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年少轻狂的日子 逃避不是懦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我就这样注视着你

    这样摸不着你,碰不着你地看着你……

    当时间与空间两皆无

    我依然不悔地凝望着你

    在距你最近,也是最远的地方。

    安沫筱突然想到这句话,嘴角微微上翘。她常说自己不相信,却离不开。一直逃避着一段段感。徘徊,犹豫。只是没有哪个难人有耐等到她下定决心的那一天。每一段感就在她的徘徊中流逝。在她的犹豫中,不见了踪影。

    找了,找到了,又丢了。丢了,继续找,直到精疲力尽的一天。

    她或许只是一个弱者,一个逃避现实的人。虽然她总是说自己是个很现实的人。朋友也经常说她太现实了伤害了别人。可事实却一次次的让她的人,在她的犹豫不决中。心灰意冷,离开。

    “在想什么呢?来了就坐在椅子上发呆。我发现你很容易发呆。经常坐着坐着就不知道想什么去了。”习羽扬捧着碗。直接用手抹抹嘴。

    “没什么。”安沫筱接过他手中的碗。“吃饱了没?”

    “饱了,不吃了。”习羽扬对收拾桌子的安沫筱说道,“你有时候也会感觉孤独吗?”

    “孤独?”安沫筱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了看他。片刻又继续手里的动作。“孤独是个令人不解又经常寻找的字眼。有本书上说,孤独是一个人忽视了边所有你的人才能得到的东西。世界不会因为少了一两的人而改变,就如同你缺少了多管闲事的我依旧会继续你的生活。而我管不管你的死活也是我自由。所以,孤独这个词。谁都说不好。”

    “真复杂,就不能简单点说?”习羽扬瘪瘪嘴。缩进了被子里。只露个脑袋在外面。

    “坐起来,刚吃完东西。”安沫筱收拾完残局。把他从被窝里拖了出来。

    习羽扬坐起,靠在头,安沫筱给他背后垫了一个枕头。她没想到习羽扬会对她说起自己的过往。

    “很多东西,我现在才发现我根本就不懂。比如我妈和那个男人的。他们认识的时候是中学。而后互相鼓励上了大学。两人一直平稳的发展。直到那个男人娶了他现在的老婆。可那时候我妈已经怀上了我。他们没有结婚,因为那个男人说他会一辈子对她好。我妈就傻呼呼的相信了。连大学都没有上完。着肚子一个人在那个城市里生活,等着他去接她。”

    习羽扬脸上布满了愤恨。停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出生的时候,就是他和他现在的老婆结婚的子。我妈一直都不知道,一直以为他很忙。很累。她总的体贴的为他打算。从来不说一句怨言。一直到我2岁的时候,我妈才证实了他结婚的事。”安沫筱完全相信如果他的爸爸在跟前,他会毫不犹豫的揍上去。

    “那个男人说,是我妈不好,不能给他所要的东西。他要名要利要钱。我妈只是个在普通的家庭,普通的环境中长大的普通女人。我妈什么都没说,只是带着我离开了那个城市。我10岁的时候,那个男人来找我妈。说他老婆不能生育。他好不容易争取了机会想把我带回去。可以给我最好的环境,最好的生活。”习羽扬低着头,眼神没有焦距。脸上的明显的鄙夷。

    “我妈30岁,跟50岁的女人一样老。生活已经把她拖跨了。她在去世前,把我交给了那个男人。那年我12岁。我跟着那个男人到了他家。那个女人表面上对我很好。很疼我。男人不在的时候就把我当奴隶一样使唤。她打我都是看不见的地方。我15岁开始跟她反抗。跟她吵,跟她闹。她打我,我就打她。直到那个男人无法忍受家里的争吵把我送到外面自己住。”

    习羽扬抬头看着安沫筱,“你楼下那房子就是他新买的。”

    “我不知道我妈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他会那么狠心扔下她。让她带着我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自生自灭。如果不是他那个老婆不能生育。他也许不会想到我的存在。他在那个家里也是个孙子。那个女人说什么他都不敢忤逆。我妈就是因为他死的。都是因为他……”习羽扬低沉地吼着。眼里掉落的水珠证明他心中的悲鸣。

    安沫筱坐到边,拥着他。轻轻摸着他的头,拍拍他的背。什么话都不说。

    “19,检查完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护士小姐敲开病房的门,端着药品盘走了进来。

    “先检查吧,我去办出院手续。”安沫筱拍拍习羽扬的背,起出了病房。

    每个人都是感叹自己的生活怎么不足。然而看着别人的生活也是那么多的无奈。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