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年少轻狂的日子 情感是伤害的借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桑沫兮 书名:桑间十月
    ()    她和他们不亲。但却是至亲。从小不在父母边,她已经让自己学会独立。看着他们互相背叛,互相中伤。她从来不言不语。两个人,谁,她都没有资格去说。因为他们是她的父母。说的多了,只是让家里所有的人矛盾加深。因为他们互相猜忌,猜到最后,只是分离而已。

    一个月后,安忠民和安妈妈摊牌。两人,一个不要孩子,一个因为另外的人不能要孩子。安沫筱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们在谈判席上争吵。她没告诉任何人家里发生的事,每天依旧微笑的看待所有的人和事。还是那个云淡风轻的安沫筱。仿佛什么事都不在意的安沫筱。她想在乎,只是在乎不了。

    安妈妈什么都没要,只拿了简单的行李净出户。安忠民想和女儿一起生活,又害怕和女儿一起生活。因为他现在完全不懂这个女儿。

    “沫筱,爸爸知道你很能干,也知道你都懂。生活上,有什么需要,你就给爸爸打电话。你也18岁了,很多事,可以自己判断和解决……”

    “爸,外面有人等你呢。”安沫筱打断安忠民的话。道理,她听得太多了。要说这些东西,她比他能说。

    安忠民哑然。

    最后,安忠民留下房子和一些不动产,跟着人走了。

    一时间,安沫筱成了最自由的人。她有些不适应。晚上躺在空的房间里,她只是睁着眼睛。看着黑暗里的黑。想流泪,想痛快的哭一场。眼睛涩涩的,干干的,什么都流不出来。夜是那么寂静。打开灯,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游着。突然很想看阳光明媚的样子。站在阳光下却感觉自己是那么的苍白和脆弱。对谁都不能说,也不知道说什么。让他们同吗?说出来,他们也只是劝慰。需要得到什么?安慰?她不需要。

    点燃一根烟芯,不吸,只看着香烟一点一点的燃到最后。天,开始隐隐发白。脱下衣服,走进浴室,水淋头而下。干涩的眼似乎也受到了水汽的滋润。皮肤被水淋得发烫,手掌贴在冰凉的墙面上,留下一个轮廓。

    关上水,抹去脸上的水渍,顶着毛巾,裹着浴巾,赤脚回到房间。呆坐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开始穿衣服。

    清晨冷冷的空气让夜不能好眠的她感觉头脑清醒了许多。骑着脚踏车在街上飘过。如果这种车速被陆鑫看见,免不了又被骂一顿。她想笑。一个人的时候根本笑不出来。站在镜子面前,她对着自己笑。笑容很假,假到连自己都骗不过。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到底为了什么而维持?男人和女人为什么会产生异变?如果说是因为荷尔蒙的变化,那为什么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迁?体的变化引得荷尔蒙也变了?所以没有了感觉?安沫筱觉得可笑。

    我你,因为我你。我不你了,所以不了。像一部荒诞的闹剧,开始温馨美丽,结局荒谬。

    懒散的拿着书本做作业。写出来的字也乱七八糟。撕了一页又一页课本。她停下笔,扭头看着教室外的一片绿色。老师叫她回答问题。她只是站着,看着,一句话不说。老师怒了,叫她去教室外站着。她走出去,头也不回。离开了学校。班主任找她谈心,她也只是沉默。

    每天还是和夏筑聊一些无聊的事。每天还是和陆鑫吃饭上学。她什么都不说,陆鑫什么都不问。徐建回了学校。子,平静而看似安详。

    锁好车。安沫筱走到楼梯口。很多新家具堆在门前。几个人在上上下下搬运着。她看了一眼,低下头绕过障碍物继续上楼。刚上2楼,就见一个男孩站在一户人门前指挥搬运工放东西。看见她上楼,一脚把旁边的垃圾踢到她面前。

    安沫筱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他。直视他的眼睛。很精神的一双眼睛。与她的黯然无神完全相反的对比。男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抬腿跨过垃圾,头也不回的上楼。

    “干嘛那么拽?”男孩双手插进裤兜里,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怎么看怎么欠揍。

    安沫筱没有停下脚步。依旧垂着眼帘,看着台阶,一步一步往上走。

    “我叫习羽扬。是你的新邻居。有许多不知道的地方,还请你多帮忙。”男孩玩味的话语让三楼邻居家门虚掩而开。

    “沫筱,回家啦。没什么事吧。”3楼的阿姨关心的看看楼下,再看看安沫筱。

    “阿姨,没什么事。”安沫筱微微摇头。3楼阿姨点点头关上了门。瞟过楼下。她忽然感觉很想笑。小P孩装深沉。

    天刚蒙蒙的罩上点亮光,安沫筱收拾好东西已经出了门。走到楼下就见地上躺着一个人。走近才看清楚是谁。

    站在原地。安沫筱犹豫片刻蹲下,没有闻到酒味,那就不是喝多了躺在楼梯间的。推了推躺在地上的人。习羽扬呻吟一声动了动。安沫莜才发现地上有滩血迹。立马拿出电话打了120急救中心。

重要声明:小说《桑间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