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出世 10

    ()    莲薰则因为刚刚割后,感觉体虚乏力,云柯轻轻拥着她靠在一根雕龙的白玉柱旁,东方水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现在演的是什么戏码!没一会儿工夫,孙太医和几个宫女回来,宫女手上捧着一个玉碗,一阵清香飘了进来,孙太医在东方常面前双膝跪倒,手捧玉碗将药递了过去.东方水和东方桂都机灵,忙上前扶起东方常,东方水将药碗接过,东方常一饮而尽.东方水将碗交给孙太医,正要吩咐他下去,却感觉怀中的东方常子一震,一阵抽筋.东方水和东方桂都一惊,赶忙扶稳东方常,孙太医也脸色突变,赶忙起为其把脉,却不料东方常抽了两下后,张开大嘴,哇哇哇地吐了起来.顿时,淑妍宫中恶臭熏天,东方常的面色铁青,手脚乱挥,乌黑的血从口和鼻子中汹涌而出!

    “啊,父皇?父皇?”“陛下?陛下?!”众人一阵惊呼,东方常吐够了后,双眼紧闭,头一歪,倒在东方桂怀里.“来人,把这两个刺客抓起来!”突然东方一声大吼,宫外一队御林军冲了进来,云柯本来扶着莲薰休息,没想到眼前形势瞬息万变,现在北齐的御林军竟然也冲了进来,一根根长矛短枪对着自己和莲薰,不剑眉倒竖,沙气升腾.莲薰也被眼前的架式吓了一跳,她心中疑惑:不应该呀,就算吃了自己的不能解毒,但是也应该不会让毒恶化才对呀!众人正在剑拔弩张的时候,东方常缓缓睁开了眼睛,轻喝了声“住手!”众人听见东方常说话了,也顾不得对付云柯和莲薰了,忙转头过来探视,东方常长舒了口气,慢慢坐起了子,疲倦地道:“不得对朕的恩人无礼,还不退下!”众军忙收回兵器,躬退了出去.东方桂紧张地问道:“父皇,你?”东方常面露笑意,“无碍,父皇上的毒已经都解了!”众人大喜.东方水赶忙命人将东方常扶到外休息,又命人赶紧将龙重新熏香打扫干净.

    莲薰和云柯也随着众人来到外,老太后一见皇帝能被人搀扶着走出寝宫,老泪横流,上前一把抱住儿子痛哭.皇后等人也纷纷下拜道贺.莲薰和云柯互望了一眼,看着人家一家人团聚,她却要离开了.云柯扶着莲薰正要举步离开,却被东方常出声拦住.“恩人,今救命之恩,我东方常何以为报?!”莲薰刚要跨出没的脚步停了下来,眼泪在眼圈中打转儿,勉强平静道:“陛下,若能亲贤人,远小人,时刻为天下百姓着想,便是对莲薰的报答!”“恩公!”东方桂扑通跪地,“恩公,今能救我父皇,请留在北齐宫中,待我等好生奉养,以报恩公对我北齐的天大恩德!”“是啊,恩公,请留下来吧!”东方水和东方也都不例外地跪下.莲薰摇摇头,这皇宫还真不适合她,这群哥哥们是一个比一个会演戏,一个比一个更会表现,再住进这里一次,怕她还是会被从万丈悬崖摔下的结局.

    “恩人,无论如何,请恩人给我等一个感恩的机会,如果恩人不愿意住在皇宫中,朕愿意为恩人另建宅院,只请恩人能给我等一个机会!”莲薰轻轻叹了口气,自己的父亲啊,当年你是何等的无与懦弱,而今又何必如此苦苦挽留……“陛下,小女子确有一事请陛下成全!”莲薰缓缓道.“好,好,别说一件,一百件,一千件,我北齐都为你做到!”东方常高兴地高声道,皇太后等人也是纷纷附和.

    莲薰放开云柯,轻轻转,脸色凄婉,满面泪痕地道,“小女子自幼无父无母,飘零在外,每每佳节,无不深深思念父母亲人.若陛下不嫌弃,小女子想依偎在陛下膝前,靠一靠陛下双膝,全当是小女子一尝被父亲疼的幸福!”莲薰说完,在场众人无不动容,一些宫女悄悄流下眼泪.东方常本以为莲薰会要求他什么赏赐,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要在自己膝前靠一靠,当即想也许是个命苦的孩子,自己为一国之君,是天下万民的父母,靠一靠又有何不可,何况还是自己的亲人,当即诺.莲薰轻举莲步,双膝跪倒,头轻轻靠在东方常的膝盖上,眼泪扑塑而下.东方常也深感意外,没想到这女子竟然如此动,伸手轻轻安抚莲薰的头,俨然一个慈父在与一个阔别许久的女儿相聚.众臣皆潸然泪下.孙太医眯着眼睛,心中的狐疑更加深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古代当教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