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来袭 3

    ()    我吩咐云衣向那酒楼老板的女儿借了古琴,让人摆在了楼梯口,轻轻调了调琴音,准备开始这一赌局.紫衣等人也都上了楼,分立在楼梯两侧,我明白他们的想法,如果我输了,她们是宁死也要保我周全的.那丑男的随从也早给他搬了一把椅子,饶有兴致的坐在楼下观望.我毫无韵律的轻轻拨弄着琴弦,心里盘算什么曲子是这混蛋没听过的,而且弹出来又能搏个满堂彩呢?心中暗暗思忖,一段悠扬的旋律记上心来.那丑男本来坐在椅子上看好戏似的欣赏我的紧张忐忑,忽然闻得琴声不在枯燥无聊,音调一转,行云流水般倾泻而来.

    <贵妃>(晏菲)

    回眸一笑百媚俏羞的百花纷纷掉羽衣霓裳翩翩摇醉酒欢歌更妖娆

    都说宫廷乐逍遥谁知你的烦恼有多少别说前生注定了别道今生总难料

    却让你掉进上天的圈你只无心一笑万里江山万里倒顷尽一生繁华扰

    总难逃三千宠怨一笑时光美好伊人少风也飘飘雨也萧萧纵然美酒千杯少

    总难逃那坡前香魂消岁月蹉跎把人抛风也飘飘雨也萧萧也难让时光醉了

    楼外微风袭袭,顺着楼梯旁两排姹紫嫣红的女侍看上去,一架古琴,白希兰花纤指轻弹,天籁之声萦绕天宇,一张绝世倾城的容颜,淡淡哀伤,鼻若悬丹,樱唇轻启,燕语莺声也不敌她歌声万分之一优美,看额头一朵粉色莲花,光彩夺目,清水莲荷,不施粉黛清丽出尘,青丝稍松挽在脑后,没有繁多头饰,只一根蓝色丝滑发带轻巧的扎成一个蝴蝶装,两跟尾翼长长垂下,飘在如瀑青丝上,上宝蓝色长裙垂地,雪白色批风迎风微微卷起一角,琴声绕梁,歌声婉转,凄美的词曲,飘然入仙的佳人,让人如痴如醉,如梦如幻.

    一曲唱罢,我抬眼看了看傻掉的楼下众人,瞥了瞥两侧的十二使,别说那丑男和那一帮看客了,就连边的十二使都听傻了,我暗自得意,看来我这倾倒众生的大美人是当定了,哈哈.我轻轻起,拽了一下旁边的云衣,十二使回神,丑男也如梦初醒般失神的看着我.楼下一帮看客中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好!”“好!”后面一声是满楼满街的看客异口同声.

    我看着丑男得意一笑,声问道“不知阁下可听出我刚才所奏为何曲?”那丑男痴迷之色尽露无疑,抱拳施礼道“姑娘天籁之音,恕云某孤陋寡闻,确实闻所未闻!”我一听乐了,这家伙是我从见他到现在第一次这么懂礼貌过,敢他姓云啊,和他的人还真不配,可惜了这么一个飘逸的姓了.扬了扬眉,我得意的抿嘴笑了,那是胜利者的微笑.对紫衣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是快收拾东西走人,没见这丑男是个善变的主么?紫衣会意,进雅阁将我的斗笠取来给我带上,又将其余东西装入包袱中,拥着我下楼.我莲步轻移,缓缓下楼,众使跟在其后.

    刚走下楼梯,酒楼老板和他的女儿,从旁奔过来,扑通跪下,磕头如鸡啄米般,大致意思是想让我带他女儿一起走,免得遭人毒手.我轻轻拉起那女子,俊俏靓美,一看便是个秀外慧中的女子,心中却是很喜欢,但是无奈我这是迷仙教啊,不是妇女联谊协会.

    帮人帮到底,我拉着那女子来到丑男面前,隔着面纱,我眼含笑意道:“这位英雄,莲薰今略惩小技,承蒙公子谦让,让我能有幸保住迷仙教众人命.依照赌约,莲薰不敢妄想驱遣尊架,今就请公子让个人,放过这女子与她老父,莲薰愿意与尊架从此两不相犯,绝不再提今赌盟之事.不知英雄意下如何?”

    我说完后,微微低头,半天等不见那丑男答复,抬眸看他,一脸的痴茫,两汪深让我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任谁也接受不了,前面还那么凶狠戏虐的丑男,这会儿换上一副深款款的落差.我不满的瞟了眼丑男,心想行不行你倒是给句话呀.“好!”他轻轻的吐出口.我与那女子对视一望,皆喜出往外,那女子欢快的跑去告诉老爹.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古代当教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