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分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不曾将你忘记 书名:侠岚
    ()    血杀城的东城门外,血杀军团的营地就在这里,驻扎着血杀军团的全体将士,共计八十万人。在血杀城在东城门的居民能够清楚的听到将士们训练的声音。杜天听着熟悉的口号声,不由感到上的鲜血都沸腾了。脚步也不由加快了几分了,快步走向血杀军营。

    血杀军团:军团长,孤独一剑,当代家主孤独一刀的弟弟,孤独家族在这一代的老一辈,一共有五个儿子是,一刀一剑闯天涯,分别叫孤独一剑·孤独一刀·孤独闯·孤独天·孤独涯五个儿子。是上一代孤独天下亲自起的,孤独一刀是孤独小容的父亲,而孤独天下事孤独小容的爷爷。孤独家族的在这老一代就孤独小容这一个千金。自然是把孤独小容当宝,全家上下更是十分疼孤独小容。

    而孤独天下则是一名六阶高级侠圣,孤独天下的儿子,其中孤独一刀,孤独一剑则是五阶中级侠宗,而孤独天在这一代是天赋最好的,是一个武痴,整天沉迷与修炼,已达到了六阶中级巅峰。而孤独闯则是痴迷于到处游历,而孤独涯则是负责着孤独家族的生意。

    孤独小容有四个哥哥,分别是孤独龙·孤独腾·孤独虎·孤独跃。正所谓,龙腾虎跃。也是孤独天下亲自起的,孤独龙是孤独天的儿子,孤独龙的做事风格却和孤独天完全相反,孤独龙风流成,不喜修炼。孤独腾是孤独一剑的儿子,孤独腾十分怕他这个老子,孤独一剑是一名,铁血军人,对孤独腾十分严厉。孤独腾一成年就被孤独一剑带进了军队,也逐渐成了一名铁血军人。孤独虎,是孤独闯的儿子,完全继承了孤独闯的天,这两父子,除非是家族中发生了重大的事才会回去一下,不然的话有可能一年都见不找这两父子。孤独跃是孤独涯的儿子,孤独跃却和孤独天一样,整天痴迷于修炼,也是一名修炼狂人,而孤独跃的天赋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更是受到了孤独家族的全力栽培。

    而孤独家族与杜家则是世代相交,是杜天的盟友,而血杀军团则被孤独家族牢牢的把握在手里。上层将士几乎全部是孤独家族的人,如果说血杀军团是逆天帝国的军队,还不如说是孤独家族的私家军。

    等级:三阶之下则为侠岚,三阶为侠士,四阶为侠师,五阶为侠宗,六阶为侠皇,七阶为侠圣,八阶为侠帝,九阶为侠神,九阶之上是什么没人知道,因为在侠神大陆近万年以来就再也没有人达到九阶,就算是再惊才艳艳的天才人物,也没有突破九阶,全部都离奇的死去,没人知道是咋么死的,这一切都成了迷一般的传说。

    侠技:分五个等级,天·地·玄·黄四级,之上为神级。神级侠技在整个侠神大陆,都为之稀少,就是孤独家族与杜家这样的大家族也只有几部天级侠技,做为镇为镇族之宝。更别说是神级侠技了,而没一门神级侠技的出现,都引起整个侠神大陆,腥风血雨,不知要死多少人。

    与孤独小容分别的杜天以来到了血杀军营的大门口,血杀营的门口站着两个血杀军团的血杀军士。

    “小子,这里是军事重地,闲杂人等,请勿靠近。”两血杀军士中一个中年男子喊道。

    “新兵,杜天,前来报到。”杜天膛,大声回到。

    看的两个血杀军一愣一愣的,杜天的这个动作比正规军还标准。

    “你是新兵?”两个血杀军士不相信的问到。

    “杂么,有什么不妥吗?”杜天疑惑的问到。

    “没,没什么不妥,李三才,你在这盯着,我带他去报道”两个血杀军士中那个年龄较大一点的对较小的说到。

    “嗯”那个较小的军士,点点头回到。

    “杜天是吧?”一边走一边问杜天问道。

    “嗯”

    “你是哪里人啊?”

    “我老家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子。”杜天淡淡的笑了笑,不在意的说道,杜天并不愿意用杜家的名声来压人,他想靠自己的实力,自己的本事来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废物。

    “好了,我就送你到这里,你自己进去吧,”血杀军士把杜天领到一个房门口,对杜天笑道。

    “谢了,钟大哥。”杜天笑着对钟狮谢道。

    “没事,以后有事找我”钟狮不在意的拜拜手。

    “铛铛”杜天敲了敲房门。

    “进来”房里传出一道洪亮的声音。

    “你是?”杜天推开门,一个魁梧的中年汉子,疑惑的问道。

    “我是新兵杜天,这是我的推介信。”杜天朗声回到,从随的包袱里拿出一封他父亲临走时给他的信。在侠神大陆上要进军队,必须要一封推荐信才行。这是以防其他帝国的人派来细的。

    “杜家?你先等一下”那个血杀军官你看到这封信上那个杜家独有的标志,不由惊叫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下杜天,感到一阵一阵的疑惑,杜家能成为帝国四大世家,家中的财富,那是堆积如山,而杜天穿的如此朴素,那像杜家子弟的。

    “好”杜天看到那个军官的那个表,心念一动,心中明白的跟明镜似的,淡淡的笑了下,点了点头。

    “报,将军,杜家来人了,还带了一封信。”血杀军官,进了一间书房,对一个背对着的中年男子恭敬的回到。

    “杜家?这次来的是谁啊?”男子转过声来问到,一个英俊的中男子,此人正是孤独一剑,孤独家老一辈的老二,血杀军团的团长,位居高位的孤独一剑上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那个血杀军官更加恭敬的回到:

    “是一个十四五青年,很面生”

    “十四五的青年,杜旭那个老家伙,派个小孩子过来干吗?”孤独一剑放下手中的书,疑惑的自语道。

    “你把他带过来”孤独一剑吩咐道。

    “是,将军”血杀军官回到。

重要声明:小说《侠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