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过往情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妖娆 书名:妖乱天下
    ()    淡淡的阳光洒进宫内,

    洒在龙上,耀眼的散发着金光,

    南宫灏躺在上被金光环绕着,

    越发的俊美,神圣不可轻视。

    “我知道你早醒了,不要装了。”菱婼曦坐在边,手中玩把着一根狗尾巴草。

    南宫灏缓缓睁开眼,细长的眼眸中依旧深如潭水,看不到一丝落魄的不堪。

    “你……就如此的恨我?”南宫灏眼底闪过一丝痛楚,沙哑着声音问。

    “对,我恨你,但我更恨我自己。”恨不该被那老头那些虚假意骗到,恨自己不该进宫,更恨遇到你。

    南宫灏看着如此痛苦的菱婼曦,心一疼,急急的问:“你,有过我么?”

    菱婼曦冷冷的扫了眼南宫灏,冷笑一声,不知是嘲讽还是讽刺,或是不屑。

    “我,知道了,你,去找他吧……我。放手……”南宫灏痛苦的闭上眼,捏紧了拳。

    如果当时我多信任你一点,多护你一点,早点发现自己的心,是否,今就不会失去你了呢?

    “找他?哈哈~!现在说放手?等我夺得了你的皇权你对我说放手?真可笑~!你以为我会放弃这至高无上的皇位么?我要的就是这天下~!哼~!天下~!天下?……”

    天下?哈哈~!真可笑……原来是天下……

    “是么?他,你不要了么?你不是为了他而来对付我的么?怎么?得到了这个位子就把她抛弃了?”

    南宫灏看着眼前笑的一脸绝望的女人,皱着眉,眼眸中浮现一丝不解。

    “抛弃?我把他抛弃了?为了权力?是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

    菱婼曦痛苦的闭上眼,无力的靠在沿。

    手扶上心口,为什么这里还会疼呢?心早已空了,却还会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原来空掉的心,还是会疼啊……

    南宫灏看着眼前满颓然的菱婼曦,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一丝怜惜,一丝不解,一丝痛楚……

    “小姐,不好了……”只见怜儿慌乱的跑进来。

    看见如此慌乱的怜儿,心悬了起来,他出事了?

    怜儿急急的说着:“他……他……中了埋伏,我们的人找不到他。只找到魅,魅他浑是伤……”

    只见菱婼曦失神了几秒,脸色陡然变色,褐色的眼眸闪过一丝暗红。

    “快,备马,集合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堂主,分头找……”谁敢动他分毫,我让他分尸。

    逸,你不能有事,等我……

    快马加鞭,一天一夜的路程只用了两个时辰。

    只见小道上一地的尸体,

    豪华的轿子上插满了箭,看上去狼狈不堪……

    一地血腥,一地狼狈……

    一阵秋风吹来,吹乱一地腥味……

    看着周围的一切,悬起来的心放松了一点,还好,没有他的……

    看了眼周围散乱的脚印,心又悬了起来……

    然只得跟着直觉向前疯狂的寻找……

    夕阳西落,天渐渐变黑。

    一天连一滴水也没喝,

    却感觉不到渴,感觉不到饿,也感觉不到累,

    只是想找到……

    我说过,要保护你的,不会让你受伤的,却还是一次次的违背的诺言……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即使用我的命抵押……

    晚上的秋风吹过树林,落叶随风的吹拂发出“莎莎”声响。

    菱婼曦手在马背上一拍,向上一跃,跃上树梢。

    极目远望……

    除了黑,还是黑……

    可菱婼曦像是看得清似的,认真的寻找着什么……

    突然菱婼曦眼睛一亮,翻下树,骑上马背向前奔去——

    树林的某个山洞中发出微弱的亮光,

    一丝不微弱的熏烟朝洞外飘去。

    然山洞内,一黑衣男子面无表的烤着野鸡,黑色衣服上裂了几条口子,黑色束带束起的青丝凌乱着,有一丝青丝遮在眼前,却感觉不到一丝狼狈,依旧散发着邪魅迷人的光芒。

    而黑衣男子对面的女子则狼狈不堪,只见她白色衣衫早已变成灰色破烂不堪,原本精致的髻松散开来,凌乱的披在肩上,被汗水冲洗掉胭脂的脸苍白的向个女鬼。突然一阵风吹来,女子睁大早已无神的眼眸惊慌着。

    “逸哥哥,什么时候能吃啊。”钥看着在火上烤的香嫩的野鸡,咽着口水。

    “快了。”司徒逸看了看面前的钥,邪魅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哦……”钥盯着烤鸡垂涎着,并没有看到司徒逸眼中的厌恶。

    “逸哥哥,我好害怕……我们不会……”钥满脸恐惧的看着司徒逸,无神的大眼睛一滴滴的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流了下来。楚楚可怜。

    “不会。”司徒逸打断钥的话,面无表的看着面前的野鸡,撕了一只腿,递给钥。

    “嗯……”

    钥看着眼前的食物,明明想一口吞掉,却还装着斯文的咬着。

    司徒逸看着眼前做作的女人,抽了抽嘴角。

    “吃完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看着钥慢慢吃完,司徒逸冷清的说着。

    “逸哥哥,我冷……我……”

    看着眼前低着头扳手指的钥,皱了皱眉,脱掉外衣,仍了给她。

    “穿上。”

    “谢谢……”说着,钥裹着黑色外衣,靠在墙上睡了。

    司徒逸看着眼前这麻烦的女人无耐的叹了口气,挑亮了下火堆,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重要声明:小说《妖乱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