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要一个一个地解决 4

    ()    三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商量好了晚上突然搬家的对策后,云柯出去准备了,屋里就剩下莲薰和紫衣两个人.莲薰因为前面紫衣的利用和欺骗,对紫衣也不如从前般的依赖和知心了.坐在椅子上无趣,便想着要去上休息一会儿,等云柯来找她们.“教主?”紫衣轻轻叫住了正要走去边的莲薰,莲薰转头不解地看她,“教主!属下真的不是有意要欺骗教主的,请相信属下!”莲薰的眼中有些湿润,她的确是伤了心.“哎!紫衣,你也不要想很多,我明白你的苦衷!”莲薰拉了紫衣坐在边,“只是,紫衣,我不只是你们的教主,还是你们的孩子!莲薰生来无有父母疼,早已经将娘和你们当做莲薰最亲的人!”话到伤心处,莲薰鼻子一酸,眼泪落了下来.“教主!”紫衣眼眶中也盈满了泪水,这个教主,哎,要不是奉命行事,她又怎么能忍心……

    第二,忠义客栈外,突然来了一辆马车,一个丑脸的车夫带着斗笠跳下车,一个体态微胖的中年妇女正和客栈老板道别:“老头子,你这几天可不能出去鬼混啊,小心老娘我回来扒你的皮!”“哎呀,夫人,我你还不信任么?我就是有那个心,夫人您也没有借给我那个胆呀是不是!”“哼,算你识相!”“梅,还不快点把东西拿过来,磨蹭什么呢?”“是,来啦!”一个年轻女子莺声响起,随后一阵清荷香气飘来,一个粗布衣服的小丫环,头上包着花布头巾,挽着一个包袱,匆忙走出来,那中年女人一见,马上踏上车坐进车厢里.小丫环被车夫轻轻一抱,也钻进车厢,车帘放下,车夫赶着马车城东的方向走去.“跟上!”人来人往中,有三个青年壮汉互相使了个眼色,紧紧盯上前面的马车而去.三人走远后,两顶绣花软轿停在了客栈前,紫衣扶着莲薰上了前面一顶轿子,随后自己也坐进了后面一顶轿内.轿夫抬起轿子,直接往城北的月仙坊而去.

    轿子直接进了月仙坊的后门,走过一片幽静的竹林,在一处庭院前落下.莲薰一路上偷偷打量着月仙坊的楼廊景致,心想这月仙坊好大的气派呀.轿帘一挑,云柯一雪白丝绸绣边长衫,满眼笑意映入眼中.只见他手轻轻一伸,握住莲薰纤纤嫩手,搀她下了轿.另一边,紫衣也早从轿中下来.“莲儿,你看,这里是我在晋城的别院,你暂时先住在这里可好?”莲薰轻迈莲步走向院内,见里面幽静雅致,装修精美,亭台楼阁,样样皆备,心下欢喜,浅浅轻笑,让人如沐风.云柯看着莲薰举止轻柔,娴静如花,不心驰神往,连紫衣恶狠狠的眼神,都没有注意到.晚饭时分,其他十一使也都逐渐乔装来到了月仙楼.众人见过莲薰后,自是一番寒喧问候,不必多说.

    云柯自那见过后,就与莲薰道别.因为西楚的贺寿喜臣已经到了晋城,云柯要留在驿馆应酬各国逐渐到访的皇子公卿.莲薰和紫衣等人商量后,觉得要是想探知车乌内,必然要先有机会接触车乌重臣,但是又不能让人识破他们迷仙教的份.众人本来想到金辰宇是当朝太子,他是可以拉拢探知的合适人选,可是莲薰坚决不同意去找他.莲薰有自己的想法,当金辰宇对自己分明有,可是她却是为了救烟芙蓉等人一命而故意用计住了他,想起金辰宇在自己穿前伤心绝的样子,莲薰就觉得自己内心愧疚.因此说什么自己也不能再去利用他了.紫衣等人知道劝说莲薰无用,便也不她.只是每都安排众使乔装出去打探各国来往车乌皇亲贵胄的消息.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古代当教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