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 习惯·初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让水月把文案都拿到这里来。”墨轩的头发还滴着水。安沫筱不由自主的拿起手中的毛巾站到他后给他擦拭。

    “是。”听见吩咐,采惜抬头正想往外走,看见安沫筱的举动愣了一下,但见主人的表马上垂下头开门出去。

    墨轩非常讨厌别人动他的头发,连贴侍婢的她也从来不敢随意碰他的头发。不过,主人的表,很怪,确实很怪……

    用手支着脑袋,墨轩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表。面前这个女人是无知的。至少现在是无知的。她现在做什么事都凭借的自己的本能,一股潜意识支配她所有的行动。说浅点就是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她轻柔的为他擦拭头发的动作,至少,现在还没激怒他。

    水月指挥着下人把堆成小山的文案书信等等放在安沫莜房里的书桌上,换上新的油灯,挑了挑灯芯,候着……

    采惜捧着香茗端正的摆放在书桌旁,候着……

    凝云铺好了摆好枕头立在边,候着……

    而他们尊敬的大人正百般聊耐的模样享受安沫筱的“伺候”。

    “呵呵,好了。”安沫筱笑得眉毛弯弯的,手指勾起一缕黑色的发丝,看着绸缎般发丝从指尖滑过,欣喜的模样使得墨轩的挑高了眉毛。

    “去睡觉。”清冷的目光扫过安沫莜,她哆嗦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毛巾,挪到边,抬眼看他,又低下头,反复四五次。终于犹豫的开口:

    “不想睡。”

    “不想睡就躺着。”墨轩坐到书桌前翻开了文案,并未看她。

    “我……”安沫筱张了张嘴,但看见墨轩冷然的眼神,话到嘴边咽了回去。乖乖躺回了上。当她翻第N个之后,墨轩淡漠地开口:

    “你要是安静不下来,我就换个房间。”

    安沫筱闻言不敢再动,抱着被子看着帐顶上一朵朵淡雅的墨兰出神。

    从那天开始,安沫筱没有再说过一个字。安静的起,安静的穿衣,安静的吃饭,安静的做一切可以安静的做的事。在她的意识里,墨轩是不喜欢她说话的。她怕因为自己说话激怒了墨轩而把她扔出去。

    “姑娘还是没有一句话?”

    “是啊。都快2个月了,姑娘都没说一个字。”

    “头一次见大人如此纵容一个女子呢。呵呵。”

    “姑娘不说话,水月小主每天都愁眉不展的。漂亮的脸蛋看得人心疼的紧。”

    ……

    门外两个声音交谈着,一点也不避讳什么。

    “哼,看来大人是把你俩惯坏了才是真的。居然闲得在门口嚼舌头。”水月柔的声音听来带着些许沉。

    “小主!”两个声音立刻慌了。

    “做事去,没事少嚼舌头。”

    “是!”

    采惜和凝云快步离开,水月轻推了门进了房间却没看见安沫筱的影。他急急撩开内堂的帘子,看见安静的凝望窗外的安沫筱,心一阵疼。她安静得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呼吸,她的存在。

    “筱筱。”水月坐到她旁。执起她的手,握在手中。“你该多穿点衣服,窗口风大。你瞧,手冰凉的。”

    安沫筱看着他微微一笑,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给与她温暖。转眸痴痴望着院子里那一株株淡雅的兰花,在风中摇曳多姿。

    她的心,是空的。

    水月告诉了她很多东西。比如,她跟他怎么相遇。而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对墨轩很依赖,虽然很听话,但是一入夜,如果不见到墨轩的影,她能抱着被子缩在角坐一夜。她变得很胆小,尽管对边的人和物都很好奇,夜里如果没有墨轩,只要一有动静,她会很迅速地躲在被子里,缩成一团,小心翼翼听着外面的动静。

    其实,墨轩可以漠视这一切。而他就好似被她的安静蛊惑了一般,忍不住伸出自己的手。

    她不知道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从什么地方来?她应该从什么地方来?墨轩不应该如此纵容她?墨轩纵容了她什么?什么叫纵容?她无法理解。

    平时这个院子除了墨轩和水月进出以外,就只有伺候她的凝云和墨轩的侍女采惜走动了。水月给了她一个大包。说是他们见面的时候她背在上的。里面除了食物没有了以外,其他东西都没有人动过。

    她从里面找到了几本书和一个记本。记本里面记载的东西让她眼圈泛红。却没有勾起她是丝丝回忆。就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她只有感慨,却没有愤恨。看完以后,她只有一个念头,太复杂了。

    包里还有许多零碎的小玩意,看似都有用途,却没人会用。唯一和她亲近的人是水月。墨轩的态度,她看不清。如果说墨轩才是跟她唯一亲近的人,为什么跟墨轩在一起,和跟水月在一起的感觉不一样?

    她很想明白这一切,可她总也想不明白。水月写的文字与那个本上写的文字也不一样。可她两种文字都认识,为什么会认识?她觉得自己应该经历过很多事。比如,水月说的读书。那些书里的道理都十分的浅显。至少她觉得是浅显的,因为她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为什么她知道却不会写?

    墨轩进院子的时候,看着水月和安沫筱边笑边写的和谐场景,唇边浮现一丝微笑。她最近恢复得不错,不再一有任何动静就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乱窜了。

    “大人!”水月站起行礼。安沫筱也跟着站了起来,优雅的行了一礼。骨子里的东西,不管在什么时候,也磨灭不了吧。

    墨轩点点头,将手中的药丸递给安沫筱。采惜脱下他的外袍,递上温的毛巾给他擦手。凝云端着汤药跟了进来。

    “该吃药了。”

    安沫筱听话地接过药汤和药丸。也不管苦不苦,一股脑全吞了下去。也许没想到会那么苦,药一进嘴,她整个眉头都拧了起来。连连咽了几下口水,撇撇嘴又笑了。墨轩怜惜的摸摸她的头发,一抹蓝光从指尖溢出顺着她的躯旋转而下。

    安沫筱献宝似的拿起桌子上的纸捧给墨轩看。小脸因为药的影响苦哈哈的。水月赶忙叫凝云去拿蜜饯。墨轩听见水月的吩咐,眼睑微垂,黑色的眸子深不见底。

    “字进步很多,看来息教导得很不错。”墨轩称赞着,儒雅的面容带着淡淡的微笑。安沫筱洋洋得意的表让他忍俊不

    “大人,今天晚上还出去吗?”水月看了看安沫筱,柔柔的问道。只见她仰着头,手轻轻拽着他的衣袖。

    “今天回来得早,一起吃饭吧。”墨轩宠溺的笑着。

    “在这院子里吃?”水月笑了,安沫筱的双眼一亮,人依旧安静的坐着。

    墨轩点点头,坐到了桌前。安沫筱的小脸洋溢着幸福的光彩。

    习惯,一切只是习惯。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它会在无形中慢慢的改变一个人,一件事……

    习惯以后,再回首,所有的一切,都变成理所当然。

    ~~~~~~~~~~~``

    沫兮一时没习惯万卷的排版和编排,把第二章的内容贴到前奏里面去了,现已更正,看官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