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任务奖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不曾将你忘记 书名:侠岚
    见伙计平安回来,药铺老板也总算松了口气。而后便用期盼的看着余枫,余枫这回倒也自觉了,直接表示愿意帮他试药。

    再度看到那十八碗五颜六色的药时,心中顿生一抹苦涩,为什么玩个游戏要这么苦呢?

    “洗脉药神卷药温和,这些药都是误服无碍的,有劳少侠了。”

    “举手之事。”这会余枫倒是说得轻描淡写了,刚才可不是举手之劳,不过他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老板,事后你得把你研制洗脉药神卷的原因告诉我。”

    “这……老朽自是不会欺瞒。”药铺老板同意了。

    其实中药若是一口灌下倒也没什么,这个任务恶心人的地方就在于要玩家慢慢喝下,去品味其中滋味。当然,余枫只要慢慢的把药都喝下去,系统会自动给出答案。

    全部将十八碗药喝下后,余枫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诸多秽物呼之出,但好在是游戏,心里作用不能影响到游戏设定,他是吐不出来的。

    “这碗药味与之前我服用的药十分相似,药温婉,却又隐含一股蓬勃生机,似有接筋续脉的神效。”余枫指着其中一个空碗将任务提示内容念了出来。

    系统提示:你获得了2点医术。余枫愣了下,原来这样喝药还能增加医术技艺?

    药铺老板一听,顿时露出不可思议的表。余枫察觉有异,问道:“怎么了?”

    “怎么可能是这份?这怎么可能……”药铺老板似乎是没听到余枫的问话,眼中只有不解与懊悔。

    余枫顿时反应了过来,这任务果然麻烦,看来这碗药也是有问题的。

    “老板,你怎么了?”

    “唉……少侠,实不相瞒,这份药的配方是我徒弟写下。当年他写下这离经叛道的药方后,便被我一气之下赶出寒草堂,几年以后我渐渐发现他之药理乍看之下虽然离经叛道,但其实又不失为大破大立,再创生机之理。”说到这里,药铺老板一下似乎苍老了许多。

    “整件事的起因,还要从我在药神谷学艺之时说起。当年的东武林有一名女刀者,名唤雪月朦,一心挑战天下高手以证刀道,结下仇家无数。一负毒伤来到药神谷求医,但因谷主不愿惹红尘事,愤而离开。后来她刀道有成,约战药神谷谷主于啸月峰……”

    余枫正听到关键时刻,这药铺老板却停了下来,将他带到堂屋坐下让小二看茶,余枫口中药味正浓,刚好喝口茶漱漱口。

    药铺老板又继续说起了这段往事(剧):“那场大战之后,雪月朦以一介后辈的份挫败药神谷谷主,一雪当求医之耻。之后几年里,她的名声大噪的同时,也将自己推入了亢龙有悔的命数。不久之后,江湖突然传出她封刀的传说。”

    “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封刀?”余枫就受不了这药铺老板这种大喘气的说话方式。

    “因为她已经不能再握刀了……那我在药神谷后山采药,发现她倒在血泊之中,浑筋脉尽断,武骨全废。全凭喉中一口真气保住命,当时我不及细思,只觉得救人要紧。谁知竟然被谷主知晓了此事……唉,倒不是谷主没有容人雅量,只是药神谷素来不惹红尘事,而我却一心想要救她,最后只能带她离开了药神谷。”

    余枫想起了那个伙计的话,转而问道:“那个女刀者就是尊夫人?”

    药铺老板老脸一红,忙解释道:“我们并不是真正夫妻,我哪里配得上她,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才对外如此称呼的。其实在离开药神谷的时候,我们便受到了几路江湖人士的追杀。若不是御天仞御大哥出手相救,将我们带到这杏花村来,我们早就死在路上了。”

    余枫听到御天仞这个名字的时候,心头一动。难道说这个任务才是任务的关键吗?九方仞是九方家的老仆人,也就是说本姓很可能不是九方,御天仞难道是他的真实份?剧模式下玩家所扮演的角色,其份信息并不是直接告知的,关于角色本过去的故事,需要玩家自己想办法摸索,总体来说想要在剧模式下获得高级武学,其难度不刷门派贡献之类的传统方式来得轻松。

    “那你那弟子又是怎么回事?”余枫主动问道。

    “唉,这又是另一桩遗憾,当年御大哥将我们安顿在杏花村后,将一个小童托于我照顾,我别无所长略通歧黄之术,就在这杏花村开启了药铺。但我始终没有放弃对洗脉药神卷的钻研,而小童慢慢长大,却也逐渐表现出了不耐,他的眼神就如同我第一次见到雪姑娘时的眼神一样,无所畏惧,有种强烈的渴望。我知道那孩子渴望的外面的江湖,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只能强留在边,可后来……”

    听到这里,余枫总算明白了一个大概,后续任务中,那个当年被托付的小童以及女刀者雪月朦肯定是关键人物。当然,其中最重要的绝对是九方仞,听了药铺老板说的这段往事(背景剧),余枫开始有些对这个剧感兴趣了,10级可以开启的那封九方仞的信件肯定可以带来更多的信息!

    “你既言受人之托,后来又为何将他赶出了寒草堂?”这是现在余枫比较关心的,另外他还发现自己说话这调调越来越符合游戏背景了。

    “少侠有所不知,他自小聪慧,对草药有独特的见解与想法。但却心高气傲,曾不止一次乘老朽不在胡乱开药给村民,险些酿成大祸。不仅如此,当我责备他时,他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过错。久而久之,他便与我疏远,后来不知从何处得了一本怪书,更是废寝忘食的看着。那本书的内容老朽也曾看过,可文字晦涩难懂不说,更似是武功秘籍,又似是药理经典,处处有违常理。直到三年前他根据那本怪书写出了那幅配方,才让我一时愤然,说了重话。都怪我……自从那之后,他就一个人悄悄离开了这里,而我直到他走了一年之后才领悟到他药中之理。”药铺老板的神色十分复杂,有悔意,有惋惜,但更多的是对自己当初行为的痛恨。

    不过毕竟是游戏剧,虽然有一定代入感,却也就那样,余枫更关心的是那本秘籍!

    “老丈,那本秘籍也被带走了吗?”

    “没有,少侠请过目。”药铺老板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本薄薄的黄纸书递给了余枫。

    系统提示:完成剧任务药铺老板的毕生所求,获得优秀评价,实战经验+1000。

    系统提示:恭喜你获得了《神农琉璃功》第一卷《百花斗艳》。

    黄皮秘籍残卷?余枫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听到系统提示响起,他才惊觉手中秘籍竟然是黄皮纸的绝世武学残卷!

    强行收敛了心神,尽量用平静的心打开秘籍说明查看详细。

    “借用花草不灭,生生不息的生命之力,创造出百花齐放的奇异盛景,此式名招能够停止衰老,治愈一切伤害。”默读了一遍武功效果后,余枫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随之而来的便是狂喜,内测的不顺与郁心一扫而空,这竟然是一式疗伤的武学名招秘籍,治愈一切伤害这个属简直碉堡了!

    就凭这本残卷,内测一个月的药就喝得值了!《侠岚》之中是没有传统的战法牧概念的,游戏里也没有妈这个职业,战斗回血只有**一途。内测时已经有人测试过,飞针渡气等看似有治疗效果的武学都不是“名招”,没办法在过招时使用的。但百花斗艳却是可以在过招时使用的名招,其价值就不言而喻了。

    不过当他看到学习条件时,顿时心又凉了半截。

    学习条件:尝遍百种药草(0/100)、技艺:医术15。

    秘籍说明:《神农琉璃功》昔年神农氏尝遍百草,汇聚天下花草树木的药与毒素于一体,为解决自的药与毒素,而创造出的绝世武学。《神农琉璃功》,借用的是百草之力,奇特功力可以在药力和毒力之间自由转化。

    原来如此,这是神农氏尝百草后所创武功,所以要学这部武功也要从尝百草开始……为什么想想有点泪流满面的感觉呢?余枫觉得他跟药草真的是有不解之缘啊!

    “看少侠似是能明白这本秘籍所记载的内容,那这本秘籍便赠予少侠了,只是……”这个时候,药铺老板又来刷存在感了。

    余枫这才想起这任务还没玩呢,问道:“只是什么?但说无妨。”

    “只是虽然药方已经试出,但此药方中,还差一味药,能否有劳少侠帮忙取来?”老板面露难色的说道。

    “是秽荒草吗?我也采不到啊。”话说提到这秽荒草的时候,余枫总觉得有点逻辑不通。既然伙计都知道缺这一味药了,这老板干嘛还要让自己试药?

    药铺老板这时做出了解释:“其实小二去采秽荒草不是为了洗脉药神卷,而是雪女侠因为常年卧**不起真气不通所形成的另外一种怪症。只要重塑了雪女侠武骨,真气自通后,那病也就自然而然的好了,只是伙计不知道这件事而已。”

    “那你要我取什么药引?”余枫这会总算完全弄明白这个任务了,他发现饶了半天,竟然是为了让自己全方面了解剧

    系统提示:药铺老板向你发布任务,到五丈原上杀死银月贪狼,获得贪狼心血。任务奖励:实战经验+2500

    竟然奖励2500实战经验,余枫稍稍被吓了一跳。7级之后升级需求的实战经验暴增,到8级要2000经验,9级5000经验,10级10000经验,可以说最快的玩家现在也应该卡在7级上。这个任务一下给了一级多的经验,其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这次任务还有额外福利,那就是药铺老板送了几份气血药给余枫,这会出门总算是有药了。五丈原就是月夜暴狼的刷新点,也就是先前伏魔会占领的那个地方。

    再次来到五丈原边上,看着那一群人伏魔会的玩家,月夜暴狼似乎比想象中要凶残一点,竟然同时被四五个玩家围攻才能持平。余枫看了一会,觉得有些无语,他们这样练一点效率都没,还不如去打灰狼或者獠牙银狼呢。

    不过放眼望去,并没有看到任务中的银月贪狼,余枫又把任务描述仔细的读了一遍,发现自己果然漏看了一点。

    银月贪狼将于戌时与亥时之间在五丈原出没,请做好准备。戌时与亥时之间也就是晚上的7点到11点,竟然还是一个事先boss。现在已经快五点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准备,余枫想了想,还是先下线吃饭吧。

重要声明:小说《侠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