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牡丹真国色 4

    ()    莲薰坐在轿内,心里汹涌澎湃,第一次来车乌皇宫,竟然是在这种气氛下,也不知下一刻等着她的是什么样的刀山火海.想到这,莲薰寒意从心底蔓延全,两只纤白的小手紧张的攥在一起.冷夜站在离轿子约五六步远的地方,始终没有回头,眉头紧锁,此时的她很紧张很害怕吧,可是谁让你选择这条路呢?“哎!”冷夜轻轻叹了口气.正在想着,只见内侍小林子又匆匆忙地跑了回来,手上扶尘一甩,对冷夜高声宣道:“皇帝陛下有旨,宣冷帮主和莲薰姑娘偏见驾!”朗宣完毕,小林子又一副哈巴狗的样子,弯着腰对冷夜道:“冷帮主,请随杂家来吧!”说完一转向偏走去.冷夜也不说话,径直迈步跟了上去,后面众人簇拥着轿子一路随行.

    偏内,皇帝金沙利斜靠在上位,皇后端荣陪坐在侧位,再无其他太监侍卫.到了偏门口,小林子示意冷夜停步等候,自己则转跑进去通报.冷夜停了脚步,后面轿子落地,莲薰也手挽轿帘走了出来.冷夜回眸瞥了莲薰一眼,见她神只是略微紧张,心里稍感安心.“冷帮主,莲薰姑娘,请进去吧!”冷夜也不看小林子,直接迈步往里走,莲薰脚步轻移跟在冷夜后,当经过小林子边时,轻轻一个福,算是谢过.小林子被这突降的美人给电的大脑短路,莲薰已经走远后,才恍然大悟地忙对着莲薰的背影弯还礼.

    “臣冷夜拜见皇帝陛下,皇后娘娘,祝皇帝陛下……”冷夜后面什么万万岁千千岁还没有说完,金沙利冲下一摆手,冷声到:“卿不必多礼!”冷夜谢过后退到一旁.莲薰感觉自己的腿都有点打颤,见冷夜闪到一旁,知道该轮到自己了.忙趋上前,双膝跪倒,低着头莺声道:”民女莲薰拜见皇帝陛下,皇后娘娘!愿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祝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莲薰一口气说完,心早就嘭嘭跳的没有了规律.沉默了良久,莲薰并未听到上面有人答话,微微抬头眼神上瞟看向宝坐方向,却正好与金沙利直过来的冷峻眼神碰到了一块,莲薰吓的忙深深低头,心早吓的不知是跳还是不跳了.冷夜低头瞄着莲薰,感觉她跪在地上的子在瑟瑟发抖,又偷眼瞥向皇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起来说话!”金杀利声音如雷,冰冷之极.莲薰本想爬起,可是偏偏腿不听使唤,子瑟瑟发抖,竟然站不起来.莲薰眼泪都要哭出来了,心想自己真是没用啊,才见这车乌皇帝,自己竟然连爬都爬不起来,只希望金沙利不要一个不高兴,将她就地咔嚓了才好.金沙利看着下瑟瑟发抖的女子,心中有一种悸动,美人他何止见过成千上万,但是象她这样美的慑人心魄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很怕自己么,那轻轻瞟过来的眼神,温顺柔婉脉脉含却又让人感觉矜持有礼,不能轻易亲近.

    莲薰跪在地上,深深低头,恨自己竟然被吓的站都站不起来,还如何能在众人面前与诸多公主亲贵一较高低.突然一双乌金云朝靴映入眼帘,向上移一点看到的是紫金降龙袍的衣摆,再往上看,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金沙利微低着头,眼神冷漠地打量着她扬起的小脸.“起来!”金沙利伸出一手停在莲薰的脸前,旁边的冷夜震惊地猛一抬头,又马上装做没看见一样低下头去.高位上的端荣皇后也是惊地起.不是金沙利给了莲薰多大的礼遇,而是自金沙利即位以来就没有对别人有过什么礼遇,就连他最疼的太子金辰宇在他战战兢兢,也没见他给过什么鼓励和安慰.

    莲薰犹疑地看着沙利的手,又向上瞟瞟沙利居高临下的眼神,心中突然觉得自己何必如此怕他,自己来此是为了天下无辜女子不受罪,也为了迷仙教的圣经,自己不必怕他,更不必接受他所谓的恩典.想到这,莲薰没有伸手去拉停在自己面前的那只大手,而是双手撑地站了起来,嘴上还不忘谢恩道:“民女惶恐多谢皇帝陛下抬!”金沙利有些意外,眼神不悦地看了看莲薰,本想发怒,却在看到她的盈盈秋水流转眼波时,顿时没了脾气,沉声道:“朕是怕你跪久了,不能与外邦公主比试!”说完不等莲薰回话,转向宝座走去.莲薰愣了一下,看着那个桀傲不驯的背影.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古代当教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