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园香径独徘徊 1

    ()    “我的来历,你是不可能知道的.”莲薰故作高深地轻轻扬起嘴角.她在心中暗暗地盘算着对付端荣的办法,已经有点办法,不过没有什么把握,只能试一试了.皇后的眼神凌厉起来,莲薰感觉浓重的杀气将自己压抑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可是她知道,此时与皇后之间不只是斗武功,更是斗智慧和胆量.“呵!”莲薰故作轻松地笑了笑,用手撑着地面勉强站了起来,她不知自己在这个密室里呆了多长时间,腿已经麻木.莲薰的脚跟还没有站稳,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子向前倾斜飞去.端荣伸出手用内力将莲薰偷吸过来,在莲薰子靠近桌沿的时候,端荣的手变成利爪紧紧扣住了莲薰的脖子.莲薰被捏住脖子,头被迫高高扬起,端荣看到她眼中瞬间闪过的恐惧,张开嘴哈哈大笑.

    “你的来历,我不知道么?”莲薰怒视端荣的得意忘形,她知道紫衣她们已经将自己的过去都告诉了端荣,但是紫衣他们知道的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过去,却不知道自己其实是来自另一个几千年后的异时空,这一点她在这个世界上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莲薰眯着眼睛,用劲力气从嗓子中挤出一点声音道:“你是不可能知道的.”“哈哈哈…”端荣又是一阵放肆地大笑,手上力量一松,莲薰一个没站稳,子向后跌去.端荣从桌后走了出来,看着地上的莲薰,冷冷地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总之我今天就要借用你的人皮一用!”说完端荣迅速出手,莲薰想闪躲开,可是自己的头却被端荣狠狠擒住.端荣象拎着一只小羊一样地将莲薰向上一提放倒在桌子上,莲薰看到端荣满脸狰狞地近自己.莲薰没有哭,反而大笑,端荣本伸手去拍死莲薰,但是又不想伤害她那张脸,却见莲薰放声大笑,端荣眯起眼睛,审视着莲薰的异常.人在极危险的状态时,想到的首先不是恐惧,而是保命和斗争.就象当初武松能打死老虎,不是因为他不害怕,而是因为他当时在面临极度恐惧时潜意识地是要斗争,而恐惧是事后.莲薰也是如此,此刻面对端荣,她已经没有任何惧意,格中潜在的那种坚强意志完全被激发.

    莲薰盯着端荣邪恶的眼神,“你想杀我?”“你以为你杀了我,你就能变成我?”莲薰脸上带着嘲笑.端荣一瞬不瞬地盯着莲薰,莲薰看着端荣的犹豫,知道她刚才的话说到了端荣的心里去了.的确,端荣其实并没有把握能驱使莲薰的体,她不是没有试过用移魂**,可是莲薰的体好象能破解她的功力.她曾趁着拉莲薰手的机会,暗自为莲薰试过经脉,她惊奇莲薰的经脉好象不是人,不是动物的经脉.她的经脉给人感觉很虚弱,但是却韧力实足,能天生抵抗拒绝外界的侵扰.端荣考虑过,可能是莲薰曾在大半年的时间里靠吃荷花荷叶度命的缘故,但是即便如此,莲薰也应该是个人,而为什么会这样呢?因此,唯一能让自己进入她体的方法,就是让她灵魂出壳,可是偏偏她的意志力又是惊人地坚强,一般人若是亲体会被活剥皮和被乱蛇缠的刑罚,早就死翘翘了,可是这个女子竟然还能嘲笑自己不会知道她的来历.

    “她的来历?”端荣眯着眼睛思考了一下,还是眼光犀利地盯着莲薰:“你倒底是什么来历?”莲薰看着端荣,知道这个女人有怀疑了,心里防线有松动了.莲薰吃力地从桌子上坐起来,看着眼前随时可能出手将自己碎尸万段的端荣,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好可怜,毕竟所有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想到这,莲薰的眼神温和下来,“我的来历你是不可能知道的.”没等端荣再次发飙,莲薰轻声道:“我来自天外,是受罚来到这里.能做这个迷仙教主,也是我命中该有的一劫.”前半句是莲薰故弄玄虚,后半句却是她的真心话.轻瞥了一眼狐疑的端荣,莲薰轻轻向前走了两步,活动活动筋骨,“如果你杀了我,我在这个世界的劫难就会结束,我就会回到属于我的那个世界去.”“可是,如果我不是被人杀死,而是自杀,我就会犯下更深的罪孽,受到更大的惩罚.”端荣的绪被逐渐调动起来,“你的意思是你是神仙?”莲薰回眸瞄了一眼端荣,心中却是七上八下的想,说自己是神仙么?端荣会因为自己是神仙而放过自己?没有更多的犹豫,莲薰轻轻摇头,轻轻转看着端荣,平静地道:“在我们那里,不叫神仙.我们都是各司其职.”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古代当教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