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陌生的世界 失去记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天,很蓝。很干净的蓝。蓝得让人很惬意。清风徐徐,阳光就这么洒下来,落在上软软的暖。路上人来人往,或是悠闲,或是忙碌。突然天边闪过一道强光,除了小孩指指点点,大人们似乎都习以为常,依旧各忙各事。

    暗月抱着安沫筱直接进入了一扇朱漆大门。穿过绿荫葱郁的门庭,他与水月步伐匆忙,没了先前的从容。

    “大人——”水月一进入内厅就放开了声音。

    “小主,大人在书房议事。”一旁的佣人垂着双手弯腰,低头,恭敬地说。

    暗月一个箭步传上3楼进了最里面的房间。水月则推开了2楼楼梯口第一扇门。一把抓起坐在堂上正位的男子的手就往外跑。

    “息,怎么了?慌什么?”男子不由己站起来。随着水月的步伐,踢倒了椅子,撞翻了茶杯,一踏纸页因为他们的匆忙带起的风散了一地。

    “有问题等会再问。”水月焦急地冲他喊了一声,撞开暗月和安沫筱所在的房间门。指着昏迷中的安沫莜对他说::“救人!”

    “玄,去告诉厢房的长老,论会结束。息,去我房间取针。顺便叫采惜准备水。”墨轩看了一眼上沉寂的人儿,连下几道命令。暗月点头,去办墨轩吩咐的事

    墨轩把安沫筱头下的枕头拿开,一道光晕从指尖缓缓溢出,在她的额前慢慢形成一个光球,旋转着,释放着某种力量。

    “大人,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救她。”水月说完,盯着上一动不动,犹如雕塑的安沫筱,一阵懊恼。

    “不管你有什么绪,现在,我需要你,立刻去做我吩咐的事。”墨轩皱起了眉头,并没看水月。

    墨轩的额头渐渐出现细细的汗珠,侍女捧着银针包站在边上,不言不语。连呼吸都很轻浅。蓝色的光晕慢慢释放出来,缓缓布满了安沫筱全

    光球忽然向上一抛,墨轩拉着安沫筱坐起,光球落在离她头顶10公分地方停留,继续释放着那蓝色的光晕。他手指一拈,银针瞬间到手,指随心动,稳稳扎在她头上的各个位处。好似个大刺猬头。

    当墨轩收回银针和光球之后,全上下被汗水湿了个透。他接过侍女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对水月说道:“你跟玄过来。”暗月与水月对视一眼,跟随着墨轩去了隔壁的书房。

    “谁对她用了记忆删节。”墨轩沉寂的表看不出任何端倪。

    “我。”暗月仰了仰头。

    “继续。”墨轩坐进舒适的软椅里,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没抬眼。

    “她救了我,我想带她回来。玄帮我……”水月解释道。

    “帮你?帮你什么?就凭他那半调子灵力?让一个正常的人变成白痴算帮你?”墨轩将手里的茶碗重重往桌子上一放。打断了息的话。“胡闹。”

    “她……?”水月似一阵风掠过房门冲了出去。接连的门响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大人,她……”暗月觉得嗓子发干,说一句完整的话都很困难。“……真的?”

    “你觉得呢?”墨轩往后倚在沙发背上闭上了眼睛,双手揉了揉太阳,长时间的精神紧张让他感到一丝疲倦。他睁开眼睛,双手搁在膝盖上坐起,黑眸深邃。“长老是夸过你,说你是近千年来最有潜力的族人。哪又怎么样?记忆删除。哼,你觉得你的灵力已经达到了什么地步?现在,我罚你去明净崖静思3年。没我命令不许踏出一步。”

    “是。”暗月低着头转出了书房。走到门口,他顿了顿,看了看旁边的房间,转快速离去。

    “采惜。把那个姑娘放到暖桶里用药水浸泡4时辰后通知我。”墨轩拿起书桌上的摇铃唤来侍女。“顺便把息给我叫进来。“

    “是,大人。”门外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

    水月站在墨轩的面前神悲伤,漂亮的眼睛此刻泛着水光。

    “我在幻境森林遇到冥执法,尤诺。我没有恋战。虽然及时隐匿却因吸入了他那条鬼蛇的毒气,无法变。摔进幻镜森林,一根树枝插进了腿里。她,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森林里。她救了我,帮我包扎伤口,用了药。她使用的药粉对鬼蛇的毒似乎很有效。伤好得很快。玄来寻我,我跟他说我想带她回来。玄答应了。给她施了记忆删除。只是还没有完成过渡,楼先生就找到了我们。本来打算回来说她是我选的命人。回来的路上,没想到尤诺一直藏在路上,见我们人多,放出鬼蛇释放毒气逃了。虽然我们小心避开,她还是吸入了不少毒雾。”

    “两个笨蛋。”墨轩坐起上脸色暗。“你打算做什么?选择命人也不可能选择人类。水月的宫位如何能让一个人类来坐得。”

    “是……”水月应声之后沉默。

    “先下去吧,此事先不让他人知道。”墨轩轻叹,吩咐。

    “是。”水月行了一礼,离开。

    墨轩重新靠进软椅内,“冥执法,尤诺……”

    两年后——

    雨,淅沥沥的下着。风,一阵阵吹过,刮得窗直晃,还能听见“呜呜”的声音。除此之外,夜,很安静。静得让人有些颤栗。

    一抹黄晕的灯光下。一张,一个安静躺着的女人,一个静站立在前的男人。

    墨轩注视着躺在上的女子,晕黄的灯光映在她的脸上显得更加消瘦。不知道她到底何时才能清醒。想到此又无比懊恼暗月的莽撞。两年了,每天水月总是忙完了以后过来陪伴她,说话亦或是沉默。族内的人也曾因为她的出现害暗月被惩罚而掀起一阵争执。最后,她还是留下了。暗月的过失,水月的救命恩人。那些长老个个也无话可说。况且,她就算清醒了以后,能否是一个正常的人,还是一个未知数。

    墨轩伸出左手,指尖随手指的动作泛起点点蓝光。能够修复所有伤痕的治愈之光,在这时却让墨轩没有底气。收回灵力,墨轩给她盖好被子,手指传来星星点点的信息。她,好像与以往有些不一样。他停下动作,屏住呼吸。想从空气中捕捉丝丝不同的气息。忽然,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刚才那点波动消失了。

    他不失笑。看来是自己精神太紧张了。两年的朝夕相处让他多了些注视。他转走向房门,侧准备关门的时候,不由惊住了。

    刚才还躺在上的人,正翻想起来,虽然没成功。迷茫的眼睛四处打量着什么。

    当目光遇上墨轩,她嘴里发出干涩的声音:“渴——”话音未落就一下卡住,紧跟着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墨轩一把端起水杯送到她嘴边,扶起她慢慢湿润唇与嗓子。她太虚弱了。刚醒来这么一会儿,折腾一下似乎又要睡过去。

    墨轩扶她躺下,手指微动。一抹蓝光闪过。她又沉沉睡下。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