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园香径独徘徊 5

    ()    莲薰见到沙利皇时,已经是入夜时分.御书房中灯火通明,沙利皇恬静地躺在长椅上睡着了,这一次他真的睡的很香甜,今次梦中没有迷仙教屠杀车乌皇族的恶梦了.小太监看见皇后来了,都忙跪地请安,莲薰刚想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弄出声音来,浅睡的沙利皇已经醒来.金沙利的心中不由地一阵寒意,这是十余年来他每次见到皇后时都有的一种感觉,虽然他也不明白这种感觉是为什么,有时他也奇怪为什么自己这么不喜欢这个女人,还能一直与她相敬如宾?“皇后,你找朕有事?”莲薰突然紧张,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才不会让沙利皇起疑.稍稍迟疑后,莲薰弯福礼柔声道:“臣妾拜见皇帝陛下?”沙利皇一愣,怎么今天皇后称自己为“皇帝陛下”?显得很是生份啊!莲薰注意到沙利皇的诧异,低眉快速思考自己是否什么地方有破绽?“哦,臣妾拜见陛下!”莲薰慌忙改口道.

    “皇后请起!”沙利皇不由自主地对着今天的皇后客气起来,以往他是心里想逃避皇后,可是好象自己的大脑又不听使唤,总是对皇后故做亲近.莲薰轻轻起,规矩地站在一边,看也不敢看沙利皇一眼,低着头小声道:“臣妾来打扰陛下,是想请陛下早下旨成全太子和莲薰!”莲薰感觉自己的话说的特别别扭,到现在她还是不太能适应自己以后不叫莲薰这个名字了.沙利皇没有说话,而是一脸疑惑地盯着眼前的皇后,怎么今天的皇后不是风万种了,也不是对自己讨巧献媚了,而是拘谨地站在一边小声说话.莲薰见沙利皇没有回复,偷偷抬眼向他瞄了一眼,沙利皇原本探究的眼神中突然闪出一道震惊的光芒,这个动作,这个表,这个眼神,是莲薰?可是为什么皇后也会如此?

    莲薰有些慌了,也不知道以前皇后和皇帝单独相处时,都是怎么表现的,从沙利皇刚才的反映来看,自己的表现明显是不合格的,再相处下去,恐怕会被看出马脚.想到这,莲薰深施一礼,恭敬地道:“此事关系到两个人的幸福,还请陛下斟酌.臣妾告退!”说完,莲薰便逃也似地离开了御书房.几个在外面等候的小宫女,见皇后慌张地跑了出来,赶忙迎上去,颇有深意地道:“娘娘可是需要奴婢服侍?”莲薰脸色一怔,马上意识道这小宫女话中有话,难道说她们还想对沙利皇动手?“没事,你们不要瞎猜!”莲薰冷着脸.小宫女吓的赶忙缩回脖子.御书房中,沙利皇看着皇后跑出去的方向,眯着眸子,嘴角轻轻扬起一个弧度,今晚的皇后好象比自己当年刚娶她时更有意思了.

    “来人,”沙利皇伸了伸懒腰,一个小太监应声跑了进来.“传旨,朕今要宿在凤宫!”小太监惊讶地抬头看了一眼沙利皇,没敢多停一分钟,赶紧下去准备了.不是小太监好奇心太重,是因为沙利皇十余年间从来没有近过女色,早在当太子的时候,就对各种美女都没有兴趣,唯一有些兴趣的还就是今天的皇后娘娘,但是十余年中也只是温言有礼,却从未行过**之欢,要不这皇族的子嗣怎么会只有太子一人呢?!

    莲薰回到寝宫中,刚刚沐浴,就听小宫女来报说皇帝传旨要在凤宫中留宿.莲薰吓的连滚带爬地从水桶里出来,赶忙让宫女给自己穿好衣服,而且比白天穿的朝服还多穿了两条裙子.沙利皇站在凤宫门口时,看见莲薰搓着手,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子,一副锅上蚂蚁的样子.“皇后是在迎朕么?”莲薰惊慌地抬起头,正对上沙利皇一双探究戏谑的眼眸,慌忙施礼“陛下,臣妾,臣妾今,今,……”“啊!”突然莲薰惊呼一声,自己被沙利皇拦抱起.

    莲薰吓的大声惊呼,手脚乱蹬,“陛下,陛下,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沙利皇的雄**望被彻底激活,哈哈大笑,抱着莲薰的力道更紧了,径直向内走去.莲薰已经吓得魂不附体,自己万没想到好心救人,却要赔上自己的幸福!“救命啊,救命!紫衣,快点救我……”打不过沙利皇,莲薰最后的一招就是哭喊救命了.沙利皇突然停住脚步,诧异加疑惑地盯着怀里的皇后,怎么,她是真的不愿意?还让紫衣来救命?救命?!难道我会伤害她不成,还有紫衣是谁?莲薰见沙利皇停止了狂燥,也趁势从他怀里挣脱.双膝跪在地上,轻声啜泣,“陛下,对不起!以后还是请陛下不要到这里来吧,臣妾愿意永远为陛下祈福.若陛下闷了,臣妾愿意为陛下选几个知心的女子,与陛下共度良宵美景.”此刻的莲薰才突然间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蠢,为了帮助端荣(或许不应在叫她端荣),竟然让自己不得不已做人妇,而且以后自己也不能离婚,更不可能再上别人.忽然她想到云柯,自己都没有为他着想过,自责悔恨深深的肯噬着她的心,哭的也越发动.

    公告:各位支持我的朋友们,我觉得对不起大家的.因为这几天我的工作特别忙,每天从早做到晚上八点半多才能回家,吃好饭洗过澡就快十点多了,我实在没有什么精力写更多的章节来给大家.只能是尽量多写点,然后周末在家里可以两天时间都用来写文,希望能尽快将整个故事讲完.请你们原谅我吧,我今天就写一章,不写了,我有点虚脱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古代当教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