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死宫中。

    ()    “公主,你不能去那里,公主。”太监们慌张的声音渐行渐近。

    杉儿脸上浮现一丝笑容,她贴着银千律的耳边,道:“律,你教我弹琴好不?”

    “好啊。”

    银千律握住杉儿的手,移到琴弦上,牵引着她弹奏。两个人的手指重叠,在琴弦上移动。

    一曲乐章滑泻出来——

    我们在告别的演唱会说好不再见

    你写给我我的第一首歌

    你和我十指紧扣默写前奏

    可是那然后呢

    还好我有我这一首

    轻轻的轻轻哼着哭着笑着

    我的天长地久

    清脆的声音如夜莺的叫唤,浅浅地唱着,声声入耳。

    宛初晴的脚步硬生生地定在原地,眼眸雾气氤氲。她望着亭子里相拥而坐,十指紧扣的两人。

    述说着天长地久,吟唱着一首歌。

    她算什么?到底算什么?

    她回自己眼泪,吞下自己的酸苦,露出完美的笑容,宛如花一般的容颜顿时焕发一亮。

    她微微弯下子,“参见太子。”

    “嗯,免礼。”

    银千律头也不抬,依旧专注地注视着杉儿,拨弄着琴弦。

    宛初晴再上前一步,“下,我们的婚礼十后就要举行,从今天开始我要搬离东宫,特来请示。”

    杉儿的眼睫毛颤了颤,停下了弹琴的手,她的话,分明是说给她听的,不回敬一下就太对不起她看了多年的宫斗戏了。

    杉儿站起来,向宛初晴走去,在她前面几步停住,看着她,脸上带着微笑,“对了,还没恭喜你。”

    “我祝你新婚快乐。”

    “是我们。”宛初晴纠正,“我会收下姐姐的祝福的。”

    “收好了才好哦。”杉儿不动神色地靠近她,长长的指甲不经意划过宛初晴的手背。

    杉儿离宛初晴的脸只有咫尺,眼眸中闪烁着嘲讽的光亮,在她耳边嘀咕,“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银千夜讨厌我,要赶我走。”

重要声明:小说《薰语倾颜绝恋:已到陌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