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求你接了这个任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不曾将你忘记 书名:侠岚
    余枫其实一直奇怪刘总怎么突然大发善心让他脱离苦海的?不过也没多想,主要是《侠岚》快要正式公测了,余枫辞职后就整天在收集资料。

    对于未来的路,余枫还是有一丝的迷茫,他在网络中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去任何一家游戏资讯类的公司应聘待遇也绝对不会低,而且现在游戏行业的发展已经相当成熟。究竟是继续在网络营销上面打拼呢,还是弃暗投明转攻游戏圈呢?

    算了,不管怎么说,先休息一个月好好玩《侠岚》吧,就当给自己放个长假。

    接下去的一周时间里,余枫都不停的在收集游戏资料,他现在比普通玩家仅有的一点优势就是可以登录内测交流论坛。

    不知不觉就到了5月15,侠岚正式公测的子。余枫一早就起来刷新网页,上午9点的时候,官方终于出了新闻公告了。

    1公测正式服共四组服务器,玩家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服务器进入游戏。注:不可转服,请谨慎选择。

    2天书系统为全服务器唯一,四组服务器共享十四天书。例:逐鹿九州服务器开启了《天龙八部》世界剧,则其他服务器不再出现相关天书。

    3调整剧模式,选择剧模式进入游戏的玩家可以转为玩家模式,但会失去剧份与相关任务的优先

    4当前服务器版本1.1.2,版本名称:侠影初现。

    5每从0:00开始计时,积累在线18小时整将被强制下线。请合理安排您的游戏时间,沉迷伤

    6优化武学系统,技艺系统等相关系统,其他细微调整请游戏中体验。

    往下一看,果然出现了四组服务器的名称:逐鹿九州、长风破浪、叱咤风云、气吞山河。不过内测玩家默认激活的是逐鹿九州,没得选择。

    又检查了一遍游戏头盔里的客户端版本,确定没有问题后,剩下的就是等待开服了。

    距离开服还有不到10分钟了,余枫开始萌生一种淡淡的失落感,因为淡月含霜还没有上线。问侠电影虽然还没有上映,但他看过新闻,前天就已经杀青了,淡月含霜说过也要玩《侠岚》的,不上线怎么玩?

    还在三分钟的时候,余枫只能失望的叹口气,戴上了游戏头盔,可就当他打算按下关机键时,那个口的头像闪动了起来。

    “不好意思,最近比较忙,进游戏联系吧,我激活的涿鹿九州,游戏就叫淡月含霜。”

    看到这行字,余枫迅速的回了个“好的,游戏联系,我id猎风。”

    发完消息对方的头像就黯了下去,余枫也不管了,时间要到了,还是先进游戏吧。

    时间到!进入游戏,直接跳过了过场动画,来到了创建人物的面板。

    这次他果断的选择了玩家模式,然后快速的输入了猎风两个字,他之所以这么着急,其实是怕自己id被人抢注了,毕竟这也不是什么意想不到的id。

    “尼玛,谁那么快?”点下确定的时候,余枫就无语了,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被人给注册了。

    “呃?”心郁闷的余枫突然注意到在免责声明下有一行小字,写的是:由于您内测期间完美完成剧任务,如果使用内测角色名字有几率在玩家模式下开启相关任务。

    游戏公司把这个说明放在这个容易被忽略的位置,很坏啊!不过……他想不起来之前内测扮演的角色叫什么名字。

    坑爹了!

    余枫想死的心都有了,冥思苦想一阵后,终于想起来那个老仆好像名字是九方仞,看样子应该是家仆。那那个残废少爷也该是姓九方的……九方啥呢?

    应该是九方……烈吧?余枫心忐忑的输入了九方烈这个名字,然后心一横,点下了确定按钮,错了算自己倒霉。

    确认之后,“刷”一道光芒,余枫正式进入了《侠岚》的世界,眼前光芒飞散,进入了一个简陋至破旧茅草房内,比他之前躺了一个月的茅屋还要简陋。再往外看,是密密麻麻的新人玩家,同时,系统提示:你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行动自如,并且来到一个名为杏花村的地方,九方仞临行前嘱咐你在这里好好静养,但不知为何今村子里来了许多江湖人士……

    “因为今天公测了啊!”余枫看着系统提示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而系统提示的内容似乎是接着内测时自己昏迷之后的剧。轻快的旋律在耳边若有若无的回响,这个游戏是有背景音乐的,很能烘托气氛,特别是去墓地一类的地方,开启背景音乐超级带感!

    新手村啊,余枫都要感动哭了,自己终于见到了新手村了,多么不容易啊!

    赶紧拉开属面板看看。

    角色名:九方烈

    等级:1

    普通伤害:2~2

    气血值:100

    内力值:0

    提元:1.200

    悟:20

    福缘:50

    魅力:20

    其中悟、福缘、魅力都是默认的属值,每个玩家都是一样的。比之前那清一色的鸭蛋要好看多了,余枫发现自己经过内测洗礼后,变得特别容易满足。上穿的是粗麻衣,没有任何属加成。打开背包一看,里面有一封信件和一把攻击10-10的木剑。

    物品说明:九方仞留给你的书信,查看等级10。

    还好名字没弄错,不然内测一个月的折磨就白费了。余枫看了看密密麻麻的人群,游戏经验丰富一点的在到处找任务,不丰富的直接冲出去杀怪了。

    新手村没有人形怪,野兽怪物杀了只有实战经验,没有武学经验,余枫倒也不急,毕竟武侠游戏等级不是特别重要。先试着添加了淡月含霜的好友,但是被秒拒了。

    他郁闷了下,一连试了几次,都是秒拒。那姑娘怎么回事?不是说游戏联系吗?

    突然他一拍脑门,自己进游戏换名字了,这给弄的……只得将添加好友的事儿先放放,回头给她qq留言说明况吧。

    《侠岚》的游戏人物很明显的不是写实风格,因为政策上不许将游戏做得跟真人无异。同时游戏毕竟是游戏,它有它自己独特的魅力,并不是一味的仿真就是好的。

    而且现在这游戏的画面与人物很古风,显得比较唯美,比起强行仿真,大部分玩家更喜欢这样一个韵味十足的武侠世界。

    余枫也开始四处走动,熟悉下环境。同时拉开了技艺面板,技艺系统的设定更是一次将古典文化与武侠的完美集合。

    音律、弈棋、书法、绘画、医术、毒术、铁匠、鉴定、钓鱼、打猎、花卉、茶道、饮酒、厨艺十四种技艺不止影响人物属,还影响着许多武功的效果以及一些剧任务的获得几率。

    其实早在余枫拿到游戏第一手资料的时候,就想过如果把十四种技艺都练到满会怎样?不过他也知道不太可能,技艺的成长没有特定的方式,属于被动成长的特殊系统,与玩家的发展息息相关却又难以捉摸。术业有专攻,全知全能也不现实。

    把新手村逛了一圈,接下了几个新人任务后他来到了药铺,打算买点气血药品去村外杀野猪,以求早离开新手村去闯江湖。

    谁知那本来无精打采的药铺老板一看到余枫,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瞬间来了精神,走出了柜台绕着他转了好几圈,口气不住的说道:“妙啊……这果然是……真是妙啊……”

    “那个……老板我买药。”余枫头也跟着这老板转,最后终于转晕了忍不住说道。

    “少侠,你这一以洗脉药神卷重塑的武骨是何方高人所为?”药铺老板一脸兴奋的问道。

    余枫觉得有些蹊跷,一个新手村npc怎么感觉很高级的样子?洗脉药神卷是什么?难道是在九方仞用来重塑自己扮演角色九方烈的方法?

    毕竟是继承了剧模式下的份,余枫不得不小心一点,因为剧模式下的份不仅仅可以为玩家带来学习武功的捷径,更可以带来江湖npc的仇杀。

    见余枫没有接话,药铺老板知道自己太过唐突,又说道:“少侠莫要误会,老朽早年是药神谷门生,曾有幸目睹一味前辈高人以此神卷药理为一个废人重塑武骨。但因资质不够未能有所成就,便来了这杏花村开启了药铺,但对那位前辈高人神往已久,所以一直在自行钻研这味药……”

    “你想说什么直说吧?”余枫感觉似乎有任务,而且是剧**物的相关任务。

    系统提示:药铺老板向你发布任务,替药铺老板试药,任务内容需要你根据药味分辨出哪种药是最接近洗脉药神卷的药。

    余枫看了看药铺老板,问了句:“试药?中药?”

    药铺老板点了点头,说道:“有劳少侠了……”

    “免谈!”余枫二话不说便要离开了,开什么国际玩笑,又要喝中药了!反正这个任务也没说是什么奖励,余枫干脆不接这坑爹任务了。根据药味来分辨的意思就是说必须要开着味觉系统来喝,这不是瞎折腾吗?

    “少侠留步!此乃老朽毕生所愿,少侠即是服用洗脉药神卷之药重塑武骨,自是能够分辨固中滋味。”药铺老板追出了药铺。

    但余枫态度很是坚决:“绝对不要!”

    “少侠,你就成全了老朽吧!”药铺老板都快哭了,连自己店都不顾了。

    “我绝对不再喝中药了……”余枫说什么也不想再喝中药了。

    眼见余枫就快要离开了新手村了,药铺老板一下急了眼了,“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抱住了他的大腿,以示决心。

    余枫整个人都傻了,这是什么况?这是哪个王八蛋设计的剧?至于么,他不要奖励都不行吗?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因为这个是必要任务,如果这个任务不做他的人物剧任务根本就没办法展开。这也侧面的反应了一个问题,这段剧的编剧绝对没有喝过中药,不然不会搞出这种况。

    这时,也有其他玩家也注意到这个奇异的现象。

    一个npc老头跪在一个玩家勉强声泪俱下,而那名玩家似乎很享受这种欺负npc的感觉,不为所动,这是什么节奏?

    “看那个人真没公德心。”一个围观的女玩家说道。

    “是啊,虽然是游戏也不用这么欺负老人吧?”另外一个女玩家马上复合道。

    “这种人放现实里就是败类,来游戏里找存在感的!”这是一个男玩家说法,获得了很多人的认可。

    余枫这人其他倒都还好,就是比较面子,被人这么说他哪里还受得了?立马扶起了药铺老板,略带哭腔说道:“快起来啊大爷,我答应你还不行吗。”这是要坑死人的节奏啊。

    这药铺老板似乎是完成了系统的任务,前一刻还是声泪俱下,在余枫接下任务后,立马又挂上了笑容:“少侠,请随我来。”

    尼玛,这变脸太快了吧?

    这时周围的玩家才提出新的疑问:“那个npc为什么要给一个玩家下跪?”

    “好像是求他接什么任务?”

    “有人还不接?切,神经病。”围观群众得到这个结论后,就自行散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侠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