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 熟悉·酒后挣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半柱香的功夫,墨宛上上下下都知道了一件事。从不近女色的墨轩大人这夜临幸了一直伺候他的安姑娘。无数张嘴嘀嘀咕咕。

    “我就说嘛,好端端的大人为何让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姑娘去伺候他。”

    “对对对,大人肯定早就存有私心。”

    “就是,看平时大人对姑娘的态度就知道了。何时见大人那么纵容下人,就算公主来了墨宛,大人也不曾那么亲切过。”

    一个大婶长叹:“墨宛是要闹了。”

    几颗脑袋凑上:“为何?”

    “大人临幸了姑娘,来方长,姑娘就该有孕了,这一有孕……”

    “哈哈哈,就是就是。”

    七嘴八舌,好不闹。半夜里,墨宛厨房灯火通明,火朝天。

    安沫筱手被锢,在墨轩怀中不停扭动就是触碰不到他的唇。急之下,一口咬在了他的前。墨轩抽一口凉气。甩开安沫筱,倒退两步。她扑向他,两人一起倒进水中。撕扯着,纠缠着。

    冷不防,墨轩勾住她的腰,蓦然翻,贴着她压在浴池墙边。腿挤入她双腿间强迫她分开,结结实实箍住。谁料,她分开的双腿竟勾住他的腰,如此一来,举动更加暧昧。

    理智,理智!

    两人紧密贴合的体,让墨轩直直感觉到她跳动的心脏。那么的狂野。

    湿的气息喷在脸上,肌肤都在燃烧。

    他的拒绝让她咬破了他的唇。稍作分离,她再一次贴近。

    可体里的火灼烧着,让她不能停歇。她想躲开,又想迎进。突然,他触电般松开她,急急后退。没有他的扶助,她软软滑进池底。

    窒息感萦绕在脑海,她连动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泪从眼中涌出,模糊着她的视线。

    清晨,微风吹着房前的花朵轻轻摇曳,花香顺着风向送入房中。安沫筱动动头,睡梦中醒来,全的疼痛让她呻吟出声。

    “姑娘醒了?”采惜上前,见她想起,扶起她,在她后垫上两个枕头。放下她软软倚靠在头。“饿了吧?”她点点头,不明白遍体的疼痛是为何。特别是一动腿,下传来的疼痛感让她有些无法适应。

    咬着下唇,慢慢揉着太阳,努力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她喝了墨轩杯里的酒。然后……然后喝光了壶里的酒。再然后……再然后?她什么都不知道了。大脑一片空白。

    “现在什么时辰了?大人呢?”她接过采惜本想喂她喝的汤药。好苦!看外面头高照,时间应该不早了。

    “酉时了。姑娘睡了一天了。”采惜美目含笑,笑得那叫一个暧昧,也笑得她一头雾水。

    “有什么喜事了?看你,笑成这样。”安沫筱虚弱的捧着碗一口一口喝下。采惜张口正要说,门外传来水月的声音:“姑娘可醒了?”

    “姑娘醒了。”采惜走过去开了门,水月进屋,见她脸色苍白,唇无血色,心尖都在疼。见状,采惜退出屋外,关上房门。

    “你啊,不能喝酒干嘛喝那么多。逞能也不是这么做的啊。”水月眼中含着埋怨,粉色的唇撅起一个弧线。脸上是掩盖不住的担忧。

    “昨天那个襄王给大人下药啊,我被毒死也不能让大人中毒呀。”安沫筱拉住他的衣襟,让他弯腰贴近自己。压低了嗓子在他耳边小声说。

    “你个笨蛋!赶紧喝完了药给我躺下休息。”水月这回不是埋怨也不是担忧了,直接的怒意迸发了。

    “啊?”她做错了吗?

    “啊什么啊,大人百毒不侵,哪用你以试毒。”水月暴怒。

    “可是大人每天的膳食都要提前试毒呀。”她每天都这么做的好不好。

    “那是做给别人看的,你简直笨得跟猪一样。”水月接过她喝完的空碗,摁着她躺回上,狠狠地用被子盖住。

    什么嘛,又没人跟她说过,她怎么知道墨轩百毒不侵。敢她担了半天的心是表错了,多此一举。

    “别拿那种眼光看着我,你就是一个笨蛋!”水月连生气都美得眩目,安沫筱顾不得其他,怒火因为他的怒骂噌噌往上冒。一把掀了被子大吼回去:

    “我不是笨蛋,又没人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咬着下唇,怒火中烧。

    “哼!”水月穷词,的确,这事只有贴的几人知道。谁也没想过会发生这些事,所以谁又会多此一举提前支会她一声。“睡觉吧你!”说完就要拉了被子让她再次躺下。她抓过枕头砸向他,一边砸一边喊:“出去,出去,你给我出去!”

    水月脑袋连挨几下,脾气一上来,摔门离去。

    安沫筱倒回上,蒙头盖了被子。听见门响,几乎从上一跃而起,吼道:“叫你出去,你听不懂啊?怎么那么混蛋!”

    门口飘飘白衣,来者不明所以。安沫筱看清来人,声音顿时卡壳。瘫坐在上,无力呻吟:“大人……”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