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老板来的电话

    ()    在离开故乡之前,断沙和速枫一起去拜访的断沙的父母和爷爷,然后再次回了***家,郑阿姨不在家,很可惜不能说再见了。

    打开壁灯,才几天没打扫,又是一片灰尘,断沙准备带走一些东西,说不定以后就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来到***房间,***房间向来简单,只有一张和一个柜子。

    好奇心使断沙打开***柜子,里面的东西也很简单,几洗到发白的换洗衣服,一些陪嫁的手势,和一个笔记本?

    笔记本?为什么会有笔记本呢?在她的记忆里,不会识字不说,连她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那她拿着笔记本有什么用?

    翻开笔记本,断沙有点恍然大悟,上面的笔记全部是写的她的,从她六岁爸妈离开时把接过来住时开始记起,从小到几点睡觉,大到在学校谈恋和被学校记过,这个本上全部都有记录。

    太奇怪了,这样精密的笔记和作,根本不是一位老人会去做的,这分明是人口的生活细节调查。

    断沙翻着笔记本,每张纸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她的事项,笔记算是简洁,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断沙决定把这本笔记本也带回去,说不定这本笔记也会是线索。随手拿起笔记准备出门,一张纸从笔记本里滑落下来。

    同样是泛黄的稿纸,这稿纸断沙是认识的,是爸爸妈妈当警察时的记录纸张,上面也是密密麻麻的字,是用蓝色钢笔写的,不用心看,就看不清楚里面的内容了。

    断沙干脆坐下来看稿纸上的内容,太奇怪!为什么要收藏爸爸的稿纸呢?

    稿纸上主要写的意思是:

    5月27号,总部派我和秀芳(断沙妈妈的名字)去调查一起贩毒事件,当我们查到贩毒的总部是T市万才内部安排时,都大跌眼睛,因为万才的老板——

    文字写到这里爸爸的笔记就隔了几行,然后接着写:但是我和秀芳还是接受了这个案子,必须接受啊!不能让这案子交给别人,虽然会有点难办,但是必须去做。

    6月2,也就是爸爸妈妈陪她过了最后一个儿童节然后去世的时间。

    今天我和秀芳决定去办案了,在出门之前,秀芳哭了一个,我好心疼,她说她办不下去了,我劝她把这个案子搞定我们就退出。于是便一起出了门——

    之后便没在纪律什么,当然,人都死了还记录什么呢!

    断沙的心脏猛地跳动起来,直觉告诉她,看了爸爸的留言后,爸爸妈妈和老板王世杰绝对是认识的,而且关系还不一般。

    加上不会认字的写出这样详细的记录,妈妈知道调查的对象会哭的,这两件事都太奇怪,奇怪到让断沙感觉这前因后果都和万才断不了关系,都和王世杰脱不了关系。

    而且爸妈的死亡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这个王世杰也确实很多疑点,他收留她也不单纯,难道他会是——

    断沙猛地往后退一步,希望不是这个可能,——

    老板,他会是杀害爸妈的凶手?

重要声明:小说《青春的黑色风暴突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