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出世 6

    ()    傍晚时分,莲薰和云柯已经来到了皇城的大门外,远远地莲薰就看见皇城的墙上贴着多张黄表纸的告示,走近前一看,正是云柯所说的东方水已经以监国太子之名,为东方常大肆招募天下名医,上面字字句句言辞恳切,莲薰看的不有些动容,云柯轻轻握了握她的小手,在她耳边低声道:“这些不过是文人代稿,东方水实际上是狼子野心!”莲薰一惊,又仔细看了看告示,想想十年前东方水的表现,不也是一副咬人的狗不叫的样子么,心中一寒,瞥了眼云柯,点点头,表示同意他的提醒.

    两人正在看着告示,一队巡逻的北齐军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人看见莲薰两人对着告示交头接耳,心中一惊,难道是有人能治皇帝的病,不敢怠慢,赶忙走过来对着莲薰二人一抱拳,“哦,敢问……”那为首的人在看到莲薰和云柯的真面容后不一愣,心想:这二人长的也太极品了吧,尤其这女子,月白纱裙轻飘,三分象人,七分似仙啊!莲薰被那官兵看的有些尴尬,微微低了头,云柯则不悦地瞪了一眼,没错莲薰是美赛天仙,但是也不能这样毫无忌惮地盯着人家姑娘看吧!那官兵意识到自己失态,脸一红,忙深施一礼,“哦,二位是否是有意想为我主陛下分忧啊?”

    莲薰也从刚刚的尴尬中回神,抬起头浅浅笑意,“正是,还有劳这位大人能通传引荐!”那官兵一听莲薰说话声音如珠玉落盘,更是一阵心旷神怡.忙陪笑道:“姑娘能为我主分忧,在下严树当效犬马之劳!”云柯一听差点没气乐了,原来这当兵的还不死心,趁机还对莲薰介绍起自己的名字来了,他叫严树.莲薰自是会意严树的倾慕之意,也不刁难于他,婉尔一笑算是回敬.严树感觉一群喜鹊落在了皇城的宫墙上,退后几步对着一个官兵耳语几句,那人朝莲薰方向看了一眼,面露喜色,飞快向皇城内跑去.严树回,对着云柯与莲薰和善道:“二位请随我来吧,我已经派人去通知太子了!”云柯点头,牵着莲薰跟着严树向皇城侧门走去.严树注意到云柯牵着莲薰的手,眉头一皱,不知他们是什么关系,心中一阵惆怅,也是,那样的美人,也只能是这样的帅哥来配了!

    北齐皇宫内,东方水正在暗自洋洋得意,与几个心腹之人正在商量如何能够顺利登基,却没有想到内侍太监突然来报,说皇城外有人敢揭皇榜,能为东方常治病.东方水等人皆震惊,不过东方水稍稍迟疑了一下,马上换上一副急切的神态,“快宣!”太监领命而去.东方水从上位上走下来,眼神中透着冷厉.“太子……”,旁边一个老臣拱手站了出来,东方水手一摆,示意他不必多说,此老臣正是东方水的岳父,当朝御史阎松山.“先静观其变,无论他们能不能治好他,今晚都送他上路!”“是!”阎松山躬退后.

    天麟宫偏,云柯和莲薰被当值太监带来先见东方水,莲薰对北齐的皇宫如车乌一样的陌生,她虽然从小生在北齐,可是她记事以来,从未真正来过宫中,一直都是被幽居在御花园的小楼里,唯一一次能走进宫,是在那次她被东方利与东方水侮辱时.缓眸注视着满的华彩,莲薰心中不汹涌澎湃,阔别十年,没想到今还能有命重回北齐,当年母妃惨死的那一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云柯注意到莲薰面色凄然,知道她又想起伤心事,虽然自己不能亲自体会那种伤痛,但是他知道那一定不是生命能承受的苦楚!轻轻地握紧了莲薰的手,莲薰感觉温暖从这里开始,起伏的绪也渐渐平缓.

    二人正在等待之时,东方水和一干大臣涌入来,东方水迈着急切的步子走在前面,人未到,声先到“名医在哪?名医在哪?”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十孝子转世呢!莲薰和云柯闻声,也轻轻转,东方水的一双桃花眼正好瞥见那一株绝世白荷,婷婷玉立,含香静放,东方水的心跳突然停了两拍,呼吸也静止了,仙子,绝对是仙子,自己做梦也没梦到过这样的美人!后面本来跟着东方水惺惺作态的大臣,一时没注意到东方水会突然停住脚步,一个没留神,众人都靠了上来,待意识到东方水已经停住脚步时,他们再想收住脚步已经来不及了,几个人一撞,把东方水一个趔苆差点来个狗吃屎.东方水不悦地回头怒瞪了眼众人,不过还是强忍住了满腔的怨恨,在美人面前还是要装斯文比较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古代当教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