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威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妖娆 书名:妖乱天下
    ()    今,是皇帝二十三岁生辰,全国减税一月,举国同庆。

    皇宫内外一片欢腾

    今晚,南宫灏在皇宫设宴。各国使节纷纷觐见。前来祝贺。

    只见着一金色的南宫灏高高在上,懒懒的靠在龙椅上左手边搂着刚得宠的妃子。看着前方的歌舞,微笑着。

    我则坐在席下的右侧,撇了眼南宫灏。在着桌下的手微微颤抖着,垂下眼,不让自己的心绪泄漏出来。

    狠狠的对自己说,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即使是他我也只可能恨他,可为什么心会疼?难道就因为他那张像似的脸?或者是那像似的格?

    偷偷的深呼吸,慢慢的平静。

    “箐国、劦国、金国、辽国、翼国的5位使节觐见。”

    “箐国使节袁岳参见银国皇上。”

    “劦国使节黔西参见银国皇上。”

    “金国使节铨烈参见银国皇上。”

    “辽国使节巫烨参见银国皇上。”

    “翼国使节荃武参见银国皇上。”

    “愿银国皇上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好~!呵呵~!各位使臣辛苦了,来人~!请各位使臣们入座。”南宫灏笑着却不失威严的说道。

    “谢银国皇帝。”然后5国使节纷纷入座。

    “海外大不列颠女皇使节觐见。”随着太监喊完,众人们纷纷朝外看去。

    我挑眉,大不列颠?英国?这个国家貌似与我国没什么关系把?为什么要来我国贺寿呢?抬眼看了眼南宫灏,只见他微微皱了皱眉。

    只见一个金黄色头发高大的男子穿着黑色西装向这走来。朝南宫灏鞠了个躬,用着生涩的银国话说着:“尊敬的皇帝陛下,我是大不列颠的使节曼迪芬代表大不列颠高贵的女皇出使银国,对皇帝陛下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感谢贵国女皇的问候,请你向朕也对贵国女皇陛下表示问候与谢意。”南宫灏笑眯眯的对着曼迪芬说道。

    曼迪芬点了点头,朝边的随从说了句什么。随后一个大箱子放在大前,“尊敬的皇帝陛下,这是我高贵的女皇陛下送您的生辰礼物,祝您生辰快乐。”曼迪芬走去,打开箱子,露出一架白色钢琴。

    我微微一挑眉,钢琴?白色?晕。还真会惹事。

    众臣吸了口气,看了眼隐忍着怒气的南宫灏,大气不敢出一声。

    而曼迪芬则感到奇怪。

    我揉了揉眉,起朝南宫灏说到:“皇上,请让臣向您解释下。我曾在书上看到过,在大不列颠国家白色代表纯洁与高尚,而大不列颠则不知道与我们大银国习俗不同,我想他们并不知道白色在我国代表的含义,而女皇制作如此精美的白色钢琴可见对我国的重视,我想皇上一定会明白。”

    曼迪芬听到后恍然大悟,苍白着脸,朝我感激的点点头。

    我朝他微微一笑,转坐下。

    “菱丞相懂得真多啊,哈哈~!好好~!这礼物朕收下了,替朕再次感谢贵国女皇,朕很喜欢这个礼物。”南宫灏看了眼我,转头笑着对曼迪芬说道。

    听皇上这样说,众臣与妃子也松了口气,总算没有再多树立个敌国啊。

    南宫灏朝我看来,“我们大银国好像找不出会钢琴的乐师啊,菱丞相既然对大不列颠国如此了解,朕想一定也会演奏钢琴吧?”南宫灏看我的眼深不见底。

    “Really?我非常期待菱先生的表演。”曼迪芬双眼放光,一脸激动的说道。

    无耐,我干笑了两声,走到钢琴边,缓缓坐下,试了下音,刚开始有点僵硬,毕竟十多年没有碰过钢琴了。

    “咚咚咚”顿时,优美的旋律从我指尖弹出。

    我用低低的嗓音唱着:

    “iusedtothinkthaticouldnotgoon

    andlifewasnothingbutanawfulsong

    butnowiknowthemeaningoftruelove

    i’mleaningontheeverlastingarms

    ificanseeit,thenicandoit

    ifijustbelieveit,there’snothingtoit

    ibelieveicanfly

    ibelieveicantouchthesky

    ithinkaboutiteverynightandday

    spreadmywingsandflyaway

    ibelieveicansoar

    iseemerunningthroughthatopendoor

    ibelieveicanfly

    ibelieveicanfly

    ibelieveicanfly

    seeiwasonthevergeofbreakingdown

    sometimessilence,itcanseemsoloud

    therearemiraclesinlifeimustachieve

    butfirstiknowitstartsinsideofme……”

    (翻译:我原以为我无法坚持下去

    生命只不过是首让人忧郁的歌

    但现在我明白了真的含义

    我学会了生命中最持久的武器——

    只要我能看见希望,我就能成功

    我相信我能行,那就没有什么不可以

    我相信我能飞翔

    我相信我能触摸天空

    夜夜,我想象这一幕

    展翅飞远……

    我相信我能高飞

    我看见我跑过那敞开的生命之门

    我相信我能飞翔

    我相信我能飞翔

    我相信我能飞翔

    看,我在撕裂堕落的边缘

    有时沉默,但沉默也是无声的怒吼

    这是我生命中必须实现的奇迹

    但我知道要实现它,首先要从我内心做起)

    起,看了眼周围,只见都呆呆的缓不过神来。

    “咳咳~!”我假装咳嗽两声。

    “Oh~!这歌太美妙了~!”曼迪芬缓过神激动的鼓着掌。

    扫了眼台下,有惊讶,有不屑,有羡慕,也有怀疑……

    “朕竟然不知道菱丞相居然还会大不列颠的歌,可真是博学啊。”南宫灏懒懒的靠在龙椅上,看不出什么神,只觉得像似要把我看穿似的。

    “皇上谬赞了。”我眼神闪了闪,微微弯腰应了声,在一片叫好掌声中回到原位……

    “此次前来是由于我高贵的女皇陛下十分喜欢银国的饰品,诚挚的希望能与皇帝陛下合作。”曼迪芬说道。

    “好~!呵呵,这事等朕与大臣们商量好之后会以贵国一个满意的答复。”南宫灏笑着。

    “多谢皇帝陛下。”

    我撇撇嘴,原来是好事。

    由于刚才的表演,使得向我敬酒的人源源不绝,如果是前世的我倒还没什么,但是这世的体就有点吃不消了。特别是南宫灏这该死的,老是没事老叫我喝,不行了,头好晕。

    头越来越晕,我努力保持平衡,摇晃的站起,用手撑这桌沿,才不显得狼狈,朝南宫灏说道:“臣不胜酒力,请许臣告退。”

    南宫灏看向我,瞬间的失神,只见她脸红润润的,由于喝了好多酒眼神越来越迷离,异常的慵懒、妖媚。南宫灏深不见底的眼眸闪着异样的光芒,说:“好~!呵呵,来人,扶菱丞相回去休息。”

    看着他的眼神,总感觉有点奇怪,难道是发现了?该死,真不该喝这么多酒,真晕,算了,不想了。

    丫鬟扶着我摇摇晃晃的走出宴席。

    菱草阁

    菱婼曦窝在水中,头靠着木桶边沿,一头黑发披在后,原本雪白的肌肤由于水而透着微微的粉红,水滴由脖间慢慢滑向精致的锁骨一直向下,前的圆润在花瓣的掩盖下若影若现,水下的手似有似无的逗弄着上面漂浮的花瓣。时不时的发出两声轻叹。惑至极。

    嗯,真舒服……

    “怜儿,帮我去弄碗醒酒汤。”我闭着眼懒懒的说道。

    “……”

    “还不快去~!愣着干什么呀~!”抬头瞪了她一眼。

    只见怜儿满脸通红的捂着鼻子,风的一下飞了出去。

    我愣了愣,无耐的摇了摇头,看上去酒还真是祸害,以后绝对不能喝。否则再把怜儿害到流鼻血那我岂不是罪人了?

    突然房门打开了,

    奇怪?怜儿这么快就弄好了?我还以为她不会来了呢。呵呵……

    我闭着眼,慵懒的伸出手。

    一分钟,两分钟……怎么一点动静也没?

    “怎么啦?拿来呀~!”我皱了皱眉。睁开眼,扭头。

    “呀~!该死~!谁许你进来的?滚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妖乱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