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追妻计划(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妖娆 书名:妖乱天下
    ()    看着眼前满颓然的菱婼曦,司徒逸满脸愧疚,满心生疼。

    “丫头……”司徒逸小心翼翼的抱住菱婼曦颤抖不已的体。

    低下头,用唇怜惜的吻去菱婼曦脸上的泪珠……

    颤抖着手摩挲着菱婼曦脸上的伤疤。眼眸一沉。深深的自责。

    菱婼曦依旧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司徒逸,眼神空洞的一点焦距也没有。

    早已没有知觉的伤疤为何随着他的抚摸有丝丝的疼痛,却也感觉微微的凉意。

    直到感觉脸上滚烫的湿润,才猛的清醒过来。

    原本空洞的眼眸中倒映出来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容,

    褐色的眼眸中惊讶与欢喜一闪而过,瞬间被冷漠所取代。

    “你。滚出去!!!”声音冰冷的一丝温度也没有。瞬间又恢复了原本的清冷与孤傲。

    “丫头……”

    司徒逸满脸疼惜的看着眼前故作冷漠的菱婼曦,想要伸手再去抱她,然却被菱婼曦闪过,

    “你给我滚啊!!!……”菱婼曦瞪大着血红的眼睛,朝司徒逸吼到。

    我不要看到你!!不要!!

    走吧!走吧~!永远不要回来了,你早已有了你的家庭,

    我不想做一个坏女人,去破坏你现在的幸福。也请你不要再出现了,我不要你的怜悯,不要!!!

    也请你不要再给我希望,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去承受那中再一次失去你的痛楚了。

    我……只想在远处静静的看着你,看着你幸福,就好……

    菱婼曦看着眼前一动不动的司徒逸,拉着他的领口,一把把他摔出门外。

    只听“碰”的一声,门被关上,锁了起来。

    同时也把自己的心锁了起来,把司徒逸挡在了自己的心门外。

    司徒逸看着被菱婼曦用力关上的门,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木门。满脸颓然。

    “兄弟,去喝一杯?”这时血手中拎着两壶酒,再眼前晃了晃。

    “好。”司徒逸朝血苦涩的笑了笑。

    “走吧。”

    “嗯。”

    血直接把一湖酒扔给司徒逸,“来,干!”

    “呵呵。干!”司徒逸豪爽的拿起酒,拔掉瓶塞,猛灌了一大口。

    男人就是如此怪异,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就能了解对方,就能成为朋友。

    血看着眼前一直只顾着灌酒的司徒逸,问道:“你喜欢她么?”

    “喜欢?不!!不喜欢!是!是她,到骨子里,融到骨髓里,没有她,我不敢想象……”

    从满眼坚定到深深的意又到最终的迷茫……

    “可她知道么?”血一针见血。

    “她……”司徒逸原本迷惘的眼中恢复了一丝清明。

    “还有,你觉得她会与另一个女人去分享一个男人?”

    血勾着嘴角,看着眼前一脸恍然大悟的司徒逸。

    “我……我知道了……谢谢!!”司徒逸激动的道谢后,风似的就不见了。

    看着一脸欣喜的司徒逸离去后,血微微叹了口气,

    “如若千年前也有人能如此提醒我,我……就不会失去她了吧……”

    失神了片刻,起拍了拍衣角,拂尘而去。

    徒留这两壶酒还留在这月夜中……

    而飞奔而去的司徒逸此时已站在菱婼曦门前。

    就这样笔直的站在门前,不进亦不退。

    如这样直直的站到天明。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屋时,菱婼曦早早的就睁开了眼。

    随意的拿起衣服上,走到梳妆台前,看着满眼血丝的眼眸。

    叹了口气。

    却皱眉看了眼镜中的那张脸,手扶上原本该有伤疤的地方,只过了一夜而已,居然伤疤不见了,难道是……

    昨晚一夜无眠,一夜没睡。

    轻轻的打开门,却被们前的一尊黑色给怔住了。

    看着眼前面色有些苍白的司徒逸,菱婼曦心底划过一丝悔意与心疼。

    他,难道在这站了一夜?

    然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清冽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思绪,有的只是冰冷与漠不关心。

    菱婼曦看着依旧一动不动的司徒逸,准备绕过他,

    可手却被司徒逸的大手紧紧握住。看到她脸上经过一晚已经消失的伤疤,舒了口气。证明昨晚的膏药还是很灵的。

    当然,菱婼曦不管怎么丑他都不会感觉她丑,或许这就是人眼里出西施吧,但他不介意,或许她介意,这样做至少这样能减轻他的罪孽。

    “丫头,我你。从始至终都没有过别的女人,听我解释,好么?”

    司徒逸沙哑这喉咙,满脸恳求。

    菱婼曦没有说什么,也没有离开,只是停在一侧,背对着司徒逸,一声不响。

    司徒逸见菱婼曦没有走,连忙道:“我没有喜欢过上官钥,那次我说她是我未来的王妃只是来气你的,

    而水蜜儿我对她就如妹妹一样,而且她喜欢的是我弟弟,我从来没有碰过她,娶她是有原因的,

    而且现在他们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相信我好么?”

    司徒逸满眼希翼的看着菱婼曦的后背。

    “说完了?那我可以走了么?”听着他说完,菱婼曦心中一悦,但没有表现出来,依旧冰冷的就往外走。

    哼哼~!把我骗的这么惨,怎么可能就这样原谅你,想追到我,那就要看你表现咯。

    “丫头!!不要走,相……”为什么不相信我……

    司徒逸满脸心碎的看着远走的菱婼曦。

    “呵呵,好了,还真是当局者迷啊。”这是血突然出现在司徒逸的后,拍了拍他的肩,打断了他的话。

    “好了,兄弟,来!我们去喝酒,让我来告诉你如何才能把我心的曦曦徒弟追到手,嗯?”

    血勾着他那张漂亮的薄唇,朝司徒逸放电,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断袖呢。

    “……”司徒逸看着眼前一脸白痴样的血,嘴角抽搐着。

    “哎呀~!大男人的这么婆婆妈妈,走啦。”说着血拖着司徒逸就往另一头走去。

    “别拖着我,我自己会走!!”突然一声大吼。

    “哈~!!好好好,不拖你。”

    就这样,两兄弟一起去喝酒讨论追妻计划

重要声明:小说《妖乱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