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克服杀生的紧张

    ()    转眼间几个月过去,断沙感受着自己逐渐的变化,没有了之前的活跃,换来了属于组织的淡然。面对很多事,她都看的自然,凭自己心里的想法,想去做这件事就去做,不想做的事看都不想看一眼,当然这些事不包括老板安排给她的任务,因为安排的任务是不能说不的,只能老老实实的完成。

    自从那次杀生后,断沙对完成任务这类组织安排的事已经非常漠然,只要有人敢付出报酬,她就敢动手,只要任务不失败,她就敢接着再动手。这样神速的蜕变自己,使她与血沙这个名字越来越贴切!

    断沙轻轻地对着枪口吹了一口气,低下头,发现倒在自己脚下的男人还想说些什么,处于好奇,她蹲下来,手猛地按住对方心脏上的伤口,拖延死亡的时间,睁眼看着他。

    看着眼前的男人猛地抽了一口冷气,于是她低下头。

    “是谁——要杀我!”他艰难的问。

    “这个,凭着信用问题,我不能回答你。”断沙冷冷的回答。

    “……”口传来的剧痛,使这男人没法再开口。

    断沙松开手站起来,把枪固定在腰带上。一边脱下带血的手提在手上,一边说:“想必你应该知道自己会被杀害,既然有钱为什么不先出钱干掉要杀害你的人,而选择当倒下的绵羊呢!太不会做持有生命权的生意了。”

    断沙的话刚说完,脚下的人就断了气。

    最后看了他一眼,断沙转朝窗户走去,警报器已经打响,想必是没福再走这大门了,把黑玫瑰插在窗台上,轻轻一跃,断沙从窗口跳了出去。

    回到别墅,既然没有一个人,张嫂应该是去买菜了。其实断沙对张嫂是既怀疑又喜欢,怀疑的是明明知道她自己是在为什么组织服务,却没有表现出丁点的害怕,反而亲切自然。而且这个张嫂和她的真的有很多地方相似,说话,行动还是想法,都有那么一点的吻合,如果说是巧合,也实在是太巧了。这让断沙不得不怀疑。

    喜欢的是,这段时间的相处,张嫂温和,体贴的个征服了她,张嫂好像从来没有脾气似的,和她说什么,只要她可以办到,绝对会为你办妥,当然,重点也在于,在组织里,只有断沙一个人是女生,有个同的张嫂在边,很多事做起来都方便的多,更何况张嫂这人心为大家服务,让断沙不得不喜欢。

    回到自己的房间,断沙随便冲了个澡,这是习惯,完成任务后洗去上的晦气。

    穿着宽松的浴袍走出来,断沙来到边,咦?头柜上好像放有东西,走进,是一制服,把制服从袋子里拿出来摊开,断沙不得不说这是件非常漂亮的女生制服,上面绣着“成南宫学院”,原来这是学校的制服。

    拿出手机看看期,九月份了,是啊!这么一晃!她也要上大学了,记得张嫂和她说过,老板帮她申请到了成南宫学院的名额,呵呵!看来这件事是真的。

    只是自己这样,还有资格成为一名学生吗?

重要声明:小说《青春的黑色风暴突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