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年少轻狂的日子 该死的暧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安沫筱皱着眉头看着耍猴戏般叫嚷的习羽扬,只觉一股气直冲脑门。毫不客气的伸手就给他头上来一爆栗。

    “脑子烧了你!”

    “花痴般的习羽扬……”夏筑闭上眼睛把头扭到一边。“他是不是看上你了啊,神神叨叨的。”夏筑无语了。她总共见过习羽扬就那么几次,次次都有惊喜,不是上串下跳跟只猴儿似的,就是摇头摆尾跟只京巴一样黏人。

    看着安沫筱恼怒的摸样,习羽扬抱着头撅着嘴说:“我真的好饿。一天没吃东西了。我以为你会帮我准备饭菜,一直等着。刚才饿得不行了打算去买点吃的,刚好看见你坐在这里。我只是太激动了。安,别生气好不?你要是不想看见我,我走远点就是了。“

    习羽扬说着,低着头就往外走。一脸的委屈。

    服务员正好把饭菜送上来摆好桌。安沫筱低吼:“坐下!吃饭。不吃干净了想走没戏。吃完给钱。”

    习羽扬立马转在旁边的空位上坐好。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狼吞虎咽把桌上的炒饭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我知道安最好了,舍不得我饿着。我保证吃得干干净净。”安沫筱挫败的拍拍额头无声叹息。夏筑则看看安沫筱又看看习羽扬,捂着嘴偷笑。

    “笑什么笑。吃饭。”安沫筱凶着夏筑,叫来服务员又点了一份炒饭。

    “什么嘛,连笑都不让人笑了。”夏筑说得委屈,笑得让安沫筱在暴走的边缘徘徊。

    “吃饭!”安沫筱抓起筷子往桌子上使劲一杵,夏筑立刻埋头吃饭,眼睛瞟着习羽扬“呵呵”的笑。

    “安,晚上放学等我。我有事跟你说。”陆鑫从外面跑进来手搭着安沫筱的肩说。

    “恩。知道了。晚上老地方等你。”安沫筱点点头。陆鑫这个兄弟,说什么她都听着。不会去多想。而他也不会做让她为难的事。这,也许就是信任。

    陆鑫点点头,走向里面包间。习羽扬看着陆鑫,扭头再看看安沫筱,低头继续吃饭。

    下了自习,安沫筱在学校门口的桥头等着陆鑫。习羽扬骑着摩托车从学校出来停在她面前。“安,一起走?”

    “你先回去吧,一会儿陆鑫送我回去。”安沫筱拒绝他的邀请。陆鑫的摩托车远远的驶了过来。她冲习羽扬挥挥手,上了陆鑫的车。习羽扬立在路旁看着他们离去。或许,她只当他是个小弟而已。

    陆鑫带着安沫莜一路无言。安沫筱有些纳闷他的安静。以往总是有说有笑的送她回家。而今天一样的表现让她琢磨不透。她只是安静的坐在后坐上。她不是多嘴的人,他既然不想说话那就不说吧。虽然一开始是他说有事找她的。

    快到她家门口他接了一个电话。车停在她家楼下,她跳下车。他看着她说:“安,对不起啦,你也知道我找了个新女朋友。那妞特缠人。今天本来心不错的,都被她弄坏了。你先回家,我先去收拾那妞,有事明天再说。OK?”

    安沫筱无奈的翻翻白眼,挥挥手,上了楼。女人,不懂事的女人真是个祸害!

    回到家中给自己温了杯牛。早早的上躺下。今天做习题做得有点累。早点休息不是坏事。

    睡得迷迷糊糊,梦中电话响了,她四处找电话找不着。猛然醒来,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在响。接起来就听见一还处于稚嫩阶段的女孩说:“安沫筱吗?快点来中心医院,陆鑫出事了。”

    她没多话,挂掉电话穿上衣服收拾东西就出了门。路上看了看手机,凌晨2点20分。陆鑫不是跟女朋友在一起么?怎么又进医院了?

    踏进医院大门就看门口一女孩儿冲她跑了过来。

    “安沫筱,快跟我来。”说着拉着她的手就往医院住院部跑。到2楼拐到手术室门口才站住。

    安沫筱喘着粗气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女孩儿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术室门上的红灯,犹豫着说道:“今天晚上有人打算劫你,陆鑫提前知道了消息,先把你送回了家,然后回学校打算帮你把事解决了。谁知道他们都带着刀,没说几句话就打起来了。陆鑫中了3刀,一刀在股上,一刀在腹部,还有一刀在,脖子。医生说没救了,喉管都已经出来了。进手术室已经3小时了都还没出来。医生叫我去凑钱交费,这点了,我找不着人,从陆鑫手机上找着你的号码给你去了电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女孩儿应该是吓坏了,说着就哭了起来。安沫筱拍着她的肩说:“你先坐这儿等着,我去交费,很快回来。”

    女孩儿点点头,抹了一把眼泪。坐在了手术室门口边的坐椅上。

    安沫筱迅速下楼,交纳了押金。跟着在自助售货机前买了一罐咖啡一听。把放在医院自动烧水炉下用开水泡了泡,跑上楼。递给女孩儿牛,自己拉开了咖啡。

    “要不你回家睡觉吧。明天还有课。”安沫筱靠墙站着,喝了口咖啡,看看时间已经4点多了。

    “我睡不着。闭着眼睛都是血红色的一片。”女孩儿泪眼婆娑的样子让她一个激灵。哎,真受不了这种小鸟依人的女孩儿。

    两人无语的坐在手术室门口,气氛太诡异。为什么是诡异不知道,反正安沫筱是这么想的。

    早晨10点,陆鑫被推出手术室,女孩儿站起就想往上扑,被安沫筱一把拉住。又好气又好笑的说:“他如果还有半条命,你这么一扑都没命了。”女孩儿听话的站好。

    陆鑫被推进重症监护病房。安沫筱找到医师详细询问他的况后松了半口气,送得及时,手术很成功。只要高烧退下不感染其他并发症就算万事大吉。接下来就是等陆鑫醒过来,再说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女孩儿叫小梓,是2年级的学生。学习优异,格文静,住校生。真不知道陆鑫从哪儿挖出来的。安沫筱叫她给老师去了电话请假,带着她回了自己家。先睡觉,啥事都往后挪。

    小梓拘谨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画面,喝着安沫莜给她泡的牛,打量着四周。安沫莜洗完澡出来,叫她去洗澡,她连忙摇头。连连说不用了。安沫筱指着她上血迹说:“你想穿着这下午去医院?”

    小梓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脸噌一下红了。

    “洗完了你睡右边的房间,浴室里有新的毛巾。我先去睡了,扛不住了。”小梓点点头进了浴室。等她洗完出了浴室,安沫筱已经把她的衣服洗完烘干放在了上。边上还放着睡衣。小梓心头一。学校里流传安沫筱如何如何孤傲,如何如何不近人,现在看来谣言真的是不可信。当她后来把这话跟安沫筱一说,安沫筱脸上满的啼笑皆非的表

    也许是那帮伤了陆鑫的人以为出了人命,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安沫筱最终没找到几个惹事的人。陆鑫平安康复也没跟安沫莜说到底是谁伤了他。直到警察来调查,把所有人都滤了一遍,安沫莜从当公安局局长的姨夫那里才知道了是谁伤了陆鑫。陆鑫不说,她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陆鑫出院,有惊无险。也算一件幸事。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