怎么没了那些害怕?”

    安沫筱这回没有说话。手里的小铲子狠狠铲起一方泥土,撒下种子,再填平。书看多了,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脑子里闪现的道理她到底是在哪本书上看的?水月有告诉过她吗?还是说她什么时候听别人说教过?那些想法,会不会跟她那段失去的记忆有关?她有时会很期盼自己能想起什么,有时却怕自己想起来什么。

    埋完种子,安沫筱还是不跟水月说话。站在一旁的水月抬头一看,自己也愣了。七零八碎,东倒西歪的花花草草真的很难看。这些都是他刚才弄的?

    看见这些水月反倒不好意思了。抢了安沫筱的铲子低头掩饰自己的尴尬:“我一定把这里都给你还原。”安沫筱抿了嘴,轻叹一声,教他从什么角度下手,该如何用力,如何栽培。

    结果,一塌糊涂。

    墨轩回到墨宛到书房处理公务,怎么都不顺手。不是墨磨得不够稠密就是茶水不够香味。安沫筱离开不过几,他已经不能适应别人的侍奉。搁下笔,问道:“息呢?”

    “回大人,水月小主在园子里。”采惜放下刚泡好的香茶恭敬的回话。

    “什么时辰了还在园子里做什么?”墨轩不多问了一句。

    “姑娘在园子里待了一天,小主在园子里陪了姑娘半晌。”采惜说着抿嘴偷乐。

    “什么这么好笑?说来听听。”墨轩端起茶碗,滤去水面漂浮的茶末,微啜一口便放下了。

    “小主先的踩坏了姑娘好不容易弄得漂漂亮亮的花草,被姑娘训斥了一番。后来姑娘又教小主修剪花草,结果小主把园子剪得一塌糊涂。姑娘就把小主撵出了园子,可小主又回了园子,说什么也要把自己剪坏的地方修回去。小主养尊处优,哪会那些活。最后姑娘气得把小主好个数落。我们还没见过那么狼狈的小主呢。”采惜说着,乐得捂住了嘴。

    墨轩听完嘴角微扬。挥退了采惜,拿起笔,沾上墨汁。墨汁滴落在纸上,他还是没能下笔。

    随放下笔,起出了书房。候在门口的小厮作揖询问:“大人这是要出去?”

    “姑娘在哪儿?”墨轩定了定,本想收回脚回房,但还是问出了口。

    “姑娘这会儿已经回房了。”小厮低着头,恭敬的回话。

    墨轩径直去了安沫筱住的院子,在门口就听见水月告饶的声音:

    “筱筱,我知道错了还不成吗?我下次再也不捣乱了。”

    “出去!”安沫筱的声音里含着微怒。

    “筱筱,我保证!我保证好不好?”

    “出去!!”

    “我不走。”

    “我走!”

    跟着房门被打开,墨轩看见的是只着中衣的安沫筱,披散着长发一脸的愠怒。见到站在门外的墨轩,安沫筱飞奔而至,站在他面前站定。想起自己的衣着,颇为踌躇。想转回房穿外衣,又不想跟水月再斗嘴。

    正左右为难。墨轩脱下的了外衣罩在她上,牵着她走进房内。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