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出世 8

    ()    莲薰在云柯的怀中稍稍平稳了中恶心,缓缓双膝跪倒,将手轻轻探进东方常的被中,他的手腕处微弱脉博还在.太残忍了,人已经变成这副样子,竟然还有呼吸,这不是让人活受罪么?!看来这端荣不是一般的歹毒.不知是被人轻轻握住手腕的原因,还是已经昏迷了很久,终于有体力说话的原因,莲薰听见东方常嘴中喃语,却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莲薰赶忙凑上去想听个仔细,东方常却不说了.莲薰无奈叹了口气,看着东方常紧闭的干瘪嘴唇,心中忽然一惊,一个念头闪现脑海.她记得紫衣昏迷时,是要求喝水,自己当时有给她喝过自己的血,却解了她的摄魂散.想到这里,莲薰不再迟疑,低有咬破中指,鲜红的血一滴滴落入东方常的唇上,几滴之后,东方常竟然张开嘴巴,一口含住了莲薰的手指,莲薰感觉一阵钻心的痛,十指连心,何况是被人拼命地从中吸血.云柯注意到了东方常的变化,眯着眼睛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不知在想什么.吸良久,东方常终于长长舒出一口气,放开了莲薰的手指,莲薰纤细的白指此时也已经是又红又紫,破损的伤口变的惨白.

    东方常缓缓睁了眼睛,看见跪在眼前的莲薰,一阵恍惚,“淑桦?!”莲薰子一震,他当自己是母妃了.连忙扣头,“陛下,民女并非淑桦,民女名唤莲薰!”东方常迷蒙着双眼看着眼前的女子,不过十六七岁,他的淑桦要比她大多了.深深叹了口气,东方常沙哑的嗓音道,“你救了我!”莲薰轻轻起,动容地道“民女不敢言救,是陛下鸿福齐天!”外面观望的东方水等人一听,里面的皇帝不只醒了,而且还能说话,也不知这女子给皇上吃了什么仙丹妙药,表功心切的东方水慌忙撩开幔帐跑了进来,“父皇?!父皇,您醒啦,父皇,儿臣,儿臣无时无刻不在为父皇担忧!”莲薰瞥了眼一脸伤悲,满面孝子吊牌的东方水,心下鄙视:要是在现代,他一定可以当上影帝!

    东方常淡淡地看了眼东方水,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伤心.后面跟进来的一班朝臣,见东方常已经好起来了,纷纷跪地扣拜.早有小太监跑去告诉老太后和皇后等人了.东方水真会演戏,扑通一声跪在莲薰面前,声泪具下:“多谢姑娘救我父皇,我东方水愿意以命相偿!还请姑娘能多赐仙丹,为我父皇彻底消除病障!”莲薰瞄了眼作戏的东方水,看了看众位大臣,心中暗自冷笑.淡淡地口气道:“若想为陛下彻底消除病患,也不是无方可用!”“我观陛下,神智恍惚,是因受外伤加内里伤脾所致,外伤可以用药,内里伤脾,是气血亏损,亲不善所致.若其能食的亲生骨的一块,必定能扭转气血,加上外用驱毒治伤之药,不毕将好转!”其实莲薰这么说,一方面是想考验一下东方水等人,想要教训一下众人的假面人生.另一方面,她这么说也是有依据的,东方常的确是亲不善,导致内哄,才被端荣所伤.若是家庭和睦,又岂能遭此横祸?加上东方常受伤后体力明显衰竭,吃当然是能补体了.不过莲薰故意把话说的玄密些,也是为了让东方常看看东方水等人的“真孝心”.

    果然,吃人这一招将东方水吓倒,他一阵呆愣,碍于大庭广众之下,他却不能说自己舍不得那块.忙起,对着随侍太监道:“快去把三皇子四皇子请来,一起商量为父皇割治伤!”云柯和莲薰互视一眼,云柯暗暗佩服,看来他的莲薰要他想的还聪明百倍.“皇儿,我的儿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外响起,莲薰知道是老太后来了,低了头躲在群臣后,云柯瞥了眼莲薰,知道她不想面对,也不多说,陪着她站在后面.群臣三呼千岁后,东方水更是急忙上前搀扶,“皇祖母,您怎么过来了,父皇已经好多了!”皇后扶着皇太后正想往幔帐内走,东方水一把拦住了老太后,“皇祖母,还是先到外休息下吧,神医正在给父皇诊治,不方便打扰!”其实东方水是这么想的,一会儿呢,自己肯定不会从自己上割的,老三和老四上,随便谁割块给东方常吃,但是功劳要算他东方水的.如果老太后这会儿进去了,一会儿割时,岂非要自己亲自上阵才能请功了,他还是懂得珍惜自己的子的.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古代当教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