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年少轻狂的日子 沉默的保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悠闲的坐在阳台上晒太阳。半梦半醒间听见有人喊她名字。连忙站起来往楼下一瞧,只见习羽扬穿着一卡通猪的道具衣站在楼下乱蹦。猪股上还写着“我安沫筱”。她只觉得脑子一,一股血往上一冲。猛的一吼:“习羽扬!!”

    习羽扬见她来势汹汹,扭头就跑。

    安沫筱跑下楼没能追上习羽扬。站在楼下,想想已经出了门,索就不回去了。搞不明白习羽扬大的天穿那么搞笑的道具是为什么。

    在街上无聊的闲逛。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流,看着街上花花绿绿的东西。她突然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一拍脑袋,嘴角向上一翘,扯出一丝笑意。还真是无聊到极点了。

    她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人才适合她?她适合什么样的人?她过谁?谁又过她?乱啊……

    电话响了,安沫莜看了一眼,没接电话。徐建的来电,还是不接的好吧。大家把话都说得那么明确了。每次通电话他都没有别的话可说,每次聊着聊着都会回过头问她为什么不能接受他。不是她不想接受他。是她对他真的没感觉。要是她答应了他,两个人在一起了,分手了,最后伤得最狠的还是他。有必要把大家都弄得伤痕累累么?

    电话不停的响。安沫莜把电话铃声切换成静音,丢进衣兜里。好心似乎也没了踪影。再过几天就要开考了,考完了,该做点什么?该去什么地方?一脑子的问号,貌似自己也变成了有个大大的问号走在街上。

    一家商场门口在做活动,围了不少人在观看表演。

    闹她不太喜欢,不过里面有个东西很让她感兴趣。转到后台车旁边,怎么看那个猪头的道具都觉得眼熟。正想着,就看见一熟人飘入眼帘。

    “习羽扬!”安沫筱一声大喝,习羽扬几乎是下意识低头就跑,想都不带想的。安沫莜一把拽住他的衬衣,“傻了吧唧的,跑什么跑?”

    “大姐啊,我错了,别揍我,别揍!”习羽扬抱着头乱转。安沫筱就是不松手,“你不跑我就松开你,你要跑我就揍死你!”

    “我不跑!”习羽扬抱着脸转头说。安沫筱这才慢慢地松手,以防他再跑,勾住他的胳膊,抱在怀里问他:“你在这里做什么?”

    “干活啊。”

    “干活?当吉祥物?”

    “恩。”

    “吃饭了吗?”

    “没有。”习羽扬的额前全是汗水,头发黏在额头上。背心也被汗水浸了个透亮。安沫筱抽了张湿巾给他,再递给他一张纸巾。

    “这里的活忙完了吗?”

    “完了。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呢。”习羽扬弯腰捡起自己的背包,拿出一件短袖T恤,脱下背心换上。

    “找个地儿吃饭吧。”

    “恩,好。”

    找一家小店,一人点了一份炒饭,配一碗海带汤。安沫莜多点了一份回锅,一份轰炸东京。等菜的功夫,她谄笑着对习羽扬说:

    “小子,我高考完要出去一趟,你有空帮我看看门呗。”

    “打算上哪儿啊?”习羽扬给自己点了根烟,安沫筱从旁边桌上拿了一个烟灰缸过来放在他手边。

    “没目的,随处走走。”她抽出三双一次筷子,先掰开一双摆在桌子上,再把剩下的两双掰开摆在事先摆好的筷子上搁着。抬手招来服务员:“麻烦给我来碟酱菜。”

    “稍等。”服务员很快端来了酱菜。安沫筱夹起一块放进嘴里尝了尝无限感慨。

    “不能说这世道人变得快,连这点酱菜的味道也变得快。”

    “怎么了?”习羽扬也夹了一块尝了尝,没吃出什么别的味道。

    “老啦,总是想抒发点感想。”

    “得了吧你。”习羽扬嗤鼻,她只是笑。

    吃完饭抹抹嘴心满意足的往家走。天黑了,该回家睡觉咯。习羽扬要做什么那是他的自由,工作,只是生活的一种。

    习羽扬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是言又止。他知道说什么都白搭。犹豫了半天,他忽然很想知道陆鑫知不知道她要走,知道的话是不是也阻止不了她。但想想,八成他也不知道。

    高考,如约而至。一点迟疑都没有。考试3天加上等待成绩的几天,没有一个人来打扰她。包括习羽扬。看成绩填报志愿的上午,徐建给她来了电话。她接了,他问她想填报什么学校。她笑了笑说“我怎么填报也不可能去你的学校去。我是文科,不是理科。考到哪儿对你还有什么影响吗?”

    “不是,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你有什么想法。别填得太高,上不了第一志愿就不好了。”徐建有点着急的解释。

    “恩,我知道,谢谢你啊。我先挂了。”安沫筱挂断电话直摇头。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