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飞驰

    ()    想象当中的入夜的荒漠是应该很冷的,可是现在是夏季的关系,一点儿也不冷,沙子还有一点儿烫人,不知道夜深之后会不会冷

    “你还好吧?”

    “当然”

    我的肚子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他听到了,浅浅的笑着

    “难道你就不饿吗?就知道笑我!”

    他卷起中指放在唇边吹了一声很好听的哨声,就见那个把我们摔下来的骆驼迅速的跑了过来

    “如果我是那骆驼,就任凭你怎么叫也不过来”

    “谢天谢地,还好你不是它。所以女人是善变的动物,这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的女人都如此”

    “女人再善变也没有男人野蛮啊!”

    “我哪里有野蛮吗?”

    “你看你把它打的?”

    我轻轻的抚摸着骆驼的体,柔声说到

    “万物都是有灵的,你对它好,它是知道的”

    “我真服了你了,这么多的心思,汉语怎么说来着多什么感什么来着”

    “多愁善感,但是我并不多愁善感啊,我说的只是心里话”

    他在驼背上摸索着

    “这给你吃”

    “是什么?”

    我实在看不出如此花俏的外表下包装的是什么,便眉头微皱的说。

    “牛干儿”

    “谢谢”

    “喜欢吗?味道还不错吧?这可是正宗的阿拉伯风味”

    “味道是不错。你也来一块吧?”

    “我天天都吃这个都吃腻了,你喜欢吃你吃吧”

    “真的?怎么了?别跟我说我们会困在这里,这是最后的口粮了!”

    “你还真会联想,我怎么可能让我最心的女人死在沙漠里?传出去要笑死多少人啊?放心!明天一早即使我们不出去,他们也会来找我们的!”

    “嗯,或许吧?阿拉伯这么有钱,倾国之力也会进行搜救,如果让他们未来的王储英年早逝在这荒漠里,传出去阿拉伯在世界上也不用混了!我才真的是杞人忧天哦!”

    “你现在才知道?其实我到希望他们不要来”

    “为什么?”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偷懒和你躲在这里了,不必处理那么多的国家大事”

    “我不要”

    “为什么?”

    “现在的天气还不错,可是早起之后太阳太晒了,我最怕渴了”

    “那这些水都给你喝”

    “那你怎么办?”

    “我是沙漠之舟,才不怕渴呢”

    “骗人都不脸红,你以为你是骆驼啊?你的球我看看,有没有?有没有?哎呦喂……”

    “怎么了?”

    “我的腰好痛哦!”

    “刚才摔的吧?我看看”

    他的手向我的腰部伸过来,我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

    “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扭扭捏捏的!”

    “你没有听过中国有孔老夫子吗?”

    “这又跟孔子有什么事?”

    “孔子有名言曰非礼勿言,非礼勿视”

    “你想让我放任你不管吗?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你是我的女人,过去、现在、未来都是!又不是孔子的女人,用得着他管那么宽吗?”

    “你……歪理!”

    他肆无忌惮的笑着,我想着他应该也是伊斯兰教教徒吧,为什么却什么都无所谓呢?以前还有听说要祷告,为什么现在却从来没有见他跟我说伊斯兰教的事

    “你信仰伊斯兰教吗?”

    “当然,每一个阿拉伯人都是安拉的子民”

    “那你为什么如此……怎么说呢?我都词穷了”

    “我认为我信仰伊斯兰教,安拉就在我的心里,其他的都是形式上的,无所谓”

    他一边说一边撩开了我的腰部的衣服,检查了一下之后,一步一瘸的走去骆驼上搜索了一下,拿出一瓶酒一样的东西

    “趴着”

    “干嘛?”

    “放心,我是不会趁人之危的”

    他把我的衣服掀起了

    “无聊,我怕疼的。啊……”

    “叫什么嘛?又不疼”

    他把那些东西涂在我的腰部,我感觉火辣辣的疼,他还用力的揉着,能不疼吗?听他这么说我就闷闷的不说话

    “有点儿疼?”

    不理他

    “好点儿没?”

    还是不理他。他加大了力度,我就是闷闷的不说话

    “生气了?是有点儿疼,你忍一下”

    他把我的衣服整理好,自顾自的倒在沙海上,看我不接话

    “真的不理我了?哇,流星”

    “哪里?哪里?”

    我翻转子,看着一望无际的沙漠与广阔的天空,夜幕四合的天空没有了一点点太阳的光辉,月亮刚刚爬上来,银霜撒在清冷的大漠上,几颗调皮的小星星在害羞的眨眼睛,纵是如此我也看的呆了下去,忘记他刚刚骗我说流星的事了。不觉吟诵起李贺的“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

    “真美”

    “嗯,真美”

    “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说连绵的燕山上,一弯明月当空;平沙万里,在月光下像是铺上一层白皑皑的霜雪。什么时候才能披上威武的鞍具,在秋高气爽的疆场上驰骋,建树功勋呢”

    “那他为什么不去呢?”

    “这个牵涉到他的家世,他们是当时的皇族远支,他父亲名字里有个‘晋’字与当时的科考进士的进同音,因此为避父讳没有考取功名。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这也是他的诗,可见他的报复,不过他体弱多病,英年早逝,就是给他机会也不见得会成就什么!”

    我见他一直在揉着胳膊,话题一转

    “你刚才有没有受伤?要我看看吗?”

    “没有了,我的胳膊是刚才抱你累的,早都说过了,你很重的,小猪!”

    “去!”

    我还是忍不住问

    “刚才看你走向骆驼的时候脚有点儿跛,你的腿没事吧”

    “少来了女人,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是男子汉,受点儿小伤没事。说了这么多,口渴了吧?”

    “有点儿”

    “给”

    “谢谢”

    “刚才鞍子不是断掉了吗?怎么东西都没有少呢?”

    “还好,只是肚带断掉了,把我们摔下来之后,它就停了下了,因此东西都没有缺,不然我们今晚就惨了!”

    “你怎么像叮当猫一样,什么都有?”

    “叮当猫是谁?”

    “叮当猫是本的一部动画里的一只可的小猫啊,也叫哆啦A梦、机器猫。他的包包里什么都有,想变什么就有什么”

    “这种动画片只能打动你们这些无聊的小女人”

    “你不看吗?哦,我知道了,你只看奥特曼吧?嘿哈嘿哈,奥特曼变!”

    他不理我

    “变形金刚?你说217吗?我的眼睛在哪里?快点儿回答我,我的眼睛在哪里?我是天堂来客!”

    还是不理我

    “那是忍者神龟?我们成功了达芬奇,我们打败了施雷德”

    还不理我

    “呵呵,美少女战士,这个一定看过了!我代表月亮消灭你!”

    就是不理我

    “无聊,你都不看动画片的吗?”

    “我才没有你那么无聊呢”

    “那你都做什么啊?”

    “我啊,我都有很多事要做,而且我本也对马术、拳击、赛车、皮划艇感兴趣,所以我的时间都被他们占据了”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浪公子哥儿”

    “正确”

重要声明:小说《与君共舞大漠之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