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出世 9

    ()    老太后一听神医正在给东方常诊治,也不敢高声打扰,毕竟那是她的儿子呀,怎能不心疼,连连点头,听安排地带着皇后退到外等候消息.半盏茶的功夫,东方和东方桂都被几个怀武功的太监押着来到了淑桦宫中,老太后对这两个孙子是不待见的,早就听东方水说了,此次皇帝与大皇子被偷袭,都是他们两个人的谋,只是他们矢口否认,所以才没有立刻处死.东方桂等人进了幔帐后,东方水将莲薰割救父的药方讲了一遍,东方桂二人愤愤不平,“二哥,既然将来要继承大位的人是你,理应由你割来救父皇!”东方先开腔.“老三,你和老四谋害死父皇,罪有应得,理应由你们来割为父皇治病!”“二哥,话不能这么说!如果真是我和三哥设计害父皇,就是将我们千刀万刮也没话说,但是父皇不是我们所害,就是吃我们的也不能救命!”“是呀二哥,你既然说自己是真命天子,你的自然比我们金贵,当然是你的能救父皇!”

    众臣听着三个皇子唇枪舌战,个个心中都有些寒意,哎,为人子者,如此不孝,老父病危,三人还为是谁应该来承担责任而纷纷扰扰,是谁换做东方常,都会寒彻心屝的.莲薰看着争论不休的三个人,高声制止道:“三位下都不要再争了!为人子者,只想着继承家业,享受尊宠,你们的体发肤皆为父母所给,今父亲有难,要你们牺牲一块而已,你们竟然如此吵闹不休,岂不是寒了天下做父母的心么?!”“哼!你说的好听,又不是割你上的!你当我们是牛是马啊,说要生割块就生割块,我们是人,是大活人!”东方怒口冲道.莲薰冷了脸道:“若是我有父母蒙难,莫说是是我上一块,即便是拿命去换,又有何不可?”

    “也罢,既然你们都怜惜自己的子金贵,那割我的也是一样的.”“来人,拿刀来!”莲薰对着旁边的宫女高声道.

    云柯一听急了,忙上前阻止,“莲儿?”东方水也傻了,怎么这美女还要自己割自己的,哎呀,那要是割破了皮,留了疤痕就不好看了,也赶忙上前阻止,瞥了瞥旁边众臣的眼色,又退了回去,毕竟不能让人家说他是重色轻父吧,至少现在不能让别人这么评价他!莲薰浅笑对云柯说,“不妨事,一块而已!”云柯张了张嘴,心疼地点点头,他又怎么会不懂她的好呢?只是这割,割在她上,疼在他心上!没一会儿工夫,一个宫女捧着一把明亮的匕首,一个宫女捧着一个托盘轻轻跪在莲薰跟前.众人呼吸皆停止,这个柔弱的女子是说真的么,难道是真要自己动手?莲薰挽了挽左手袖子,右后拿起刀来,刚想动手,“慢!”旁边大臣中莲薰看到一个着鹤图官服的老头站了出来,走到莲薰边,深施一礼,“姑娘,大仁大义,老朽佩服五体投地!老朽不才,不忍见姑娘自己亲自刀割自己的,愿代姑娘效劳!”莲薰仔细看了看老头,留着花白的胡子,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看他一副儒雅的样子,莲薰正想问他是什么官职,那老者抱拳道:“姑娘请放心,老朽是这宫中的御用太医,虽不能减少姑娘割之痛,但是一定会做到干净利落,不让姑娘受罪!”哦,莲薰有点想起来了,这个人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当年给自己看过病的孙太医,没想到他还在宫中效力!

    “老太医不必多礼!莲薰自己动手便可,况且这是药引,需献者自己动手才能做到心诚,而心诚则灵!”孙太医微微一愣,他也感觉眼前的女子似乎在哪里见过.莲薰不再理他,手起刀落,一块鲜红的落入盘中.轻轻放下刀,旁边云柯拿出自己的锦帕,轻轻将莲薰的手臂包扎起来,莲薰的头上已经疼了一层冷汗.“把这块拿去,和外用疗伤的药一起熬了给皇帝陛下服用!”莲薰喘着对宫女吩咐道,宫女应声退去.孙太医也对莲薰深施一礼,随宫女下去配药熬药了!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都觉得心快跳出来了,敢这生割人竟然连一声都不叫唤啊!“好香啊!”幔帐外伺候的小宫女们,不知谁轻轻喊了声,众人皆回神,的确是好香啊,一股莲花淡淡荷香,清人心脾,让人焕然一新,空气中的恶臭和血腥气也逐渐退去.“真是仙风道骨啊,莫非是仙人临凡不成?”国师加国丈的老太师带头称赞道.众大臣也纷纷随声附和.淡雅荷香让病上的东方常也神智一清,仿佛又多了重生的力量.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古代当教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